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不一样的她 - 最美的歌声 - 诺哈网 365bet正网开户_365bet世界足球冠军_365bet网上娱乐平台
首页书城青春最美的歌声

第2章 不一样的她

唐非非仔细一听,从里面传出了动听的歌声,那声音宛如清脆的充满灵性的银铃,让人永生难忘。

唐非非仿佛被催眠,摇摇欲坠,一不小心碰到了门。

琉璃一开门,就被站在门前的唐非非下了一跳,唐非非清醒过来,使劲摇着琉璃说

“小璃,这是你唱的?”

琉璃用手扶着额头,“......你都听到了?”

“是啊,是啊!小璃,我好崇拜你啊!”

唐非非激动极了,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积了德,竟交到了一个这么有音乐天赋的朋友。

“小璃,你唱歌那么好听,在担心什么啊?”

好吧,琉璃认栽,“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有一个小女孩,从小就很喜欢唱歌,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女汉子。有一次,她给全班同学表演唱歌。

她在班上唱歌已经算好听的了,却得不到鼓励,没人支持她,所以她渐渐内向起来,上课不喜欢发言了。

每天早上早读,她的很认真,却被老师误会(因为嗓子哑了,练习唱歌,经常这样)。

没有人关心她,反而视而不见,就别说朋友了,别人都把她当万年备胎。

这时,上课最积极发言的一位女生站出来唱歌,大家都喜欢她,崇拜她。”

琉璃停了一下

“而所有人都把她遗忘,她那时所受的委屈,想流下的泪水,都憋在了心里,非非,你知道吗?她多么想有人陪在她身旁!我这种平民,只有自己努力!”

唐非非呆住了,她从琉璃眼中看到了悲伤,一向坚强的她......

原来,所有的坚强,都是伪装出来的吗?

顾乐晨和陈奇也站在琉璃的卧室外,听了她说的话,离开了。

琉璃把唐非非送走后,老妈又嘴贫了

“璃啊,你朋友挺多嘛!后来的那两个小伙子都挺帅哈!”

“哪两个?”

“好像是你们学校学生会的。”

完了,一定是顾乐晨和陈奇,他们一定都听到了,“我说妈,”琉璃忍不住吐槽,

“你能换个隔音效果好点的卧室吗?”

老妈才不吃这一招,

“想的美,家里本来就穷,还好你考上了这么好的音乐学校,我们全家就指望你啦......”

第二天,顾乐晨在学校宣布,琉璃的表演时间延迟一个星期,叶萤听到后,气冲冲地跑到顾乐晨面前,大喊

“顾乐晨!你什么意思?把我当什么啦?”

“哦?”顾乐晨盯着她,“你有意见?”

大家都可以清楚地看见,顾乐晨的眼眸变了,变成了红色。

叶萤已经失去理智了(就是一泼妇......)从小到大,没人敢这么对她说话,她发疯一样地朝顾乐晨打去,把她身边的几个小跟班吓坏了。

顾乐晨的嘴角往上勾了勾,用身高优势,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只用一只手一推,叶萤马上狼狈得坐在了地上。

她刚爬起来,顾乐晨走过去,就是一个巴掌,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是顾乐晨一向高冷的他,可是从来不会打人的!

“你不是很拽吗?继续啊!”

顾乐晨狠狠地盯着坐在地上的叶萤。

陈奇也傻了,吞吞吐吐地说

“乐,乐晨啊,差不多得了。”或许这一巴掌把叶萤打清醒了,随手就把在身旁的一个小跟班拉倒在地,**地问道:“怎么了?”

那个小跟班被吓得不轻。

“废物!”

叶萤一喊,就抓了另一个,另一个人连忙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叶萤,叶萤整理了一下衣服,站起来,再次戴上了伪装的面具

“乐晨,我不是故意的,有人陷害我,就是那个琉璃,是她给我下了药!”

顾乐晨不理她,转身就走,这种人也能当校花?

过了几分钟,琉璃才赶到了学校,唐非非一看

“天啊,小璃,你黑眼圈这么重也不化妆?(这好像不是重点)不不不,(马上改口的某只)你昨晚没休息好?”

还用说?琉璃昨天可是和她老妈舌战了一晚上。琉璃正想说话,叶萤就走过来狠狠地盯着她,说

“琉璃!你真是个贱人,竟然给我下药!害我在乐晨面前丢尽了脸!”(一只乌鸦飞过,只留下了六个点)

琉璃说:“你说啥?”

“别在这儿给我装傻!大家都知道乐晨把你的表演时间推迟了,一定是你用花言巧语迷惑了他!”

琉璃根本就没听她说话,就让唐非非把事情告诉了她,

“哦,这样呢!凡事都得讲证据,你的证据呢?”琉璃漫不经心地说

“你呢?”叶萤想让她下不了台

“这还需要证据,看监控不就行了?非非,麻烦你了。”一会儿,唐非非就把视频调了出来。

事实证明,琉璃什么也没干,“好吧,这次算我误会你了。”叶萤理屈,只好这样说。

一下课,琉璃就去找顾乐晨,“你为什么把我的表演时间推迟?马上换回来!”

陈奇和唐非非愣住了,这丫头不简单呐,明明什么家世都没有,也敢这么对顾乐晨顾少这样说话,

顾乐晨倒是很干脆,“那换回来好了。”

出了学生会会议室,唐非非忙问琉璃:“你不能上台表演,时间多一点不更好吗?”“没事。”

琉璃风轻云淡地说,“我有办法了。”

这时,叶萤回到叶家,打了一个电话,马上派人去琉璃家打探情况,从她妈妈口中得知,琉璃不能上台的弱点。

琉璃回到家,老妈说

“今天下午,你们学校来人问你的上台的表演经验如何,我说你害怕上台,但后来越想越不对劲。”

“没事,妈。”她不是以前的她了,她是一个全新的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