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 被遗落的爱 - 诺哈网 365bet正网开户_365bet世界足球冠军_365bet网上娱乐平台
首页书城现代言情被遗落的爱

第9章

第九章 执着的等待

只愿年年岁岁月月,在一起!

若有来生,我愿意永远和你在一起……

千年的岁月悠然过去,世间万物变更,旧去新来,又有多少人多少事能够被记得?说出的话只怕早已随着逝去的人,亦飘然而逝了。

曦幻看着涛声阵阵的海洋,忍不住露出一抹哂笑,洁白的浪花冲刷着沙滩,又慢慢褪去,徒留下一片的细沙。

身后的渔村早已变了一番模样,不复当年的简陋贫困,随处建起的小洋房,白墙灰瓦,自是一番悠然自得的景象。

一转眼,竟已是千年时光。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仍是如何也想不明白,碧落到底是为什么为了一个神族的女子而放弃魔界的一切!那一刻,他只觉被背叛!

被背叛的心痛令他不顾念旧情,一意孤行地赶着他们走,多年来亦冷眼旁观着他们之间的发展……

为了背后这一个小渔村,他们两人竟是牺牲了毕生所有的灵力来阻止那一场浩劫,最终换来人类的平安无事,而他们俩却因灵力尽失而魂飞魄散……

结果呢?当时的渔民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一回事,自然也不会感激他们。

而一切的起因,只是神族之主不愿看到他们继续在一起,而策动的一起阴谋,而且还满口说着这是渔民命定的劫数!

用一个渔村的人类来达到自私的目的,他看不出神族与魔界有何分别之处?也许,最大的不同就是魔界的人从来不会伪装自己,满口仁义道德地干着一些缺德事!

碧落他们就此被理所当然地牺牲掉了!当然,他们选择不救人自然也不会被牺牲,但太过良善的心,就只会被人利用……

如果他当初愿意收留他们,也许一切也会不同!碧落仍会在魔界好好地生活……

风扬起曦幻火红的发丝,碧绿的眼眸里透出黯淡的光,多年过去,当年的伤痛已淡,然而往日的情谊却仍在,叫他如何看着碧落和所爱的人就此错过?

当年魂飞魄散的结局也许是一档好事!

可是,神族之主看到背弃神族的水澜仍保有神之怜悯之心,愿意为人类而亡,知其怜悯之心未死,故命人将她的三魂七魄再次集齐,然后惩罚她下凡为人十世,以洗涤身心,等十世过后,方可再次升天为神,重上天庭!

如今,十世已过九世,每一世她都要尝尽人间苦楚。眼看这一世也来临了,她自幼父母双亡,尝尽失怙之苦,即将功德圆满,重返天庭了……

而碧落的魂魄仍四处飘散,千年时光只是逐渐地聚集一部分,仍是无意识地存在于世间,要成魔仍要很长的一段时间,但,却总还是念念不忘着——

只愿年年岁岁月月,在一起!

呵,至死仍不能方休?这就是所谓爱情的力量?

曦幻不明了,从来不曾懂得过爱情,而碧落却以如此悲绝的方式,令他懂得‘穷尽一生皆为爱’的决心与悲伤……

曾于无尽岁月里陪伴着他的碧落,曦幻又怎愿他继续飘忽下去!为了碧落,他愿意与天抗争成全他这唯一的心愿!

凝视着七彩晶石中浮荡着的缕缕魂魄,曦幻微微一笑,碧绿的眸子里精光四射,带着无比的坚决。

碧落,不要再沉睡了!你是时候准备醒来了……

一幕幕,一段段,模糊不清的画面、片段,随着她挣脱身体的束缚,汹涌而至。

由模糊至清晰,画面中的人影逐渐显现,一个是她,另外一个——

是碧落!

从她救了因大战而受伤的碧落,至日久生情,再至浪迹天涯,一幕幕影像就像电影一样不断地在她的脑海中出现……

及至最后,他们两人为了救那个小渔村里的人而相互散尽灵力,终至魂飞魄散!

“水澜仙子怜世人之心未泯,与魔相恋之罪虽可诛,但考虑到功过相抵,现将其贬下凡间,需十世轮回赎罪,承受世俗红尘之甘苦,十世之后方可重返天庭,恢复其仙子之名……”幽幽音波传递着神之主的圣意。

至此,完全无法反抗的她被神族之人重新收集回三魂七魄,从此堕入红尘,再世为人。

每一辈子,她都要承受着尘世间的苦痛,及至寿终正寝才能轮回至下一世,再经历着相似的历程。

可是,每一世,无论她是否生活幸福、儿孙满堂,她总还是有着怅然若失的感觉,仿佛生命中缺失了什么……

原来,缺失的是她爱碧落的心!她对碧落的爱!

就是这一份被遗落的爱,导致她每一辈子都惆怅不已,抑郁难解!

她就是水澜,就是碧落心心念念的恋人!

这最后一辈子,她却被神将们押着准备重返天庭了……

不!她要和碧落在一起!

想起被抓走时,他满载仇恨与怒火的眼眸……

“遥光,末叶,你们放开我!”她挣扎着,可是身上发着白光的捆仙绑却更紧更密地绑住她,令她更加无法动弹!

