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 爱上甜丝丝的你 - 诺哈网 365bet正网开户_365bet世界足球冠军_365bet网上娱乐平台
首页书城现代言情爱上甜丝丝的你

第9章

第九章 爱上甜丝丝的你

几个月后,名典西餐厅里。

老人与海的音乐声响起,“秋天的夜凋零在漫天落叶里,泛黄世界一点一点随风而渐远,冬天的雪白色了你我的情人节,消失不见,爱的碎片……”

情人节听到这首歌,周末更觉得感伤,嘴唇咬住透明的吸管轻抿了一口,朝坐在对面约她出来的人笑笑。

“学长,艳艳很喜欢你的,她心地不坏,只是在面对爱情时有点自私而已,难道你没有发现她对你的感觉吗?”试问在面对爱情的时候,有谁会不自私呢!二个人的世界,又怎么能容下第三个人的存在。

“你呢?那你有发现我对你的感觉了吗?”何东用小勺搅着果汁,有点不好意思地推高眼镜。

“学长,我有喜欢的人了。”周末喝光一杯水蜜桃汁,又拿起一块水果蛋糕塞进嘴里。

何东一愣,“你一定要拒绝得如此干脆吗?”

周末吞下蛋糕露齿一笑,“学长,这大概就是我们的区别,我太过直白不够含蓄,更不会所谓的婉转。心中有别人再接受你,到头来谁也不会开心,还不如干脆的拒绝。”

提到喜欢的人,她脑海里立即跳出来楚俊那张脸。她立即在心里数落着自己:周末你真是没用,都已经过了那么久了,人家说不定现在都已经结婚了,你还惦记他干什么!

是谁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的,为什么时间越长,她会越想他。

一抹亮丽的身影出现在餐厅门口,梁艳艳接到周末的电话就赶来了。

“艳艳,这边!”周末向她挥挥手招乎她坐下,“学长,艳艳,我店里还有事先走了。”

她笑着起身将空间留给两人,在路过艳艳身边的时候低声说:“要好好把握机会哦!”

天空上飘着零星雪花,街上一对对情侣相拥而行,到处都有售卖玫瑰花的人。周末给自己买了一朵红玫瑰。会不会很惨,情人节要自己买花送自己。刚刚在离开时,她一眼瞥见何东放在桌子下面的玫瑰花,那是准备送给她的吧!可惜她无福消受。

玫瑰花自己送自己,巧克力当然也得自己送自己了!

在周末的词典里,吃巧克力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人节也是人生“最幸福的事”,因为可以名正言顺地吃巧克力,只是没有人送她。在情人节这天的早上,周末将珍藏在冰箱冷冻室里的一颗黑巧克力拿出来,这是楚俊在比利时送给她的,只剩下这最后一颗了,之所以选择在这一天吃,就是希望吃过就把他彻底忘掉。冻得有些发颤的手将一层一层的银白色锡纸打开,将黑巧克力放进嘴里,舌头挤破外面的硬壳,可可豆有点苦涩的味道迅速冲击着她的味蕾。

嘴里的苦涩就如这个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孤单和寂寞全部都在袭击着她,也许她并不如想象中坚强,也许她该找个肩膀靠一靠。

楚俊将大衣的领子拉高,在街边闲逛,身边不时经过的一对对情侣,在提醒着他,今天是情人节。提起情人节自然就想到巧克力,想到巧克力自然就会想到那个嗜巧克力如命的女孩,楚俊翻遍了整个滂江鱼市,调查了她所有的人际关系,还是没有找到她。

天气有点阴郁,他的心情也有点忧郁,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只有寂寞,他想起某人曾经说过的话,“吃巧克力可以改变人的心情,比如你郁闷了,或者压力大了,吃一块巧克力,心情就会立即好起来。”

他决定去找巧克力吃,深隧的双眸扫到前面不远处一个很明显的红色招牌,红底上面衬着醒目的白色字体,“甜丝丝巧克力专营店”,下面还有一排小字,“纯手工制作进口巧克力”。

