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 Kiss甜心咒 - 诺哈网 365bet正网开户_365bet世界足球冠军_365bet网上娱乐平台
首页书城浪漫青春Kiss甜心咒

第12章

第十二章 咖喱式的约会

破天荒的,早上五点钟我就起床了,冒着生命危险去向老妈要了一大堆化妆品,然后回房间自己捣鼓起来。什么什么?要是去和江丰树约会我的名字就要倒过来写?我有这样说过吗,我怎么不记得了?倒过来写就倒过来写,有什么了不起了,大不了我以后写名字的时候都先写“芸”,最后写“刘”,这样总可以了吧!

这个,眉毛好象太粗了需要修理一下……为什么我的睫毛这么短啊,还要粘假睫毛,真是麻烦!……可恶,为什么到现在我才发现自己是单双眼皮混杂,这个双眼皮贴要怎么弄啊?好象很复杂的样子……哎呀,鼻子上怎么冒了一颗豆豆了?不行不行,得赶快清理一下!……

这个遮瑕膏是什么东东,要怎么用啊?谁来教我一下好不好?还有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啊,瓶瓶罐罐的怎么这么多!真是麻烦!

眼影,眼影用哪种颜色的比较好?……这个腮红又要怎么用啊?……还有唇膏,唇膏又要用哪种才会比较搭啊?……

过了将近一个小时,我终于完工了,往镜子里一瞧……天哪,那个眼圈红红、脸蛋红得像猴子屁股、还有一张独一无二的烈火红唇的家伙到底是谁?长得那么丑竟然还敢出来吓人!可是,貌似这是我的房间耶,除了我就没有其他人了……

啊啊啊——我不活了啦,为什么化个妆会化得丑成这样,这要我怎么去和江丰树约会嘛!

“凯芸啊,你究竟在搞什么啊?”我正郁闷,老妈竟然门都不敲就走进来了,“哎哟我的天哪,你这个丑家伙到底是谁?说,你为什么跑到我女儿房间里来?”

“妈,是我啦!”我这个妆……看来是真的不能出去见人了……

“刘凯芸?”我点点头,老妈立马一脸心痛,“你怎么把自己给弄成这样了,简直是在糟蹋我的化妆品嘛!要知道,我这些可全部都是名牌啊!”晕死,还以为她是在心痛我!

“妈,你帮帮我啦,今天真的对我很重要的!”见老妈欲卷起化妆品走人,我赶紧抱着她的胳膊,不停地摇晃不停地撒娇,可是似乎一点作用也不起。

“我要和江丰树去约会!”好吧,为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约会,我豁出去了!

“哎呀,你这孩子,真是的,要去约会为什么不早说啊!”老妈立马换上一张笑脸,拉着我去洗脸,“来来来,想化个什么样的妆,老妈都帮你!”

我一脸黑线,果然,把江丰树搬出来比一哭、二闹、三上吊还管用!只是不知道,如果被她知道江丰树这个她认定的女婿马上就要和别的女生走掉的时候,她会作何感想……真是的,今天可是我该高兴的日子耶,干吗要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破坏心情啊!

有老妈出马,速度果然快了很多,一刻钟就搞定了,我看了一下镜子中的自己,嘴巴立马张成了“O”型。镜子里这个像小公主一样的女孩子,真的是我吗?齐眉的刘海遮去了被我修剪得乱得不像话的眉毛,睫毛卷卷翘翘的,配上亮晶晶的眼妆,完美得无懈可击,鼻子上长豆豆的地方都被抹平了,然后是嘴巴,诱人得连我自己都忍不住想要抱住咬上一口,最后是头发,一改往日的直顺,变成了俏皮又不失优雅的微卷。我本来就是天才美少女,再配上这样精致的妆容……天哪,我真的是太喜欢自己这样的打扮了!老妈,我真是爱死你了!

我搂着老妈的脖子,在她脸上使劲亲了一口,然后才欢欢喜喜地去挑衣服。或许有些丢人,可是这毕竟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约会耶,所以绝对不能草率!

顾不得这已经是将近12月的天,我挑了和妆很相配的白色连帽针织衫、浅色方格裙还有靴子换上,然后往镜子前面一站,真是……漂亮得连我自己都忍不住要夸自己几句了!

时间过得可真是慢啊,连六点半都还不到,好象是早了一那么一点点……真是的,总不可能让我现在就拉着江丰树出去吧,先不说现在天都还没亮,再怎么说我也是女生耶,绝对不能表现出很急切很期待的样子,虽然我现在的确是这样……

好无聊啊,也不知道江丰树现在起床了没有……真是的,我干什么要一直想着他啊!

咦,我床头上放的那些小本本是什么东西?《恋爱必读宝典》?!《约会必读手册》?!还有《十佳约会地点》?!我的天,这些都是什么呀,我怎么不记得我有这些啊……不过,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完全是为我准备的嘛,今天正好能派上用场,嘿嘿!不看白不看……

等我一口气把三个小本本的内容全部看完,闹钟的时针已经都指向“8”了。江丰树那个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啊,不是他提出的要去约会的吗,他怎么一点都不心急啊,都八点了还不来叫我……还是说,他打算放我鸽子?!

江丰树你这个宇宙无敌大混蛋,要放鸽子也是本天才先放,哪里轮得到你!我气呼呼地放下手中的小本本,龇牙咧嘴地冲出房间去找江丰树那个混蛋算帐。

“哇啊——”可恶,是谁那么不长眼啊,没看见本天才正生气吗,竟然敢跑到我房间门口来做肉墙!哇啊啊,我可怜的PP啊,痛死我了!

