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 天使的御用护卫 - 诺哈网 365bet正网开户_365bet世界足球冠军_365bet网上娱乐平台
首页书城现代言情天使的御用护卫

第10章

第十章 亲爱的,结婚吧

方筝在少宰的私人别墅里住了小许日子,这段时间里,最先知道消息的孔夫人头一个来看她,好好安慰了她一番,劝她安心养伤。除了孔夫人,还有少宰几名贴身保镖外,再没别人知道这件事。孔夫人依从少宰的意思,给方母打电话,告诉他们,方筝留这边住段时间再回去。方母没有丝毫疑心,满心欢喜的答应下来。

方筝隔几天就给家里打电话,报个平安。日子过得倒也平静。

少宰近来变得好忙,每天从外边回来,都一副累垮的样子,有时身上还或多或少带有伤痕。方筝以为他出了什么意外,他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说是不小碰的。她有些疑心,他天天都这么不小心,身上的伤层出不穷?

脚一受伤,方筝无法继续去公司上班了,每天少宰就通过电话跟她商量事情,或是把工作带回家,两人在书房里一起商量。相对而言,方筝的生活比以前轻松多了,空闲的时候坐下来看看书,看看报,听听音乐。少宰给她买了一台轮椅,每天,她坐在轮椅上转来转去,或去书房或去花房,日子过得十分悠闲自在。

坐在阳台上,她一面懒洋洋的享受温暖的阳光,一面看报纸,可能看得太入神了,少宰何时轻轻的从后面走过来,她居然一点也没有察觉。直到他出其不意的突然搂住她。她吓一跳的抬起头来,正迎上他俯低的头,被他吻个正着。

手扶着她的脸,他肆意的品尝她的甜美,激情的火花顿燃,灼热的呼吸在两人的鼻息间缠绕升温。自从接受他的好意以来,她不再拒绝他的热情了,像铩羽而归的骑士收敛了锋芒一般变得柔顺许多,任凭他索求无度。在他紧拥的怀抱中,她渐渐有些气息紊乱,呼吸变得没有规律了。好奇怪,少宰很轻易就能迫使她的理智罢工,挑起沉睡在她内心深处不识情愫的热情。

许久,他松开她,激情的眸子定睛的望着她有些迷茫的眼睛,清丽的脸庞浮现出淡淡的嫣红。经他蹂躏过的地方,原本红盈盈的唇变得红肿不堪,上面泛着淡淡的血丝。他满足的一笑,手环住她的腰,蹲下身,问:“今天闷不闷,要不要我带你出去走走?”

她点点头。他推着轮椅来到别墅外面的园子里,时值初夏,园子里的各种花都开了,经过整理的花坛里全是五彩缤纷怒放的花朵,他推着她踏着修剪整齐的草坪漫步在一片春意盈然的花海之中。她轻轻叹息了一声。

他没有忽略她小小的举动,关心的问。“怎么了?”

“有没有觉得我是深养在深闺里的情妇?”她又是一声叹息。

他唇边泛起深长的笑,停下脚步,转身来到她面前,蹲身道:“怎么会有这种想法?难道你品味出情妇的寂寞了?”

“八九不离十了。”她也笑,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他扬了扬眉,点头道:“也算是个好消息,至少你也理解了另一个意思,情妇身边少不了一个爱她的男人。”

她伸手作势要打他,他忙闪身后退了一步。“好厉害,没了爪的猫还这么嚣张。看来打击还不够大,没有打消你全部的精神。”他开玩笑的说。她扑哧一声,笑了。

终于见她笑了,他释然的回到她身边,拉着她手道:“筝筝,看到笑容重新回到你脸上,我比什么都开心。”

她淡淡的笑:“是啊,我总不能一直消沉下去呀。你也不会快活。”

“你知道就好。”他站起身,继续推她前行。

自从这次的受伤以来,两人都感觉到对方改变了许多,从方筝的事情上,少宰终于意识到自己所该承担的责任与义务,像个男子汉一般独立担起整个公司,工作尽职尽责,不再需要外人的鞭策了。方筝精神低迷期间,他尽可以多的陪在她身边,照顾她,安慰她,帮她打消心结。在他细心的关照下,方筝逐渐回复精神,开始面对现实。