他走进这家小店,立即感觉到浓浓的异国风情,如同走进了比利的巧克力店,空气中弥漫着巧克力奇妙的芳香。玻璃柜台下面,是琳琅满目的巧克力,巧克力还被做成火腿、香肠、意大利腊肠以及各种蔬菜和水果的形状,还有巧克力做的蛋糕。

店员小姐热情地招乎着他,“先生,我们这经营的是纯正比利时手工制作的巧克力。”楚俊挑了两颗少含糖的黑巧克力,一罐皇家悠韵奶茶,找到邻窗的座位品尝起来,眼睛瞄到对面墙上挂着的一面留言板。

留言板的标题写着“环保基金会”,整个板面被便利贴贴得满满,楚俊无聊地看着每一个便利贴,有中文的,还有韩文的,有写字的,还有画图的。突然,他的眼睛定在一张便利贴上。

TO:

等我结婚了,生孩子了,ohyear,就给我的儿子起名叫周英俊,女儿就叫周美丽,

如果将来媳妇和儿子跟我住,那儿子的儿子就叫王梓(子),儿子的女儿就叫公主。

周末至上

在签名的地方还用手指沾了巧克力糖浆按了个手印。

再往下看,挨着这张便利贴,又是一张。

TO:

以后我要有男朋友,就带他来吃我亲手做的巧克力黑樱桃蛋糕,我还要象大文豪雨果的情人茱丽叶那样,每天用自己亲手制作的手工巧克力来给他吃。

在一下充满阳光的下午,我喂他,他喂我,甜蜜地吃下去……

下面画了简易的图画,一张圆桌旁边,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穿着裙子头上顶着个圆球,好像梳的丸子头。另外一位应该是男士。抬起一只胳膊喂女士吃东西,图画的右斜上方画了一个金光闪闪的大太阳。

落款处和上一张一样的,也写着周末至上,按着巧克力手印。

楚俊猛地清醒了,他冲到店员面前问:“这家店是谁开的?”

店员不知所措地看着他,“是周小姐开的。”

周小姐!一定是她,“她叫周末是吧!”

“好象是吧,那我可不知道。”店员笑笑回答。

终于找到她了!老天爷真的可怜他,楚俊高兴得得意忘形,伸出两只手隔着柜台抱住店员大声说:“谢谢你!情人节快乐。”

“这位先生,我们店里不允许大声喧哗。”清脆婉转的声音如此熟悉,是她没错!

楚俊缓缓转过身体,冲她笑笑,“好久不见。”

周末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是你!”下一刻钟,她转身就跑,楚俊跟在后面追。

她边跑边喊:“别跟着我!”

后面的人喊:“你在躲什么?”

没想到她看上去瘦瘦的跑得还挺快,转过一条街,周末插在大衣口袋里的玫瑰花掉落在地上,跟在后面的楚俊捡起来咬在嘴上继续追她。

又转过一个街,“别追了……我跑不动了!”周末气喘须须地喊出来。

一对情侣看着他们跑过去,女的说:“你看人家多浪漫,情人节跑马拉松。”

男的说:“那我们也跑吧!看我能不能追得到你。”

“你真坏。”女人娇笑一起,伸出粉拳捶了男人一下。

周末频频回头看,楚俊越来越逼近她,突然前面路口冲出一辆轿车。周末只听见一声急刹车,身体已经跌落到一个厚实温暖的怀抱里。

“看你还往哪跑!”楚俊喘着气瞪着她说。伸手掐住她的脸颊,“还跑不?”