“你跑那么快做什么啊,芸芸?”我一抬头,正好遇见江丰树含笑的双眼,我的心跳在刹那间又变得不规律起来。

“那个……我是吃得太撑了,想跑跑步运动运动、消化消化,”我嘴角抽搐着从地上站起来,然后冲一脸茫然表情的江丰树傻笑,“呵……呵呵……呵呵呵……”

“芸芸你……化妆了?!”江丰树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我,目光里全是惊艳。

“啊?你不喜欢啊?”我原本还热情高涨的心情瞬间跌落进谷底,感觉像是一下子就从赤道旅游到北极去了,嘴巴也不满地嘟起老高,“我是觉得,第一次约会怎么说也应该隆重一点嘛,不过……真是的,你不喜欢就算了!”搞什么啊,难为我一大早就起来,好不容易好自己打扮得这么漂亮,结果要约会的对象却不喜欢……真是,鼻子怎么又开始泛酸了!

“没有不喜欢,只是觉得太漂亮了,一时难以适应……喂,我又没说错什么,你干吗又打我啊?”挨了我一拳的江丰树赶紧退开三步远。

“你的意思是说我平时的样子很丑吗?”可恶的家伙,什么叫“一时难以适应”啊,觉得我漂亮就可以了,干吗还要加上后半句啊,你难道不知道女生都是虚荣的生物吗?

“拜托哦,芸芸,你不要总是曲解我的意思好不好?”江丰树无奈地看着我,一脸的苦笑,“我的意思是,你平时就很漂亮了,现在化了妆,更能迷死一大票人了!”

那当然,我是谁啊,我可是天才美少女刘凯芸!

“不过芸芸啊,”江丰树在我脸上扫视了好几圈,结果却说出了一句让我恨不得立马倒地晕厥的话,“记得下次不要涂口红,会很麻烦!”

我#¥%—*(……

“现在,我们就出发去约会吧。”江丰树不理会我一脸的石化表情,拉起我就往楼下走。

“等一下!”突然想起什么很重要的事,我赶紧叫停,“你该不会打算就穿这身衣服和我去约会吧?”看看我,从头到脚,全部都是精心准备的,再看看他,平时什么样,现在也什么样,这也太太太太太不隆重了!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什么?不思悔改还敢问我有什么问题?!

“我不干了!”我使劲甩开他,“你爱找谁和你约会就找谁去,总之我不干了!你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可恶的家伙,鬼才想和你去约会!和你约会的都是白痴,大白痴!我是天才美少女,我才不要做大白痴!

“我当然没有把你放在眼里!”什么?该死的家伙,这就是你的态度吗?!“我把你放在我的心里!”说完他转身就回房间去了。

这个该死的家伙……

“这下满意了吗?”过了大约三分钟,江丰树换了一身帅到无可挑剔的装束出现在我面前,“现在,我可以和你去约会了吗,亲爱的芸芸?”

“都说了不要叫在我的名字前面加上‘亲爱的’这样恶心到极点的定语了!”

“有什么关系嘛,我们今天可是真正的情侣耶!”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

算了,偶尔当一回大白痴也没什么不好。

“你们都穿这么好看是要去做什么?”刚走到楼下,刘凯银那个臭小子就嚷嚷起来了,还一脸期待地看着我和江丰树,“把我也带上好不好?”

我一脸黑线外加龇牙咧嘴地挥拳警告,真不知道我堂堂天才美少女刘凯芸怎么会有这么白痴的弟弟,他难道就看不出来我们这是要去约会吗?把他带上做什么,做电灯泡吗?这可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约会耶,绝对不能让他去搞破坏!

“要去啦,我也要去啦,你们把我也带上好不好?”刘凯银干脆抱着江丰树的腿不让他走,“你们要是不带上我,我就告诉妈妈你们欺负我!”

“……”这个白痴,你以为这对我天才美少女刘凯芸有用吗?我笑得无比亲切、无比温柔地走近他,然后一手叉腰,一手拧住他的耳朵,“那是不是也要我告诉妈妈,你总是偷偷往书包里塞苹果拿去哄小女生开心呢?”

“你你你……”我那个白痴弟弟神色立马慌张起来,“你是怎么知道的?”

“所以,不许偷偷跟来,听到没有!”摆平了那个小麻烦,我这才拉起江丰树往外走,却在不经意间发现了江丰树嘴角那一抹意义不明的笑,“你笑什么?”

“当然是因为高兴咯,想不到芸芸你竟然会主动牵我的手!”江丰树说着,脸上的笑更明显更得意了,眼角的笑纹都快夹死苍蝇了。

这个该死的家伙!我脸一红,赶紧松开拉着他的手,却不料被他先一步握住了,而且还是十指交叉的那种握法,我一下子联想到“十指相扣,地老天荒”,脸不禁红得更厉害了,挣扎着想要挣脱开,不想却被他握得更紧了。

“情侣都该这样的,不是吗?”江丰树笑着将我们交握的手拿到我面前,见我的脸已经红得快赶上猴子屁股了,这才又转移话题,“我们先去哪里?”

“当然是先去电影院看电影!”我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道。刚刚把《恋爱必读宝典》、《约会必读手册》还有《十佳约会地点》给通读了一遍,书上说了,电影院可是情侣必去的约会地点,因为那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惊喜,既然有惊喜,那我就更得去了!

“原来芸芸你这么坏啊!”江丰树说着,嘴角翘得更高了。

“……?”什么意思?我一脸茫然地看着他,搞不明白他究竟是在笑什么。

“难道你不是想着电影院里面很黑,可以趁人不注意对我做点什么小动作吗?”江丰树凑近我耳边低语,“好心”地为我解答疑惑,还故意咬了我耳朵几下。

我禁不住倒吸一口气,瞪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笑得一脸深意的江丰树,一张脸早红得像涂满了番茄汁一样了。他他他,他干吗要咬我耳朵啊?虽然不痛,感觉也不差,可是却害得我的心又开始“扑通扑通”地乱跳了……还有,他刚才说什么来着?电影院里面很黑,我可以趁人不注意对他做点什么小动作……什么意思啊,我能对他做什么小动作啊?真是的,我堂堂天才美少女做事光明正大,会是那种在会暗地里做手脚的人么?!