方筝的伤没有瞒多久,还是被家里人知道了。孔夫人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将方筝受伤的事告诉了方母。方家人一起来看望女儿,见女儿气色不错,知道孔家照顾的好,也就放心许多。方筝暂时不想回家住,家人没有强求,顺应了她的心意,于是,她依然留在少宰的别墅里。

夏走秋来,随着季节的变换,天气逐渐转凉,方筝的伤势也日渐好转起来,现在已经可以下地行走了。一周后,她的行动更加自如,高兴时跳上几跳也全无异常。

少宰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太好了,终于可以像从前一样四处走动了,不必整天关在家里,不然闷也闷出病了。”

她点点头,唇角带笑的说:“比预料的时间短了半月哦,多亏我身体素质好,伤势恢复得比常人要快。”

“现在好了。没有人限制你的自由了,想去哪就去哪儿吧。”他由衷的为她感到高兴。两人坐在院子里的喷泉池边上,听着背后哗啦啦的水声,一边欣赏秋天的夜色。

他手揽着她的腰,头碰头,一起仰望天空的繁星。“筝筝,我们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他扭头问道。

她脸色黯了一黯,似乎仍有心结存在。“我还没有考虑好。”

“还有什么可考虑的,这么久的时间,就算考验我,时间也到期了。”他心急的叫道。“答应我的求婚很难吗?”

“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答复你。”她淡淡的笑,一脸平静的说。

第二天夜里,少宰迟迟没有回来,她站在一楼平台处静静的等着,当钟表的指钟滑向十点的位置时,一辆汽车飞快驶进园子,方刚跳下车,急匆匆向这边走来。方筝心中突起不妙的感觉,她马上离开平台,快步跑出门口迎上方刚。

“少宰为什么还没有回来?有什么事吗?”她按捺不住内心的担心,抢先开口问道。

方刚缓了口气,庆幸道:“方筝!正要找你呢,我就是为少宰的事来找你的。”

一颗心直提到嗓子口,心慌跳起来。“出了什么事?”

“到了你就知道了。”一抹忧色飞上方刚的眉宇之间,他没有详说。

性情沉稳的方刚也有感到为难的时候,想必事情一定很棘手,不知少宰出了什么麻烦让他匆匆回来接她。

怀着不安的心坐上车,方刚载着她一路急驰,最后汽车停在一家俱乐部门前。这个地方她认识,是学员们练习空手道及跆拳道的地方,以前她也曾来过。

少宰会在这里?带着疑问,她随方刚走了进去,经过长长的走廊,人还没有到中央练习大厅就听见自里面传出阵阵打斗声,这么晚了,还有人在练习?少宰的贴身保镖们站在门口处向她点头示意,个个一脸无奈的表情,进门的一瞬间心中数个疑问在顿时全解开了。

只见空荡荡的练习大厅里,只有两个人在练习,一个是少宰,另一个则是陪少宰捉对练习的教练。气喘吁吁的少宰额头满是汗珠,练习服的前襟后背全被汗水渗湿,紧贴在身上。在教练的进攻下,动作缓慢的少宰频频被摔,每次摔倒都费好大劲站起来接着练习。看来他练习了长久,她心疼之情溢于言情。

其中一个保镖低声道:“他已经练习五个小时了。”

怪不得这些天很晚才回家,身上青痕无数,原来每天下班后,是到这里练习的结果。“他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沉声问。

一旁的方刚答道:“从你受伤开始,他就在这里练习。几乎天天都有来,风雨无阻。”

这就是他要给她的承诺,他说过要好好保护她,原来指的是这个。难道他想让自己变得像她一样身手过人,好来保护她?“方筝,你去劝劝他吧,这样下去不行啊,身体会吃不消的。”方刚不忍的说道。

“是啊,平时只是练习三小时,已经够累了。今天也不知怎么了,硬拉着教练不放,非陪他练习到底不可。我们谁劝都没用。”

“今天少宰的心情好像不太好啊。”其他人一一说道。

她定睛看着场内,那个令她心系魂牵的人。久久无语。

她向方刚伸手过去,“给我车钥匙,你们都回去吧。”她的话像女主人发布命令一般,其他人依言行事,陆续撤走了。她一个人静静的站在大厅一侧的玻璃窗前,看着,等着。

少宰体力严重透支,每次被打倒,好久才爬起来摇晃着身形继续攻上去。陪着一起练习的教练也是步伐沉重,动作显得迟钝许多。不过应付少宰仍游刃有余,眼见他一次次被打倒在地,一次次艰难的爬起,方筝内心深处起了波澜,泪水模糊了眼前的视线。

