首页书城武侠九龙奇案录

第100章 章八 暗龙劲

(PS:刚刚的那一章只发了一半,昆仑已经修改过了,给大家造成困扰,昆仑深感抱歉。)

叮……

一声金铁之响蓦然响起,三道人影在虚空中一触即分,劲风顿生,肆虐四周草木。

辰御天手握九劫云龙,身形暴退数步,眼中,凝重与忌惮交织,望着眼前的胖瘦老者。

“不好,在这里战斗,会破坏现场!”望着四周因双方一击而饱受摧残的草木,辰御天心中一惊!

“得将他们引离此处!”辰御天打定主意,心念一动,龙腾步即刻施展,身形瞬间暴退!

“小子,哪里走?!”

青冥二老冷笑,闲庭信步一般,一步踏出,身形瞬间化作一道残影,直追辰御天而去。

辰御天见状,脚下速度瞬间提升一倍,化作一道狂飙,直直冲向远处。

三人一逃二追,很快便消失了踪影。

辰御天龙腾步运转极致,整个人如同一道闪电,将青冥二老远远甩在了后面。

二老自然也非易与之辈,功体运转间,神芒炸裂,化作两道虹光,一掠而出!瞬间,拉进了数丈距离。

但二老越来越心惊了!

毕竟,对方只是一个功体还未达到罡气离体境界的毛头小子,可是此刻却是将他们这两个货真价实的罡气离体高手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甚至于,他们已经拿出了自己最快的速度,却依旧无法追上。

“这小子,到底修炼了什么样的轻功?速度怎如此之快?”

胖老者盯着前方依旧在逃遁的辰御天,神色中隐隐露出思索之色。

“哼!管他修炼了什么样的轻功,老夫只要一招,便能将其轻易拦下!”瘦老者言罢,浩元饱提,右手幽光闪烁,一股阴森之意,弥漫虚空。

前方,正在全力逃遁的辰御天,突然感到一阵阴冷气息从后方袭击而来,这气息刺骨,冷到了极致!

这种冷,与冰王和雪天寒冰极内力之冷,并不一样。

冰极内力之冷,是一种纯粹至极的冷,而如今这侵入体内的冷,则是一股邪恶无比的阴冷!

阴冷寒意袭身,辰御天的速度顿时便慢了下来,与青冥二老之间的距离,也再次缩短。

然而还没有结束。

“阴风击!”瘦老者低喝一声,手中的幽冷光团随着其大手一挥,顿时爆射而出,目标,正是前方的辰御天!

被光团瞄准的那一刻,辰御天心中警钟大作,来不及多想,身子立刻凭空扭转,同时脚掌蹬地,整个人一跃而起。

刷……

黑色光团,带着如出一辙的阴冷寒意,紧紧擦着辰御天的面门而过,那可怕的阴冷之意,几乎将他的脸都冻僵了。

他的脸上满是震惊,双目瞳孔骤然缩小至针尖大小。

“好险……幸亏闪躲及时……”

辰御天后怕似的看向后方,那里,一株大树被黑冰彻底冻结,生机尽数被吞噬,彻底枯萎。

他心有余悸,若是刚才没有及时察觉这道攻击,那结果,简直无法想象……

“嘿嘿……小子,害怕了?”青冥二老冷笑中赶来,看到辰御天一脸恐惧地看着那棵被黑冰吞噬生机的大树,胖老者不有嘿嘿一笑。

“不过,你害怕也无用,你的结局,已经被注定!你势必要为自己的好奇,付出相应的代价!而这代价,便是你的性命!”

胖老者言罢,周身邪氛四起,一团幽火猛然在掌心出现,熊熊燃烧间,透着一股阴森的诡异的气息。

“冥火,一击!”

低喝声起,胖老者一步踏出,燃烧的手掌,朝着辰御天胸口要害,重重拍来!

嗖!

罡风起,一道燃烧着青色火焰的巨大掌印,随着胖老者手掌拍出,乍现虚空,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极速迫来!

辰御天还未反应过来,青火之掌,已然落在了其身上。

嘭……

闷响,响彻虚空的每一个角落,辰御天如断线风筝一般倒飞而出,嘴角一摸殷红,极为刺眼!

“不愧是罡气离体的高手!”

辰御天缓缓擦去嘴角血迹,看来要想破此局,唯有动用全力!

说着,他双手微微分开,体内浩元运转,一股与以往施展截然不同的内力波动,陡然传出!

青冥二老微惊!

辰御天体内这一次传荡而出的内力波动,相较之前,多出了一丝狂暴。

如果说,之前的龙战内力是一匹温驯的宝马,那么现在的内力,就如同是一匹不服训练的烈马!

这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内力!

可是这怎么可能?一个人的体内,怎么可能同时拥有两种内力?