原来,我在江丰树眼里竟是个这么坏心的人……我有些不满地撅了撅嘴巴,心中划过一丝苦涩,原本高涨的心情也在瞬间低落下来。

江丰树似乎是对我的反应很满意,脸上的笑意也更浓了,他鼓励似的握紧了我的手,然后伸出空着的那只手,一脸的宠溺地揉了揉我的脑袋。

“别揉了,我又不是小狗狗!”我不满地拍掉他那只在我头上乱揉的手,“发型都快被你弄乱了!”这可是我为了约会才弄的耶,要是刚出门就乱掉了,那可怎么了得!

“走吧,我们去看电影!”江丰树说着,竟然拉着我跑起来了,“再不快点就要错过了!”

搞什么啊,刚刚不是还在担心我会对你做什么小动作的吗,怎么现在却这么迫不及待了?喂,你慢点啊,我腿没你长耶!

因为是周末,所以来看电影的几乎都是年轻的情侣,电影院门口随处可见的都是一对一对的甜蜜身影,买情侣套票的更是排起了长队。大家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光芒,只有我是个例外,放眼望去,那些女孩子哪个不是手中捧着鲜花或者是抱着毛茸茸的大熊依偎在自己的男朋友身边,只有我,两手空空不说,还成了离群的孤雁,或许这个比喻很不恰当,但我是真的被江丰树晾在一旁了,说什么我病才刚好,不要往人多的地方挤,让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电影院门口吹着冷风等他。可恶的家伙,他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说什么放在心里的,都是骗人的鬼话!

我越想心里越难受,明明说好了要像真的情侣那样过一天的啊,可是现在这样把我一个人放一边又算什么啊?是因为不是真正的情侣吗,所以才会有那么多顾虑?可是我都不在乎了啊,他脸皮那么厚的人还在顾虑什么啊!

“在想什么?怎么脸都皱成苦瓜了!”江丰树毛茸茸的脑袋突然凑到我面前来,吓了我一大跳,随即他又牵起我的手往里走,“快走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江丰树没有说错,电影院里面果然很黑,我好几次都因为看不清路差点摔倒,还好每次他都及时接住了我,避免了我的尴尬,可是一看到他脸上那颇有深意的笑,又不禁让我觉得心里发毛,好象我是故意摔倒让他接住似的……

电影很无聊,非常无聊,极度无聊!名字叫《偷心Baby》,讲的是一个笨笨的女孩如何俘虏她的白马王子的事,真搞不明白,为什么女主角那么笨男主角还是要义无返顾地喜欢她!更搞不明白的是江丰树为什么会带我来看这么无聊的电影!最搞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么无聊的电影还这么卖座!最最搞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么无聊的电影还看哭了那么多人!

我义愤填膺地把江丰树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爆米花嚼得嘎崩嘎崩响,侧过头看他,没想到他正盯着屏幕看得津津有味,根本就不理会正处于极度无聊中的我。真是搞不懂为什么这么无聊的电影他也能看得下去!

江丰树不理我,我只好把头转向另一边,想看看别的情侣都在做些什么,顺便找找书上说过的惊喜,可是没想到的是,我刚转过脑袋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得呆掉了,眼睛瞪得比铜铃还要大,脸蛋也在一瞬间“倏”地一下变红了,小心地咽了一口水,却不小心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咳咳……好难受……我的天,他们竟然,竟然在接吻!

“怎么了,芸芸?你怎么吃个爆米花也能把自己给呛到啊!”听到我的咳嗽声,江丰树的注意力一下子就从荧幕转移到我身上来了,赶紧替我顺了顺气,“笨蛋,为什么一直把脑袋转向那边,脖子扭到了吗?”见我一直盯着左边看,江丰树也好奇地探过了脑袋来。

“还真是个笨蛋!”江丰树将我的脑袋扳了回来,一脸好笑地看着我,“这种事情干吗要看别人做啊,我们自己来不就好了吗!”说着他把正扳着我脑袋的手移到我脑后,然后满含笑意地看着眼睛依旧瞪得比铜铃还要大的我,倾身朝我压了过来……

他他他,他想要做什么?我呆呆地瞪着近在咫尺的江丰树,脑袋里“轰”地一下炸开了,连心跳都快要停止了。他他他,他该不会是想……两秒钟后,嘴唇上温温软软的触觉已经提醒我他想做什么了……

“笨蛋,这种时候应该把眼睛闭上!”

我完全懵掉了,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只好照着江丰树的话去做。

江丰树那如同花瓣一样柔软的唇瓣在我的唇上轻轻摩挲着、啃咬着,我心中所有的不安与焦躁都在他的吻中一点一点瓦解,然后全部崩溃……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个绵长的吻终于结束了,我睁开眼睛,却发现偌大的电影院里竟然只剩我和江丰树两个人了,他正双眼含笑地看着我,而我却因为羞涩恨不得立马挖个地洞把自己藏起来!

“还不走?是不是还想再来一次啊?”江丰树坏笑的声音从我头顶传来。

“混蛋,你竟然趁我不备占我便宜!”理智终于被召回,我这才意识到江丰树那个坏蛋对了做了什么!

“现在才发现吗?已经迟了哦!”江丰树丝毫不理会我的抓狂,仍旧笑得一脸阳光灿烂,“要不这样好了,我让你占回便宜怎么样?”

“去死!”

“你一定不舍得的!”

我要抓狂了,江丰树这个混蛋,“害羞”这个词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在他的词典里啊!

“接下来我们去哪里?”江丰树牵着我的手走出电影院,侧过头问道。

“不是你提出的约会吗,地点当然是你来选!”我聪明地把问题甩给了他,刚才我说去电影院,结果就吃了那么大的亏,这次说什么我也不干了!都怪那该死的骗人的书!