“筝筝,你已经为我做了太多的事,受了太多伤,以后,不要这么辛苦了。换我来保护你好不好?”少宰说过的话在她脑海中回响。激起她太多的感动,太多的泪水,他做到了!他在努力实现他的承诺!这一切她看的清清楚楚,还有他的心啊。

少宰最后一次向教练扑过去,教练控制不住身形,两人一起倒在地上。这一次少宰倒在地上累得再也起不来了。

教练拍了拍他的肩头,说了什么,步伐蹒跚的离去。

宽敞的大厅剩下少宰一个人,他躺倒地方,闭目喘息。站在外面的方筝看他连抬手擦汗的力量都没有了,疼惜的感觉涌上心头。

她不忍心看他吃苦,看他一次次被人摔打地上,痛得全身骨头撕裂一般还要继续练习,如果想保护她要用这种方式换,她宁可他放弃。

休息了一会儿,她看见他终于艰难的从地上爬起,进了更衣室,换了衣服的他拖着酸疼的身子缓缓走出练习大厅,从走廊一头走过来,站在玻璃窗前的方筝出现在他面前,少宰一下子愣住了,脸上显露出吃惊的表情,手中的行李袋掉在地上。

“你怎么在这里?”

“方刚带我来的。”她静静的看着他。

少宰不以为意地笑了下:“这个方刚真是多事,我不过是晚点回家,他就把你拉了来,真是的。”他装作无所谓的样子笑了,方筝眼睛一眨不眨注视着他,一言不发。在她的盯视下,他笑着笑着,终于再也装不出来了,笑声转为了干笑。

“你觉得很好笑,是不是?”她深埋心疼的死盯着他,整颗心颤抖不止,冷冷说道:“你觉得这样不要命的练习,别人看了会好受,你想让大家为你担心到什么时候?”她几乎要大叫起来,眸底迅速渗出的泪水很快盈满了整个眼眶。看他这么拼命的练习,她痛心的无以复加。

他慌了神,上前一步,连连为她擦拭泪水,“别哭,别哭,我这不是好好的,不过是晚了点,没那么严重吧?”他手忙脚乱的安抚她,连续几个小时的练习,他肌肉酸疼的抬手臂都很吃力。

她的眼泪接连不断的掉落,他没有办法拭****的泪水,心疼的他低语道:“别再哭了,你一向很少掉眼泪的。是我不好,不该这么晚才结束让你担心。这个时间你应该睡觉了。”

他没有考虑自己,居然还在安抚她,方筝再也按捺不住自己,一下子扑进他怀里,手环上他的腰,忘情的连声低叫:“没有人要求你这样做,你何苦自己找罪受,非要让别人打得你再也站不起来吗?”

“练习不都是这样吗?”他揽着她的腰,手轻抚她头发,轻轻的劝道。。

“笨蛋,你真是个笨蛋,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你说过要保护我所以才来这里训练?宰宰,你的承诺是一辈子,我可以等,没人要求你马上变成高手,你可以慢慢来,不是这样不要命的练习?”她的声音中夹杂着泣音,泪水打湿了他的衣服。

他虚脱的笑,“没事,别为我担心。你能有那么高的身手一定吃了不少苦吧,跟你比,我这点累又算得了什么。”

“我不要你这么辛苦!你还是放弃吧!”她央求道。

他轻摇头,“那怎么行,我好不容易坚持到今天,如果放弃,前面的努力就全白费了。你也不喜欢半途而废不是吗?”

