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救命稻草 - 心尖独宠:亿万boss太凶猛 - 诺哈网 365bet正网开户_365bet世界足球冠军_365bet网上娱乐平台
首页书城现言心尖独宠:亿万boss太凶猛

第5章 救命稻草

一直以为杀人放火这样的事只会在电视里看到,却不想这一幕居然在现实生活中重现。

想起那个男人凶狠中又带着帅气的脸,心有余悸的感觉弥漫得更浓重,她希望他们永不再见!

清晨的阳光慵懒而明媚,照耀在林梓怡脸颊之上,不断跳跃,好像也在催促林梓怡起床一般。

睁开双眼,一道刺眼的光就射到眼睛上,她下意识的就去用手遮挡,也顺势从床上起身。

抓起手机一看,竟然十点!上班的时间是八点,已经迟到整整两个小时!林梓怡的睡意全然消失去,立刻从床上冲到浴室去洗漱。

用了十分钟时间,林梓怡就穿戴整齐,抓住房卡就马不停蹄的朝着外面奔去。刚刚走进电梯时,手机急促响起。

接通电话,那边就传来主编暴跳如雷的吼叫声。

“林梓怡,你不用来了,东西我会快递给你!”吼完这句后,传来电话挂断的声音。林梓怡彻底呆愣在原地,欲哭无泪。

如果这是最倒霉的事情,那林梓怡真高估了自己的运气!下一秒,手机就传来短信声,上面显示,她的银行卡余额就剩下四百多块。

突如其来的一切都让林梓怡跌入谷底,整个人如同丧家之犬一样,垂头丧气的朝家走。心中的感伤无限浓重着。

走到家,就看到舅舅在翻墙倒柜的寻找东西,林梓怡暗叫不妙,立刻冲到房间内前去阻止,却不想还是来迟一步,舅舅还是找到那个自己藏的认为很仔细的首饰盒。

首饰盒内装的几样首饰是母亲去世时留下的,价值不菲,但她从未动过卖掉的年头。

“舅舅,你还给我,这是我妈妈留下的,不能卖掉的。”

林梓怡就要去抢夺首饰盒,舅舅一抬手,轻而易举的将林梓怡甩开。

“你这个丫头真是吃里扒外,你妈妈都去世多少年,这些东西留着也是留着,还不如让舅舅拿起卖了,舅舅供你吃供你喝,你忍心看你舅舅被人砍掉手脚吗?”

林庆元黑着脸训斥林梓怡,语气内没有一丝丝的愧疚跟悔意,甚至多了几分理直气壮在里面。

“舅舅,你怎么又去赌钱呢?”林梓怡急的焦头烂额。

“你少管,把钱给我,快给我。”林庆元死死抓住首饰盒,林梓怡也在对面死死抓住,不愿松手。

就这样,两人开始马拉松大战,都不愿意主动松开,让自己处于下风。

最终,林庆元将首饰盒松开,一屁股坐在地方开始抱怨生活对他不公平,还说什么老天瞎眼的话。

看到舅舅如此为难,林梓怡也不忍心。主动询问后被吓一跳,这次舅舅欠的钱不是几万块,而是一百万!

林梓怡不忍心看舅舅处境如此艰难,也感念他将自己拉扯大,也答应帮助舅舅偿还一百万。

林梓怡也知自己能力不好,要在短时间内赚到一百万并不容易,于是,只得求助自己的好友陈柯静,看她是否有合适的工作。

无独有偶,陈柯静那边正好有合适的工作,彼此约定好时间后,林梓怡就做了简单的收拾前去面试。

坐在出租车上,夜风随意的吹拂头发,将林梓怡的长发吹的凌乱。很快便到达约定的地方。

听陈柯静说,这家酒吧是很正规的,在这里工作能挣到更多的钱,而且工作性质还算靠谱。

跟陈柯静是多年好友,林梓怡毫不犹豫的选择相信。

走进去,跟陈柯静寒暄几句后,陈柯静便带着林梓怡走到一个房间。里面有一个长相不怎么好看的男人,他年级约莫五十岁的样子。

在看到林梓怡进去的时候,他立刻笑逐颜开的奔过去,想去拉林梓怡的手,但林梓怡快速的躲开。

“你做什么?”林梓怡不悦的瞪着她,她是来好好工作的,不是被人调戏的。

男人明显变得不悦,冷着脸看向陈柯静。陈柯静脸色起了变化,但很快恢复如常,将林梓怡拉到一边去。

“林梓怡,我告诉你,这人很有钱的,上次你还陪我跟他吃过饭,你忘了吗?”陈柯静提醒着林梓怡。

林梓怡忽地想起,确实如此,自己是跟陈柯静一起赴过宴席,当时陈柯静只说是她的表叔,所以她并未产生怀疑。

“上次他就看上你了,一直念叨着,你不是缺钱吗,不如……”陈柯静欲要将林梓怡往那方面去引。

林梓怡若是此时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她就是大傻瓜!

“不行,这绝对不行,这事不能做的,我……我还是走吧。”林梓怡的脸上泛着微微的红,平添几分魅力。

陈柯静本想拦住林梓怡,但林梓怡却已经夺门而出,不愿意在房间多待一秒。陈柯静随即跟出去,将林梓怡带到一个陌生的房间内。

林梓怡走的意思很坚定,陈柯静不管怎么说,她都不愿意留下。于是,陈柯静也只能答应帮林梓怡辞去这份工作。

道谢后,林梓怡没多留,径直朝着酒吧外面走去。走出被音乐包绕的酒吧,耳朵清净,心也变得清净很多。

忽地,林梓怡感觉到身体内的躁动,好像有一团火在燃烧一样,这,是怎么回事?仔细回想,林梓怡方才想起,自己临走的时候喝了一杯水,那水还是陈柯静端给自己的。

一切不可思议,林梓怡还没来得及反应时,身后就传来一阵脚步声,四五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在后面紧紧跟随着。

林梓怡瞬间便慌了神,立刻朝前面奔跑,不顾一切,拼了老命的奔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死都不能被他们追上。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被他们利用!

林梓怡跑的快,他们跑的更快,但林梓怡无疑是占据距离上的优势,可身体内发作的药性却是不受掌控的,吞噬着自己的理智。

奔跑着,回头望着,继续努力奔跑……

忽地,便看到一辆车子停在一侧,车门似乎已经打开,好像等待着自己一样。

不多想,林梓怡便钻进车里,死死的将车门拉住,急促的呼吸却变得越来越急促,眼前迷迷糊糊的,只能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出去!”一个声音如同晴天霹雳般落下,劈中林梓怡的脑门。

这个声音很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药性发作的更甚,林梓怡痛苦的呻吟一声,死死抓住身边男子的衣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