“真的要我来选?”江丰树挑高一边眉毛看着我,嘴角还噙着一抹满含阴谋味道的笑容。

“算、算了,还是、还是我来选好了……”这个家伙,他一笑准没什么好事,“这样吧,我们先去游乐园,再去水族馆,然后去拍大头贴,再然后去陶土馆,再再然后去‘山盟海誓’看海,最后……嗯……最后我们就回时代广场许愿,你说这样好不好?”我努力微笑着,尽量将那丝一直缠绕纠结在胸口的苦涩掩藏起来,不让江丰树看出我的异样。

“你喜欢就好。”江丰树依旧是对我笑着,轻轻揉了揉我的头发,眼神温柔似水。

我赶紧把脑袋别向一旁,仰起头望着略显阴霾的天空,强行将快要溢出眼眶的悲伤收了回去。江丰树,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应该没有第二个人会这么温柔地对待我,什么事都对我说“你喜欢就好”了吧,没有了,真的不会再有了……所以,就让我少看你一眼吧,这样,我以后有关于你的悲伤的回忆才会减少一分,痛苦才会减少一点,因为,无论今天的最后会是怎样,最后的最后我们都要挥手说“再见”。我们的再见,即是再也不见。

“你怎么了,芸芸?”察觉到我的异常,江丰树的神情立马变得有些紧张起来,“是不是又有哪里不舒服了?”

“没事……”我把头仰得高高的,使劲捏住自己的鼻子,让疼痛代替酸楚,“我……我太无聊了,在数蚂蚁呢……”

“你确定你是在数蚂蚁吗?”江丰树一脸好笑地看着我,神情颇有些无奈,“还是说你数蚂蚁的时候还有捏鼻子的习惯?”

“要你管!”我狠狠地瞪他一眼,却突然发现了他脸上的异样,“呀,江丰树,你嘴角怎么有些红红的?”还有嘴唇的颜色也好鲜艳,还闪着亮晶晶的光……

“差点就把这个忘了!”江丰树赶紧从包里摸出手帕纸递给我,见我一脸疑惑,又颇为无奈地向我解释,“你认为我自己擦得干净吗?”

江丰树微微弯着腰,将自己的脑袋凑近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瘦了的缘故,他的下巴略微有些尖,隐隐地带着点青色的痕迹,他那如玫瑰花瓣一般的唇上因为多了些亮闪闪的东西,看上去更显娇艳,他的嘴角微翘,带着一抹幸福的弧度,再往上是浅浅的鼻槽,如画般俊挺的鼻子,长得令人嫉妒的睫毛如羽扇一般附着在他的勾魂眼上,细看之下才发现,原来他的眼皮竟然是内双的,而在他晶亮的瞳仁里看到的,竟然只有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靠得太近的缘故,我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攥紧的手心里也已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我伸手去替江丰树擦拭他的嘴角,可是手却颤抖得厉害,擦得他嘴角那一片都有些红肿了才终于擦干净了。

我的动作很不温柔,可是这一过程江丰树一直都微笑着看着我,眼神温柔如水。

“好、好了……”我脸红了红,然后快速收回手。

“我就说了,擦口红会很麻烦的……”江丰树伸手轻抚了一下被我擦拭过的嘴角,弯着眼睛笑了笑,也不知道是在和我说话还在那里自言自语,过了好半天才又重新牵起我的手,“走吧,我们去游乐园。”

站在游乐园门口,我好说歹说、说得嘴巴都快起泡了江丰树才终于同意去买冰淇淋。约会嘛,冰淇淋怎么能少呢!虽然现在这种天气吃冰淇淋是有点白痴,但是为了营造浪漫气氛,我也只好配合着牺牲一下我早已深入人心的天才美少女的形象了!

“香草味和巧克力味,你选哪个?”江丰树去了好半天才回来,却只带回来两支袖珍无比的超小型冰淇淋,我拿着它们,无比艰难地让江丰树先做选择。

江丰树倾身过来,在香草味的那只冰淇淋上舔了一口,咂咂嘴,然后却伸手把另一只巧克力味的拿走了,并且还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完全不顾一旁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的我。

“喂,你怎么可以耍赖皮啊,你明明先舔了香草味的,为什么又把巧克力的那支拿走?”

“不是你说让我选的吗?”江丰树一脸无辜地看着我,眼里却快速闪过一抹狡黠,“那我当然得试试一下哪个更合我口味了,对吧,芸芸?”

“你……”我被他气得话都快说不出来了,“可是这支你也已经舔过了,那我吃什么啊?”

“只是舔了一下而已,又不是都被我吃掉了,你当然还是吃那只香草味的咯!要是你还觉得不满意的话,你把我的这支也拿去舔一下,这样总可以了吧?”

“那我宁愿不吃了!”可恶的家伙,分明是自己想独占,还找这么多借口!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既然你不吃,那两支都给我吃吧!”

“谁说我不吃了?我这就吃给你看!”我对着手中已经开始融化的香草冰淇淋,“啊呜”一口咬掉了近1/4,顾不得已经开始打颤强烈抗议的牙齿,得意地把冰淇淋举到江丰树面前。哼,想一人独吞?别说门了,本天才窗户都不给你留一扇!

“呐,芸芸,”江丰树肩膀轻轻颤动了几下,然后他一脸阴谋得逞的笑着看着我,“你那支冰淇淋可是我舔过的哦!”是你舔过又怎样?“那我们这算不算是间接接吻啊?”

冰淇淋那股冷劲还没过去,我一听江丰树这话,立马打了个冷战。他刚才说什么来着?他说我们这是……间接接吻?!Oh my god,我又被他耍了!