“可是……”

她的话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少宰目光坚定无比的看着她,轻轻的语气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没什么可是,这是我的决定,我一定会坚持下去,直到有能力保护你的那一天。”

她无语凝咽,现在的少宰有他自己的主意,一旦做出决定,连她也无法改变什么。少宰很高兴看到她为他担心,将她拥进怀里,头抵着她的头顶,柔声说道:“知道吗,练习结束教练问我,为什么这么拼命的练习,我说,我有一辈子要保护的人,我想靠自己的力量守护在她周围,让她不受任何伤害。筝筝,有一句话想对你说。”他拉开方筝,目光执着的望着她,字字清楚的说道:“你失去的东西我会加倍为你找回来。”

她喃喃道:“所以你才这样拼命的跟时间赛跑,不要命的练习。”

“不要命的练习?才不,我的命还要留给你,陪你度过下半生,我可舍不得白白浪费生命,要遭天谴的。”他开玩笑的说。

她被他的话扑哧一声逗笑了,嗔道:“你呀,有时稳重,有时像不成熟的大男孩,油嘴滑舌!”

“好了,天太晚了,我们回去吧。”他重重抱了抱她,拉着她的手往回走,她递过他的行李袋替他拎着,两人一起走上回家的路。

通过这件事方筝深深感受到少宰对她那份浓浓的爱意。许多年的等待之后,她终于等到了他的真心。这回她可以没有任何理由的决定嫁给他了。所以,当少宰再次提出求婚时,她终于点头答应了。少宰为此乐得合不拢嘴,赶忙第一时间通知双方父母。

于是,在方筝伤好之后的某天,孔方两家正式坐到一起,开始商量起子女们的婚姻大事。

……

孔家是举世知名的家族,办事喜自然要办得隆重而体面。孔夫人一面计划着婚事各项细节,一面派人为一对新人设计新房,她要建一座有特色的别墅送给未来的新婚夫妇。目前,婚事成了孔方两家忙碌的中心大事,孔夫人调集一切人力物力集中到此事上来。新房的设计图,选址一一被确定,立刻,新房的建盖工程展开了进度。

某天,一个重量级报纸突然用显眼的标题刊登出孔方两家即将结婚的喜讯,一石击起万重浪,一时间各大报纸各个新闻媒体围绕孔氏婚礼一事争相报道,有关他们的新闻以铺天盖地之势遍布世界各处。许多中外记者纷纷找上门,打听相关细节。方家为避开记者的耳目,在孔夫人的安排下搬到了新址。神通广大的记者们无孔不入,连少宰与方筝曾经上过的学校都一一查访过,翻出了他们小时各类新鲜事在报上大做文章。

好在方筝人品风评不错,各界都给予了最高的评价,因此报界刊出的内容正面新闻居多。为数不多的负面新闻全部是形容少宰的年少花心多情等等。

在少宰派来的保镖护送下,方筝避开记者的纠缠,乘车来到公司。公司上下所有职员都听说了方筝即将成为孔氏新娘的消息,再次看见方筝,个个一副恭敬的神情。电梯到达顶层打开,她走出电梯没几步,就被迎面快速奔来的一个身影撞了一下,她止不住一连后退几步,恰好一支手臂及时伸出来,稳稳的扶住了她。凭感觉,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少宰。

她抬头向电梯望去,一脸泪痕的花枝正用恶毒的眼神瞪着她,如果视线能杀人,方筝早死了上千万次。在她身后是两名孔氏保镖,电梯门缓缓合拢,隔断了她的视线。“发生了什么事?”她抬头问少宰。

少宰一脸阴沉。

“她辞职了。”他用着一种少见的冷漠口气说道。拉着她的手回了办公室。自从答应了少宰的求婚,她已经很少来公司了。今天特意出来散散心,顺便上来看看少宰。没想到就撞见刚才那一幕。

对视情场如战场的花枝而言,他们结婚的消息对她一定打击不小,方筝长长叹了口气。没办法,爱情是自私的,即使给花枝机会,两人公平竞争,她一定不会放手。

“到底怎么回事?”她感觉到少宰身上带着浓浓的愤怒。

他环住她,深深的抱了一会儿,才道:“还记得上次有人袭击的事吗?我派人去追查这件事。刚才接到属下回复,他们查出那些人来自一个地下杀手组织,有人出钱买下格杀令,要求他们废了你。知道买格杀令的人是谁吗?”

“花枝?”她不敢相信。

少宰咬牙切齿道:“就是她,起初我也不相信,属下拿到了花枝跟地下组织的合约给我看,我终于明白,为了对付你,花枝无所不用其极,真是可恨。”

“那两个保镖就是送她去警局的吗?”