“疼!你快放我下来。”周末使劲捶着他的胸,

“情人节快乐!送给你。”他手里拿着刚刚她掉下的红玫瑰。

“这明明就是我的!”她一把抢过来,毫不领情地呛回他。

“先生,我们要关店了。”店员小姐满脸堆笑地说。

“让你们老板来跟我说话。”他斜靠在椅子上,毫不理睬店员的话。

楚俊自从尾随着她回到甜丝丝巧克力店,就赖着不肯离开,店员很无奈地被周末拉来挡架,只是她份量太轻,看来得搬救兵了,周末打了几个电话。

很快的,三个手臂环胸的女人就来到楚俊面前。店员看到救兵来临,连忙拔腿离开。

“你要找老板谈什么?”周欣欣拿出大姐的架势,气势汹汹地问。

“你是老板,这不是周末的店吗?”楚俊问道。

“这是我们周家四姐妹的店。我们都是老板。”二姐周向温和地说,其实她对这个人的印象还不错,原本以为他会和周末成为很好的一对,不知道怎么弄成这样。

“少跟他废话,你欺服我们周末还嫌不够,你还来做什么?”周荣转身去找扫帚,想直接扫他出去。

看来不过这三个姐姐的关,他是不会见到周末了。

“我爱周末,我要娶她。不过她好像误会我了,童珊雅只是我的过去,我早已不爱她了。三个姐姐帮帮我吧!没有她我活不下去!”他的语气软下来,可怜惜惜地望着她们,眼睛里泛出了泪光。

二姐首先心软了,掏出面巾纸递给他,“你说的是真的吗?”

“对,我真的非常爱她。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楚俊一定,一辈子疼她、爱她、保护她,绝对不让她受欺服!”他的表情很诚恳。

“可是,周末怎么会误会的?”大姐还是大姐,很理智。

“因为我前女朋友把她当成小跟班使唤,我在大排档跟伯父喝酒那天,她送我回家,还看见珊雅住在我家。”

“怪不得,发生这么过份的事,难怪周末会生气。”周荣一副理解万岁的样子。

“你说的都是真的,你和前女友没有关系了?”周欣欣看着楚俊的眼睛,希望他没有撒谎。

他的眼神很坚定,深棕色的眼眸象蒙了一层雾水,长长的睫毛上也沾着泪珠,

“姐姐们,帮帮我吧!我姐姐意外去世了,你们就是我的亲姐姐,你们往后需要什么,尽管跟我开口,为了表达我的诚意,……”

这番话说完,就听见—

三个人同时回答:“我们帮你!”

周末一个人坐在店铺后台,她的三个姐姐都已经和他谈了有段时间,应该把他赶走了,难道他还赖着不走?

“哎哟!轻点打!哎哟!”

“看你还走不走!”

“不走是吗?接着打!”

前面传来男人的喊叫声、女人的叫骂声和棍子敲打声,咣!咣!

周末的心随着落棍子的声音一下一下收缩着,他们在打他?他会不会被打坏,他可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周荣力气很大。

“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走,我一定要见到周末。”被打某男的喊声又传来。

“还嘴硬,看我不打死你!”周荣大声喊着。

“哎哟!哎哟!哎哟!……”

他每喊一声,周末的心就随着狂跳一下,突然,没有动静了,难道他被打晕了!

周末冲出后台来到前面。

楚俊正悠闲地喝着矿泉水润嗓子,看见她出来,又叫了一声“哎哟!”

周荣拿着棍子使劲敲着门框。

周末瞪圆了眼睛,两腮气得圆鼓鼓,大声喊:“这是怎么回事!”

“你还是很关心我,你心里有我对吧!”楚俊站起来走到她面前,深深地望着她,眼神灼热的似要将她熔化。

“周末,他跟我们说了,你看到的那个女的是他的前女友。你误会了!”周荣说。

“什么?你们分手了?”周末有些意外,那个女的明明一副女主人的样子对她,又怎么会是前女朋友?