“你来这里不会只是为了吃冰淇淋吧?”见我脸色越来越难看,江丰树赶紧牵着我的手向游乐园里面走,试图转移我的注意力,“想玩什么?摩天轮还是海盗船?或者是去鬼屋?”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就想痛扁你!臭小子,你给我站住,不许跑!”占了我便宜就想跑,世界上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

我最终还是没能追上江丰树,因为他跑得实在是太快了,估计就是兔子也没那速度,我根本就追不上,围着游乐园跑了大半圈,最终也只能宣告放弃。

“那边在做什么?喂,江丰树,我们也去看看吧。”人好多,好象很热闹的样子,我想也没想就拉着江丰树走过去了。

“想要测试一下你们的默契程度吗?想要知道他or她有多了解你吗?情侣们,这可是个绝佳的机会哦,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最佳情侣’为你们提供这样一个机会,不仅如此,还有大奖可以拿哦!心动了吗?你还在犹豫什么,还不快带着你心爱的他or她来参加!”

“好象好有趣的样子,江丰树,不如我们也去试试吧!”不等江丰树同意,我已经拉着他站上台去了。

“请注意,你们每人手里都有一块答题板,请直接将问题的答案写在答题板上,男女双方不得有肢体或眼神的暗示,否则将视为无效。Are you ready?好,第一题,请问你们第一次接吻是在什么地方?”

靠,这个主持人问的是什么问题啊,这么私密的事怎么能透露给外人知道呢!

“咳,10号那位美女,不得有眼神交流哦!”什么眼神交流,我这明显是在瞪你好不好!

“好,时间到,请亮题板!我们来看一下每对情侣的答案是否是一样的呢?一号女方的答案是学校后花园……非常好,一号到九号的情侣们都非常有默契,我们再来看一下最后的十号情侣。女方的答案是:绿梦公园;男方的答案是:幼稚园?!”台下立马一阵哄笑。

可恶,这“绿梦公园”和“幼稚园”的差距也太远了点吧!混蛋江丰树,都说了幼稚园那一次不能算的啦,你耳朵拿来装饰用的吗?!

“好,下面请听第二题,请问:你会牢牢地记住他or她的生日,并精心准备生日礼物送给他or她吗?”

江丰树的生日我倒是一直都记得,只是礼物好象一直都很随便,这样应该就不算了吧?

“好,时间到,请亮题板!我们来看一下每对情侣的答案是否都是一样的呢?一号女方的答案是:Yes……非常好,一号到九号的情侣们都非常有默契,我们再来看一下最后的十号情侣。女方的答案是:No;男方的答案是:Yes?!”台下立马又是一片哄笑。

可恶,为什么答案又不一样啊,江丰树你这个笨蛋,就不能和我有默契一点吗?

时间很快过去,十道题也全部答完,而我和江丰树也非常“荣幸”地成为了“最佳情侣”有史以来最不默契的情侣,十道题的答案竟然没有一道是相同的,连相似都没有!

“美女,不要气馁,你们暂时还不够默契,只能说明你们还有很大进步空间,要加油!”主持人轻拍了下我的肩膀,然后将一只毛绒小熊递给我,“这是你们的奖品,欢迎下次再来!”

我气极,抓过毛绒小熊和罪魁祸首江丰树冲进娱乐区,发泄似的把所有的项目都玩了一遍。可恶,为什么我们得的偏偏是“最不默契情侣”?!

我要发泄,我要发泄!

时间就像装在沙漏里的沙,唯一不同的是,流走了就回不来了。我和江丰树去水族馆看了大鲨鱼、看了海豚表演、看了海狮玩水球……总之是把水族馆走了个遍看了个遍,然后又一起去拍了大头贴,接着去陶土馆做了两只丑到不行的碗,一只刻上江丰树的名字,一只刻上我的名字,还把我们刚拍的大头贴也贴了上去,再然后手牵手一起去“山盟海誓”。

所谓的“山盟海誓”其实就是一边靠山,一边靠海,能让人一下子联想到“山盟海誓”这个词,所以也就成了情侣们约会必不可少的去处。

已经是快12月的天了,湿湿咸咸的海风吹在脸上已经有了痛觉,但这并不防碍来这里约会的情侣们的热情,甚至还有人光着脚丫在海滩上玩耍。

“奶奶,您是有什么东西掉了吗?”大老远的就看见一个头发都已经花白的老奶奶有些吃力地弯着腰在寻找着什么,我赶紧拉着江丰树跑过去,“我们来帮您找好不好?”

“谢谢你,好心的小姑娘!”老奶奶冲我露出慈祥的笑,“我和我老伴正在找紫贝壳呢,喏,你们看,他就在那边!你们也去找找看吧,传说中能找到一对紫贝壳的情侣能得到神的眷顾,会一辈子幸福下去的哦!”老奶奶说完又继续弯腰寻找贝壳去了。

“喂,江丰树,我们也去找贝壳吧!”经老奶奶提示,我这才发现海滩上竟然到处都是在找贝壳的人,我的兴趣也被勾起来了,“说不定我们的运气会比较好哦!”

我没有见过紫贝壳长什么样,于是只能学着别人的样子,把那些大大小小的贝壳一颗一颗地翻过来看,每当看到带着浅浅的紫光的贝壳,我的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可是翻过来一看,竟然只是一般的贝壳,不由得又是一阵失望。紫贝壳,紫贝壳,你到底在哪里啊……

我本来就是个极没耐性的人,所以翻来翻去翻了近一个小时却一点收获也没有,我就再也没耐心翻下去了,比起找贝壳,我倒是对海滩上那些小洞洞更有兴趣。

不知道这些小洞洞里面都藏了些什么宝贝,我想也没想就把手指伸进去了,在里面抠啊抠的,然后,终于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哇,好痛!”好象是被什么东西给夹了一下,我顿时痛得眼泪都冒出来了,赶紧把手指伸出来,拿到眼前一看,天哪,竟然都有点肿了!

“怎么了,芸芸?”听到我叫痛,江丰树赶紧朝我跑了过来,眉宇间是深深的担忧。

“我的手被咬了!”我把泛红的手指伸到江丰树面前,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我本来想看看那些小洞洞里面都有什么东西,可是谁知道竟然有东西咬我!”

江丰树有些无奈地看着我,一脸苦笑:“拜托哦,芸芸,那些小洞洞是招潮蟹的家,你侵入了人家的领地,人家为了保卫家园,当然要‘咬’你了!”