“不是,我不打算报官。有些原因下来我慢慢告诉你。”他有些歉意的望着她。

方筝宽容的一笑,“没事,你这样做一定有原因,随你好了。”

他重新抱了抱她,十分欣慰她能这样想。“昨天打电话给你,你不在家,去哪儿了?”他问,看到方筝心情好转许多。

“汪洋约我吃便饭,我们在外面用的餐。”看着他明显不悦的目光,她笑了,“别误会,汪洋知道我们要结婚了,特意为我祝贺的。”

“祝贺?那他为什么不叫上我?”少宰口气中的醋意浓浓。

她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宠溺的目光包围着他,“他让我转告你一句,自从你帮他渡过财务难关那一天,他就决定放手了。现在你放心了,以后我们见面你就不用担心我了。”

他唇角扯出一个得意的笑,“这小子,总算有点良心。没有枉我帮他一场。”说着,手臂绕上她肩头,拉她到身边。“知道吗?我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娶了你。”他深情的望着她,直望到她内心深处。在他柔情目光的注视中,方筝神志渐失。

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柏高冲了进来,急急叫了一句,打破了两人的柔情蜜意。

“喂,花枝去哪儿了?”

“柏高?花枝辞职了,半小时前刚走。”方筝告诉说。

辞职?柏高愣了下,看到他们亲亲我我的样子,很快明白了花枝这样做的原因。“是啊,她早就该这样做了。算了,我去追她,走了。”他关上门,调头离去。

少宰十分看不惯的说:“这小子,经常来公司跑的勤快着呢,每次都是找花枝,我倒落了个配角。”

聪明的方筝想到了什么,双臂环上他的腰,抬头笑道:“因为他,你才放过花枝的吧?”

他低头,蜻蜓点水的在她额头落下一吻。“聪明。不过,也有别的原因,她父亲和我父亲交情很深。”后面不用说了,方筝全明白了。

婚期临近。

为了躲避如蝶如蜂的众多记者们,方筝被迫在家里窝了多天,不能随意出门走动令她心烦不已。可想到不久之后就是少宰的妻子了,由心而生的柔情蜜意立时袭上她的唇角,眸间。

这段时间,朋友,同事,还有好久不曾联系的同学们纷纷给她打来电话道喜,笑容一直停伫在她脸上,未曾消退过。可惜别人只知道羡慕她,却体会不到她的重重烦心。

夜深人静时,她悄悄从窗户爬出,避开楼下的保镖和和守在家门口外面蹲点的记者们,偷溜出来去附近散步。经过一间间灯火辉煌的商铺,不知不觉间,漫步来到一家婚礼店橱窗前停下,看着里面的一对新人在试婚纱,不时的有轻松笑语传出。她感慨万千,有些羡慕平常人家的简单婚礼。

想她整天被新闻媒体包围,要么就是被母亲拉着商量筹备婚事的种种细节,一点空闲时间都没有。现在连出个门都需要成群的保镖前呼后拥跟随,富人家的婚礼程序繁琐,婚期漫长,想想就头疼。

思考良久,她取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宰宰,我改变主意了!”

话筒那边,少宰听了她的话,吃惊的叫起来:“什么?两天的时间,这怎么来得及?”

“我只给你两天的时间准备,超过时间的话,我会改变主意哦。”说完,方筝关了机。挂断电话那一刻,她心中着实感觉轻松不少,这下好了,终于可以解决掉那些数不清的麻烦了。至少两天时间如何筹办婚礼,就是少宰的事了。

挂断电话后,少宰愣了一下,少顷突然明白过来,一下子跳起来,“搞什么,这时候突然出状况!”没办法,他只有照她话去做,免得她脾气上来,在万众瞩目的婚礼上出状况就更麻烦了。他马上跑去找母亲,恰好,方家夫妇也在,正跟母亲在客厅聊天,见儿子风风火火冲进来,孔夫人数落道:“少宰,发生了什么事这样毛毛躁躁的,也不稳重点。”

“妈,怕是有大麻烦了。”少宰无奈的说道。然后把接到方筝电话的事跟他们讲了。

方母啊了一声,意外地说:“怎么会这样,两天的时间怎么来得及,据我们现在的进度最快也要十天半月来准备呀。”

少宰烦忧地说:“不是吧,那我不就没戏了,筝筝随时会改变决定。”

方母过意不去的说:“不然我再去劝劝方筝,她也太有点意气用事了。”

面对大家为难的神情,孔夫人神态自若的举手示意,起身道:“无妨,两天就两天,我就不相信有花钱办不成的事。我会尽一切努力争取两天内完成所有的计划!”