“详细的情况说起来话长,我和她以前是拍拖过,但是她利用银行贷款骗了我,我在第二天醒酒之后,就已经跟她说得很清楚了,我和她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瓜葛了,我早已不爱她了,周末,现在我只想要你,我爱你。”他抓住了她的手,靠近她。

他说的都是真的喽!周末心里快乐的泡泡一个接着一个冒出来。

“周末,你就承认了吧!你也喜欢人家。”大姐说。

“才没有,谁喜欢他,他不走,我走!”周末羞红了脸抬腿要走,

周荣拉住她的肩膀,“周末,这就是你不对了,不是你教给我的吗,喜欢、爱就要大声说出来,不要等错过之后后悔,我和你三姐夫先摊的牌,才有今天的幸福!你也要大胆说出来,明明还很关心人家。”

等一下,她的三个姐姐怎么好象在帮着他,“你们到底是哪头的?”她很不信任地看着她们。

“当然是你这头的,小妹!”大姐立即满脸堆笑地回答。

二姐周向看出其中端倪,现在可不是需要电灯泡的照亮感情的时候,

“我家孩子还小,我得回去了。”

“对、对、对,我和我家唐至俊约好去看午夜场的电影,我也走了。”

“那我也走。”

店铺里只剩下两人大眼瞪小眼,许久,楚俊轻笑一声说:“别再瞪了,再瞪也没有我的眼睛大。”

“算你厉害,居然把我三个姐姐拉到你那边。你用了什么方法?”难道他用了美男计?

“我答应她们只要你能原谅我,一人送幢别墅外加一台宝马车。”这个钱花的很值。

“怪不得,周荣那么卖力气,门框都砸出坑了!”周末心疼地用手摸摸被砸掉漆的门框,为了省钱,这可是她一下一下刷上去的。

他轻轻抓过她的手,一下就将她揽入怀中,“原谅我,给你造成了伤害,我再也不要你离开我了!”他的头深埋在她颈窝处,嗅着她身上特别的可可豆香味。

她的心跳又快了,脉捕也迅速增强了,只能说,她还在爱着他吧!

他深情地吻上她的唇,她陶醉在他的唇舌中,他的吻就象比利时巧克力,美味的霸道!她确信,她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他了,就象离不开巧克力一样!

中国民航国际飞机场,正在上演依依惜别的送别场面,艳艳突然说要出国去巴黎,大家都倍感意外。

艳艳拉着周末的手说:“周末我明白了,何东不喜欢我,就是没有你,他也不会喜欢我,换个世界,也许我会找到我的爱,对不起,我以前那样对你,我们还是朋友对吧!”

“那当然!”周末爽朗地笑笑。“要记得EMAILL联系哦!这盒巧克力送给你。”

“表哥,对不起,因为我的私心,没有告诉你周末的下落,害你现在才找到她。”当初楚俊找不到周末时,他把周末的一切都调查得清清楚楚,她的家庭情况,她的朋友,同学圈子。他曾经向何东打听过周末的下落。

“没关系,事情都过去了。”楚俊拍拍何东的肩膀。

“这是什么意思?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吗?”周末一手一个抚住两人的肩膀插嘴问道。

“有的事情你不必知道,你只要记住我爱你就够了。”楚俊的手又拔弄了一下她的丸子头,然后将她揽入怀中。

透过落地玻璃窗望着徐徐起飞的飞机,周末在心里为朋友默默祝福着,希望她早日找到她的爱。

尾声

白色探照灯刺得眼睛睁不开,周末嘴巴张大坐在椅子上,下颚已经开始发酸了,牙医经过仔细检查之后说:“有七颗牙需要拿掉神经,进行根管治疗,有六颗牙需要堵洞。”

“这么多牙都坏了,治疗起来会不会很疼。”周末揉着发酸的下鄂,脸上尽是痛苦的表情。

周末的牙疼折腾了她一个多月了,想起小时候治牙时,医生拿着可怕的电钻钻牙的情景,她拿出艰苦奋斗的精神,挺着不去看医生,每天晚上,疼得无法入睡时,都是在楚俊一亲、二抱、三哄、四拍的怀柔政策之下才能入睡的。今天早上楚俊押着她来看医生。