该死的招潮蟹,原来是你在搞怪!可恶,连一只螃蟹都敢欺负本天才,这让我颜面何存?我今天要是不把你翻个底朝天,我刘凯芸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我跑到很远的地方去捡了一根枯数枝,然后对着刚才夹我手的那只招潮蟹的家就是一阵捣鼓,试图把它从洞里逼出来。

“芸芸啊,它刚才已经趁你不在畏罪潜逃了,你现在就是把洞挖穿也没用啊!”

什么,已经畏罪潜逃了?这只臭螃蟹也还不笨嘛!我无比怨念地把树枝从洞里拿出来,却在不经意间发现了洞里的一抹浅紫色光芒。

“是紫贝壳耶,江丰树,你快看!”我赶紧把洞口弄得更大了些,然后把那枚小小的贝壳拿了出来。我就说怎么一直找不到,原来是被你这只可恶的螃蟹私藏了!

“快,我们再找找,看还有没有!”是被神祝福的紫贝壳耶,我就说我的运气很好吧!

就这样,我和江丰树一人拿着一根树枝,在海滩上不停地挖啊挖,不知捣毁了多少只招潮蟹的家,可是一直到天黑都没有什么收获。

真是的,怎么这样啊,不是说紫贝壳要一对的吗,可是我们现在只有一颗,这又算什么啊,给了我希望,却又要让我绝望,难道连上天也要我们分开吗?

“别难过了,既然能找到第一颗,自然也能找到第二颗的,”江丰树很自然地揽过我的肩,轻声安慰着我,“那边好象马上要放烟花,我们过去看看吧。”

是啊,江丰树说得没错,既然能找到第一颗,那么就一定能找到第二颗的,可是,就算是还能找到第三颗第四颗第五颗又能怎样,我们没有未来啊,我们能拥有的,只有现在而已,就算是找到了,那也不是属于我们的幸福,不是吗?

我尽量压制住心中的悲伤和难过,紧紧握着江丰树的手,握到指节都发白了也不知道疼,而江丰树竟然也什么都不说,只是一直都微笑着。

这样的微笑,以后就要看不到了吧,会这样一直对我微笑着的江丰树,也后也都看不到了吧,那么,既然要痛,何不再痛得彻底一点?

“江丰树……”我挣开被他握紧的手,轻轻地唤他的名字,然后伸出手环过他的脖子,踮起脚尖轻轻吻上他如花瓣一般的唇。那一瞬间,烟火在我的身后绽开了最绚丽的色彩。

江丰树愣了一下,但随即双手环过我的腰,搂着我细细地吻了起来。

你说过的,这种时候应该把眼睛闭起来的,对不对?可是我却好想就这样一直看着你,因为我知道,这只是一场盛大瑰丽的梦境,梦境再华丽再美好又能怎么样,梦醒后我还是将彻底失去你,所以我要一直看着你,然后记住你的样子,狠狠地记住你,一辈子都不忘记……

烟火升空的声音不停地响彻我的耳畔,眼泪已经逐渐模糊了我的双眼,江丰树那张始终都带着微笑的脸在我的视野里被不断拉近,然后又拉远,模糊然后又清晰,透过他璨若星辰的双目,我看见烟火绽放出了最美丽的风景。如果时间能够停止在这一刻,将我们的幸福一直保留下去,你说,该有多么美好……

“不要哭啊,芸芸,不要哭……”江丰树微笑着替我擦干眼泪,眼里却有晶莹的东西在闪烁着,“你知不知道你哭起来的样子真的很让人心疼?所以,不要哭好不好?你一哭,我就慌了,你一哭,我就更舍不得走了……”

“可是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我喜欢你啊,混蛋,我真的喜欢你……”我终于还是忍不住把自己的心理话说出来了,“我不想你走,真的不想你走……”可是你还是必须要走,不是吗?Anna没有你会活不下去的,她才是最需要你的人啊,我不可以那么自私地把你绑在我身边,我也做不到,即使,我也是那么地喜欢你……

“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次,好不好?”江丰树双手紧紧地捉着我的肩膀,目光里流露出欣喜和急切,“芸芸,你说你……喜欢我?我没有听错,对不对?”

我狠狠地点头,眼泪依旧止不住地往外流。

“可是你的学长呢?你们不是……”

“学长只当我是妹妹啊……”我话还没有说完,已经被江丰树拉进他怀里了,他把我抱得紧紧的,好象恨不得要把我嵌进他的身体里一样。

“我还一直以为,一直以为……太好了,原来芸芸你也是喜欢我的,我……我好高兴,真的好高兴,一辈子都没有这么高兴过……芸芸,芸芸,芸芸……”江丰树已经语无伦次了,只是一直在叫着我的名字,好象要把一辈子都叫完一样。

多想就这样,直到永远,可是童话再美也会有结束的时候,对不对?那么我们呢,属于我们的童话时间是不是也只剩下最后的几个小时了?

时间啊,求求你慢点,再慢点,好不好?

我们最终还是没能去时代广场许愿,而是直接回了家,在老爸老妈还有小银看怪物一样的目光注视下,我什么也不说就回了房间,然后把门锁得死死的,拉过被子蒙住脑袋哭了个昏天暗地,哭了个彻彻底底。

就这样结束了吗?就这样结束了吧。喜欢又怎么样,不舍得又怎么样,我们都不可能拿自己的幸福去伤害另一个人,我做不到,你也做不到。

“芸芸,这是别的小朋友分给我的糕点,我们一人一半。”

“芸芸,这是我画的画,长头发的那个是你,短头发的这个是我,送给你的。你喜欢吗?”

“芸芸,这是你喜欢的《米老鼠》,我们一起看好不好?”

“芸芸……”

……

这是我们最初最纯的记忆,我一直舍不得丢掉,可是现在,我准备要把它还给回忆了。

“阿树,你们班上那么多漂亮的小女生,你最喜欢谁啊?”