二老大惊,不敢置信眼前一幕!

而辰御天,此刻则在心中盘算。

“也不知这暗龙劲,能否与两大罡气离体高手一战?”

幽黑之芒,弥漫在其目中、身体、手上,化作一条赤目暗龙,盘旋在身,散发着一阵阵令人心悸的气息。

这,便是暗龙劲!

暗龙劲,并非青冥二老所想一般是另外一种内力,它同样是龙战内力,只不过,是另外一种表现形式。

相较于龙战内力的霸道中正,暗龙劲更显狂暴,攻击更强!

九劫云龙挥舞,辰御天周身暗龙,化作黑雾,没入长剑。

随即,辰御天,动了!

长剑寒芒吞吐,剑出,顿化万千剑影,笼罩敌人。

青冥二老不为所动,手中弯刀长挥,刀芒伸缩间,剑影尽数幻灭!

三人立刻战在一起!

为了线索,也为了生存,辰御天动用毕生所学,力战强敌!

青冥二老不甘示弱,功体再提,誓要送眼前人入黄泉。

战斗愈演愈烈,风声、喝声、刀剑相击之声,响彻虚空,交织演绎出一去杀伐无限的激烈战曲!

周遭草木饱受摧残,土石翻飞,巨石崩碎。

但,辰御天功体毕竟未达罡气离体,纵然有暗龙劲加身,力战两大罡气离体高手,仍处于弱势,久战之下,渐有不支之兆。

倏然……

两柄弯刀交错,凛凛刀芒交织成极招杀网,绞杀辰御天。

“叮……”

九劫云龙格挡,刀剑相触一刻,辰御天顿觉一股大力加身,还未及反应过来,身子已经被这股力量击飞,不由自主向后暴退!

“噗嗤……”

脚掌在地面上猛踏了几步,辰御天强行停下倒退之势。稳住身形一霎,其面色蓦然一白,一口逆血,如喷泉一般,喷射而出!

随即,他身形一软,半跪于地。

而其身上,更是增添了数道刺目血痕。

那是在激战中被弯刀砍中所致!

“真不愧是罡气离体高手,哪怕我动用暗龙劲,战力翻倍,依旧远远不是对手。”他目中无奈之芒流转,目光尽头,两道身影换换走过来,他们的身上,衣衫略有褶皱,但,却毫发无伤!!

“哈哈……小子,你真是太天真了……以你超凡脱俗的功体,怎么可能伤的了我们?”胖老者大笑,体表流光溢彩,霞光弥漫。

“罡气护体么……”辰御天以剑拄地,半跪着苦笑了一下。

这一次,怕是在劫难逃了……

他心中生出绝望,论武功,他完全不是眼前二老的对手,除了坐以待毙之外,他真的想不出来自己还能做什么。

然而,就在此时,他心中,忽然想起了一个声音。

“无论佛与鬼,善与恶,其实,都是人心的两面……”

这是在鬼庙案时,冰王点拨他的一句话,凭着这句话,他看破了观音庙的玄机,使鬼庙重现。

却不知为何,会在此刻想起这句话。

“佛与鬼,善与恶,人心的两面……”

他喃喃重复着这句话,快速思索这句话的另外含义。

“佛与鬼,善与恶,人心的两面……正与邪?!”

突然,他目中爆闪夺目光彩!

“对呀……正与邪!平日的龙战内力如果可以称之为‘正’,那么暗龙劲便可称之为‘邪’,但无论龙战内力还是暗龙劲,都是我自身的龙战内力,只是性质略有不同。就像是正与邪,原本就是人心的两面,是一体的……或许,我的内力,也应该是一体的……”

“冰王前辈,我终于明白你的点拨究竟是在指什么了……”

他心中狂喜,可面上却不动声色,暗自调动体内的龙战内劲和暗龙劲,开始相互融合。

“嘿嘿……小子,无话可说了么?”瘦老者见辰御天一言不发,于是冷冷一笑,“既然如此,那就让老夫,送你下黄泉!”

言罢,瘦老者手中弯刀探进,直取辰御天心窝。

刀锋冷冽,刹那间,距离辰御天一不足三步之距。

三步,生与死之距,区区三步!

瘦老者冷漠残忍一笑,他仿佛已经看见辰御天中刀殒命一刻。

然而,就在这时,辰御天嘴角,突然掀起了一丝弧度。

旋即,一股较之前别有不同,但却强大异常的内力波动,从其身上,陡然散发出来。

瘦老者扑进的身形,生生停下,脸上,如见鬼一般,露出震惊之容。

“你……你……”

辰御天微微一笑,旋即平静且自然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就在刚才,融合了两股内力为一体后,辰御天,终于打破桎梏,达到了罡气离体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