“不会很疼,先给你打麻药。你很爱吃甜食吧!年纪不大坏这么多牙。”

“呵呵,我很爱吃甜食的。”她不好意思地笑笑,一向引以为荣的嗜好此刻让她很尴尬。

“今天治疗完之后,不许吃甜食了。”医生敲着她的牙齿嘱咐道。

走出诊所,周末马上把医生的话抛到九霄云外,兴冲冲地从口袋里掏出巧克力,正要放进嘴里过瘾,只见楚俊一脸严肃地走到她面前,“拿来!”

周末乖乖地递给他。

“还有吗,统统交出来。”

周末从大衣兜里,裤子兜里掏出巧克力,全部上缴。

“恩,这样才乖,走吧!爸妈都等急了!”楚俊脸上露出笑容,伸手将她的围巾系好,直到现在周末也没学会系纱巾、围巾,看来这一辈子都他来系了,系好围巾手指自然地上移疼爱地抚摸了一下她的丸子头,周末却惊吓似的推开他。

这丫头又耍什么花招,楚俊抓住她的手靠近她,另一只手抚上她的丸子头,硬硬的触感不像头发的质感,手指向深处一摸,摸出来一块巧克力。

“呵呵!这块是不含糖的黑巧克力,留给我吧!”周末笑眯眯地瞅着他,娇喃着。

“不行。”楚俊说一不二,拉着周末上车。

周家客厅里,酒菜已经摆好,楚俊和周末走进来。

“就等你们开饭了,快过来!”周妈妈热情地招乎着四女儿和女婿。

超长的餐桌坐得满满的,周爸爸、周妈妈,大姐一家三口,二姐一家三口,三姐一家三口,其中有个还在三姐的肚子里。周末一家三口,其中有楚俊的爸爸楚乔。

周爸爸举起酒杯,“今天是元旦,我们周家一家人都欢聚在一起,我今天特别的激动,因为我找到了小时候光着屁股时的小伙伴,他就是楚乔。”周爸爸激动得眼含热泪。

“楚伯伯是爸爸的青梅竹马啊?”周末惊叹。

“铁蛋,欢迎你回来!你一进来我就把你认出来了。”周爸爸拉住坐在旁边的楚乔。

“虾米,我不走了!”楚乔也拍着周爸爸的肩膀。两位老人热泪盈眶。

“好了,今天是新年,咱不哭了,以后你们老哥俩有的是时间。”周妈在一旁劝道。随后又说:“让我们大家一齐举杯,祝我的大女儿周欣欣和女婿何永俊,二女儿周向和女婿李百俊,三女儿周荣和女婿唐至俊,还有我的宝贝老丫头,周末和楚俊,今后幸福快乐!”

透明的酒杯碰撞在一起,大家喝下这杯盛满幸福的团圆酒。

周荣突然惊叫道:“我们家的女婿,名字里好象都有个俊字哦!”

“呵呵,我们家的女婿都很俊。”周妈满脸的喜悦。

楚俊靠近周末低声说:“我们好有缘份啊!父辈就是世交,我们的缘份可能是上天注定的。”

“恩,是上天注定的,老公,我先去一下厨房,看下汤好了没有。”

周末站起来进了厨房,关上厨房的拉门,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想管我吃巧克力,门都有没有。”她嘀咕着,手里麻利地把戴在耳边的大耳环拿下来,圆圈形的耳环串着一块小熊形状的巧克力装饰,她把巧克力掰下来放进嘴里。

这时厨房的拉门猛地被拉开,

“周末—”

怒吼在周家的厨房响彻云霄,楚俊看着偷偷躲在厨房里吃巧克力的老婆,真的很想要扁人。

他决定了,关掉“甜丝丝巧克力专营店”,让周末乖乖在家里生娃娃,做家庭主妇楚太太!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