“芸芸,我最喜欢芸芸了!”

“你为什么最喜欢芸芸啊?”

“因为芸芸是我老婆啊,等我长大了我就娶她。”

……

那个时候,如果我不骗你在我的“结婚证”上签字,你会不会就不会喜欢我喜欢得这么辛苦,而我,是不是也可以少受一点伤?

“芸芸,我要去英国了,你有没有什么话想要和我说?”

“芸芸,我走了你会想我吗?”

“芸芸,我走了你不要喜欢上别人好不好?”

“芸芸,你等我,无论多久,我一定会回来娶你的。”

……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那个时候我把你留下来了,今天的结果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你不会遇上Anna,而我,也不会这么痛苦地把你“还”给他。明明是我认识你在前的,明明是你喜欢我在先的,可是为什么却是我把你“还”给她?

“因为我想你了,所以回来看看你啊。”

“终于被我给迷住了吗?看你,口水都流出来了哦!”

“Kiss啊……我们小时侯也做过啊。”

“我究竟,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呢,芸芸……”

“不要哭,芸芸,不要哭,你一哭,我就更舍不得你了……”

温柔的你,坏笑的你,哀伤的你……怎么办,脑子里竟然全部都是你的影子?为什么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发现你的用心呢?为什么我会一直都以为你是在捉弄我呢?如果我早点发现,如果我早点喜欢上你,今天的结果会不会就不会是分离?

“不要哭啊,芸芸,不要哭……你知不知道你哭起来的样子真的很让人心疼?所以,不要哭好不好?你一哭,我就慌了,你一哭,我就更舍不得走了……”

“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次,好不好?芸芸,你说你……喜欢我?我没有听错,对不对?”

“我还一直以为,一直以为……太好了,原来芸芸你也是喜欢我的,我……我好高兴,真的好高兴,一辈子都没有这么高兴过……芸芸,芸芸,芸芸……”

我真的好傻,对不对?明明知道没有结果的,明明知道不可能有结果的,可是我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心理话。

唯一遗憾的是,三个月都还没到你就要离开了,明明是你自己说的三个月,可是你却食言了,你一定会长成一个大胖子的,就像皮诺曹说一次谎鼻子就会长长一寸一样,你会食言而肥的,真希望到那个时候Anna还能像现在这样喜欢你。我很坏吧,对不对?其实我一直都在骗你呢,我最喜欢的其实不是《米老鼠》,而是《机器猫》,可惜,你没有机会知道了。

江丰树,回到英国后就把我忘了吧,不要再想我,不要再担心我,Anna那么喜欢你,你不可以让她失望的,知道吗?从今天开始,你只可以对Anna一个人好。你放心吧,我也会努力忘记你的,只是我不知道,等这一天到来需要多长的时间……

Anna,答应了你的事,我已经做到了,我把他还给你了,完完全全地还给你了,你要好好喜欢他,努力地喜欢他,用力地喜欢他,为你自己,也为我,好不好?

最后,该轮到我了吧,我会祝福你们的,尽管,我也那么喜欢你……

哭累了,我就睡,睡醒了,我又继续哭,就这样一直折腾到第二天白天。

江丰树应该已经走了吧,老爸老妈一定很舍不得他的,他们一定会很难过的吧,不知道江丰树是怎样说服他们的。不过他一直都那么聪明,他一定有办法让他们笑的。

原谅我不能去送你们,因为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扑进你怀里大哭,你的怀抱那么温暖、那么让人眷恋,我真的好舍不得送给别人;我也怕自己会情不自禁地想要留你下来,我答应了Anna的,所以我不能做大胖子,我也不想,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很臭美。

我又把那只盒子拿出来了,断了发条的八音盒我已经找人修好了。其实那天把它们丢出去之后我就后悔了,所以我又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把它们捡回来了。轻轻扭了几下八音盒的发条,音乐丁冬,小天使又开始快乐地旋转,我的眼泪也跟着流出来了。江丰树,其实我早就喜欢上你了吧,或者说我其实一直都喜欢着你,就如同你一直喜欢着我一样,只是我把自己的感情藏得太深,它一直都没有机会表现出来,而讨厌,其实也可以成为喜欢的一种方式吧,只是当我明白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一直不服输,一直把你当做自己的竞争对手,一直想要打败你,其实只是因为怕和你的距离会越来越远吧,不想和你有距离,不想被你甩在身后,想要与你并肩前行,想要做足以配得上你的人,其实这些,才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吧,只是为什么,我到现在才发现?我果然是太笨了么?

这些东西,还是把它们藏好吧,因为我现在还舍不得丢掉,等到哪天我能真正忘记你的时候再说吧。

收拾好心情,我打开门往楼下走去。把自己关在房间哭了这么久,早饭没吃,午饭也没吃,老爸老妈一定急坏了吧。

“有吃的吗?我饿了。”怎么了,竟然没有人回答我?

不对啊,江丰树是上午的飞机,现在已经下午三点多了,他们绝对不可能还在机场的啊,那他们都跑哪里去了,怎么家里除了我就一个人也没有了?

去厨房里随便找了些吃的,百无聊赖的我只好抱着阿乖窝在沙发里看电视。

“阿乖,你脖子上怎么有东西啊?”阿乖不停地蹭我,我这才感觉到它脖子上多了个冰冰凉凉的东西,赶紧替它取了下来。

是一个敞口的瓶子,瓶子里面似乎还装着一个小盒子,出于好奇,我拿镊子把小盒子夹了出来,刚刚打开小盒子,眼泪就又开始泛滥了。

是紫贝壳,里面还有一张小字条,字条上是熟悉的“江氏字体”。

亲爱的芸芸:

提前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希望你喜欢。等我。

我把自己包里的那颗紫贝壳拿出来,然后对上小盒子里的那颗的接口,竟然刚刚好。

阳光在门外扭转了角度,手中的紫贝壳也仿佛了生命一般,闪烁着熠熠的光彩。

眼泪滚落到我唇边,我轻轻尝了一下,竟然是甜的。

无论多久,我都等着你。

后记 一辈子的甜心约定

阳光真的好灿烂哦。

至于为什么这句本该感叹的话后面是句号而不是感叹号,原因仍然只有一个——对于一个满大街找寻一个纸飞机的人来说,这么灿烂的阳光可不是什么好事!