孔夫人一言安定了所有人的心。

婚礼被提前一事重新被报界刊登出来,两天内,孔方两家所有人围绕婚礼的事在马不停蹄的忙碌,孔夫人正是展现出平日轻易不露的八面玲珑的做事手段,调动所有孔家下人一天二十四小时的工作,昼夜不休,争分夺秒的与时间展开竞赛。

孔家的婚礼惊动了全城,全国甚至到各国的首脑。

第二天,来自各国的重要人物的礼单和礼物雪花般飞进孔家庄园,礼物堆积如山。

连国外的电视台都开始全程报道着这件举世瞩目的超级婚礼。婚礼的女主角自从给少宰打完电话开始,她的生活顷刻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半小时后,她还没走到家,自家门口已站满了来自婚纱店,美容店,服装店的来人在等她,加上跟踪而至的媒体记者们,孔家的仆人等等看上去密密麻麻一大群人。看得方筝头一阵发涨。怎么?都是找她的?

接下来,她的时间全被外人占据,一点私人时间都没有。

孔夫人派来礼仪先生利用一切空闲时间指导她婚礼上的各个注意事项,毕竟全球的眼睛都在关注此事。方筝叫苦不迭,想给少宰打电话中断婚礼,她突然又改变主意了。

无奈,礼仪先生取走了她的手机,她不得不打起精神,硬着头皮继续听课。

婚礼前最后一小时,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的方筝终于得到五分钟空闲时间,她忙打电话给少宰,抱怨她的辛苦。少宰那话筒那边也呵欠连连的安慰说:“亲爱的,再坚持一下下,顶多十几小时,我们就熬过去了。到时你想怎么休息都行。”

“要死了,十几小时,我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她很没精神地哀叫。

“为了我,你就辛苦一下嘛。”

她头疼的叹气:“后悔死了,真不该答应你。”

他在那边嘿嘿的笑,“后悔也晚了,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全世界的人都可以为我作证。”他得意之极。

听见话筒那边得意的大笑声,她郁闷的挂断电话。可恶!看他笑得那么嚣张!

这时间,所有人都在外面忙着,没有人来安慰她。真魅也不知跑哪去了,现在她有些羡慕真魅的自由了。此刻她正接受一流按摩师为自己作面部按摩,以调整精神迎接即将到来的婚礼。

突然,门外一片嘈杂,她还没来得及问发生了什么,休息室的门突被人打开,一身崭新礼服的少宰风风火火赶了来,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欢快的声音随之响起:“亲爱的,我争取到十分钟的时间来见你,我想在婚礼之前亲口告诉你。”一双深情的黑眸跳跃着激情的火花,坚定的注视着她:“我爱你!”

方筝怔怔的望着他,他再次说了一遍:“我爱你,我会用一生的时间陪在你身边,爱你,呵护你,至死不渝!”少宰发自内心的表白道。

他的话说完,方筝久久无语,一动不动的望着他,眼中隐约有泪花闪现。

“怎么,你不高兴吗?别板着脸,至少说句话嘛!”

她轻轻摇头,没有说话,却用行动表达了自己的心声。她上前一步,伸手揪住他衣领,拉低他的头,送给他一个深情款款的情人吻。

少宰不敢相信的望着她,突然咧开嘴笑了,一把将她抱在怀里,紧紧的搂着她。“谢谢你,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哎呀,孔少爷,你怎么在这里?天哪!那边的人都急疯了,就差翻地三尺找你了。”孔家仆人心急火燎的叫道。少宰被他们七手八脚拉出门外,他伸着脖子叫道:“筝筝,婚礼上见!”

她摆摆手,朝他笑了,笑得如同灿烂的阳光。

婚礼正式开始之前,所有很多事等着去办,看着周围人跑来跑去忙碌着,方筝突然没有了心烦的感觉,心里平和下来。她知道,心中一直在等的人,终于出现了。

她没有告诉少宰,其实,她心里所爱的,一直是他,从未改变过。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