出来吧小乖乖,不要再躲起来了好不好?

已经汗流浃背的我在整条大街上来来回回仔仔细细地找了十三遍,连一个小小的老鼠洞也没有放过,可是依旧没有找到那个亲爱的纸飞机的踪影。

可恶的刘凯银,为什么每次都是你在捣乱?去年这个时候是我写给莫希学长的情书,今年这个时候却是我的日记!我今天非得用我的升级版“降银十八掐”好好收拾你一顿不可,竟然敢把我的日记拆了拿去折纸飞机!折纸飞机我也忍了,竟然还敢在我的威胁之下把它扔出窗外,害得本来应该在家里吹空调吃刨冰、照顾阿乖带回来的那一窝小猫崽的天才美少女,也就是我,现在竟然要头顶着毒辣辣的太阳,还要冒着中暑的危险满大街地找一个纸飞机!本天才的脸都快被丢尽了啦!

“小姑娘,你已经在这里来来回回地走了十四次了,你是不是丢什么东西了啊?”卖西瓜的大叔实在看不过去,一边摇着手中的大草帽一边关切地问,“你告诉大叔,说不定大叔可以帮得上忙哦!”

“不用了,谢谢大叔!”我向大叔露出一个甜甜的笑,“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我自己再找找看就可以了!”笑话,要是让别人知道天才美少女刘凯芸竟然拿着放大镜在大街上找一篇日记,不把别人笑死才怪!

拜托了小乖乖,你快点出来吧好不好?我真的不想被晒成人干!

“今天天气很好……”一个堪称天籁并且有那么一滴滴耳熟的声音传入我耳朵里。

今天天气很好?是啊,是很好,太阳那么大那么圆,能不好吗?真不知道是哪个白痴,竟然说出这么没水准的话!

不管了不管了,还是先找到我那篇日记要紧!

“你那里也是阳光灿烂吗……”天籁般的声音又传进我耳朵里。

拜托哦,就算是问候人也要带点感情好不好,这样的语气和背书有什么差别!

“我想你了,很想很想……”天籁般的声音持续在我耳边响起。

我的天哪,你是脑残星移民来的吗?拜托带点感情好不好!

“你这个混蛋,我等了你这么久你怎么还不回来呢,难道你真的想变成大胖子吗……”天籁般的声音还在持续。

等等等等,这段独白怎么听上去那么耳熟呢,好象在哪里听过的样子……

“你不知道吧,阿乖都给我领了四只小乖回来了,长得好可爱,可是阿乖都不许我靠近它们……”天籁般的声音还不打算停下。

等等,再等等,我正前方那个嘴巴正有规律地一张一合地念着什么的路人甲手中的那张纸长得好眼熟啊,好象在哪里见到过的样子……

My?God!那个从我面前飘过去的路人甲手中拿着的不正是被刘凯银折成纸飞机扔掉的我的日记吗?!晒到快要脱水变成人干的我立马又恢复了生机。

混蛋,真是可恶,捡到我的日记不还给我也就算了,竟然在大街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我朗诵出来,摆明了是和我刘凯芸过不去、想要毁我清誉嘛!过分,这个路人甲简直比江丰树那个家伙还要过分一百倍!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回来啊,我……唔……”

“你敢再说一个字就死定了!”我冲上去一把捂住那个正声请并茂地朗诵着我满含思念的日记的可恶的路人甲。

“What?are?you?doing?”我刚松开捂住他嘴的手,那个路人甲立马给我冒出一句英文。

还敢问我我在做什么?!这个混……

“怎么了,不是说已经想我想得都快要疯掉了吗?为什么现在却一点表示都没有啊?”路人甲嘴角高高扬起,眼里全是温柔的笑。

我努力控制着眼泪不往外流:“你想要什么表示?”

“想要什么你都给吗?”路人甲依旧笑地一脸阳光灿烂,“那么,来个久别重逢的Kiss吧,怎么样,亲爱的芸芸?”

“都说了不要在我的名字前面加上‘亲爱的’这样恶心的定语了!”可恶的家伙,还是一点都没变嘛!

“可是,我已经打算一辈子都这样叫了啊,要改,恐怕很难吧,除非你有同等的条件和我交换。”

“交换条件是什么?”臭小子,我倒要看看你想耍什么花招!

“当然是每天都送我一个热辣甜蜜的Kiss咯,”路人甲脸上的笑更加明显了,“怎么样啊Honey,这个条件很不错吧,要不要考虑看看?”

“你想得美!”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要走。

“别走!”他拉住我的胳膊一把把我给拽了回去,将我死死地箍在他怀里,然后轻轻咬咬我的耳朵。

“你做什么?”我使劲挣扎,可是该死的却一点用都没有!

“做什么?当然是以彼之道还之彼身咯!”自动忽略掉我脸上的惊恐表情,路人甲那张脸开始一点一点朝我移近,“你5岁时在我身上下的甜心魔咒我是不打算解除了,所以,为了公平起见,我也来给你下一道咒语吧,让你一辈子都做我的专属Honey……准备好了吗,亲爱的芸芸?”

混蛋,都说了不要在我名字前面加上“亲爱的”这样恶心的定语了……唔,该死的,他怎么可以不经过我允许就吻我?!

“都说了这种时候应该把眼睛闭上了,又忘了吗?”

我完全懵掉了,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只好照着他的话去做,直到周围响起一阵掌声,我才终于反应过来,这里可是在大街上啊……

形象……本天才的形象啊……全毁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