“呵!水澜仙子,你终于恢复记忆,记起自己的身分了?这捆仙绑你也是知道的,越挣扎只会绑得越紧,你就别白费力气了!”浅笑着,遥光俊雅的面容上一片悠然,一手仍攫住她一边,快速往前飘。

“遥光,求求你!放开我!”她不能回去,她还有碧落,虽然她不知道为何碧落会再世为人,也不知道他为何还会有着他们之间的回忆,然而既然有这机会,她就绝不能放弃!

“水澜仙子,求我也是没用的!一切等你重回天庭再说吧。”仍然押着她,遥光冷然说着,不带任何感情。

对于神来说,七情六欲只是多余的!世世代代承受着世人的香火,他们要的只是大公无私的心。

“放开我!放开我……”她叫着,嚷着,就是不肯放弃。

“遥光,来了!”另一边的末叶皱了皱浓黑的眉,牵动他无表情的面容。

“我知道。”阒黑的眼眸掠过一抹精光,遥光牵了牵嘴角,但笑意并未到达眼里。

“遥光,末叶,放开水澜!要不休怪我不客气!”飞扬的黑披风,狂放的长发,精光闪闪的铠甲,碧落恢复原来的模样,姿态傲然地杵立在两人面前。

“碧落!”激动的泪珠滑落,水澜惊呼,声音里带着难忍的凄然。

两眼对望,脉脉情意在流转,再次见面,已隔千年,太多的情绪在其中。

碧落以眼神示意她稍安无躁。

“以你的身手,是打不过我们两个的!碧落。而且你贸然放弃那个人类的躯体,怕是过不了多久就又要魂飞魄散了!”摇摇头,遥光不以为然。

爱情他不明白,只是看着他们,他不由得生出同情。

魂飞魄散?全身筋骨尽碎,灵魂像撕裂一样,撕扯成一片一片,意识与思想从此再也没有,从此消失!水澜愣住了。

“不,碧落,你快回去!回去奕天行的身体里,不要救我了!我不要你魂飞魄散!碧落……”

那种痛苦,一次就够了!她不要他再尝一遍。

“你的魔体仍未形成,曦幻他用心良苦,几经艰辛才帮你找到现在这具躯体。趁现在仍来得及,你就赶快回头。”

“我说了,放开她!”一扬手,锐利的刀锋凭空出现在碧落的手中,乌黑的刀身,冷冷的光芒闪着杀意。

他既然选择了脱离那具人类的身体,自然就有了承受一切的心理准备。

时间不多,他要赶快动手!

拧起眉,遥光将水澜推向末叶,扬手也拿着一把锋利的古剑,末叶也识相地押着她继续向前,走向前方有着白光的彼端。

只要回到天庭,任务就完成了。

“碧落!”她继续挣扎着,捆仙绑愈加紧迫,陷入她的肉中。

她不要走……

泪眼模糊中,碧落眼中的坚定刻入她的心,水澜了解他的性格,知道劝不了他,凄怆的心中升起一股坚决,如若碧落再次魂飞魄散,她绝不能独自重回天庭,重过那无尽头般乏味的人生。

一眨眼,两人之间已交上手,刀光剑影,骤分骤合,两个快捷如电的人影之间早已分不清谁是谁,刀剑相击的声音不绝于耳,间或夹杂着两人使用灵力催动法术的电闪雷鸣,风声啸啸。

趁着末叶留意两人的分心,水澜猛然顿步,使力撞向末叶,他跄踉了一下,水澜随即抓紧机会往回跑。

捆仙绑愈来愈紧,在她洁白的肌肤上形成可怖的凹陷,她不敢往后望,末叶肯定会追上来,凝聚着零散的灵力,被困的双手于身后艰难地比划着结印的手势。

“你跑不了的!水澜仙子。”末叶紧追不舍,飘然而来的身形快速无比。

“啪”的一声,捆仙绑断了,摔落在地上。

抓捕的巨掌凌空而至,眼看就要抓住她的后领,水澜猝然回身,一扬手,万千花瓣带着奇香飘然而来,袭向末叶。

末叶一闪身,花瓣却像有自主生命般,紧紧跟随而至,使他一时间脱不了身。

水澜已来到两人的战圈旁,心提到了嗓子眼,担忧的眼紧盯着两人,闪烁着电光的古剑与沉重的乌刀交相相击,轰鸣声不断,两人的力量不相仲伯,但时间拖得越久,对碧落越不利。

碧落的脸面上渐带黑气,大量的汗水涌出,浸湿衣袍,在地面上形成一圈一圈的水渣。

他已经没有时间了!

“无谓勉强了,碧落!你还有以后!”交战中,遥光的声音模糊传来。

咬了咬牙,碧落看着遥光的剑带着电光已至,他放弃防守,一把挥着乌刀砍向遥光,他不愿继续纠缠下去,唯有兵行险着。

遥光也吃了一惊,急忙侧身,但挥出的剑已不容收回。

“不!”水澜惊叫一声,心胆俱裂,无暇细想,飞身扑到碧落面前——

剑闪着电光,没入她的灵体,消失不见,电光包围着她周身,闪烁过处,带来一阵阵难忍的麻痹。

她的力气抽空,无力支撑,整个人自半空摔落,碧落吃了一惊,赶紧抱住了她,降至地上。

电光仿佛有生命一般,自她身上传了过来,阵阵麻痹令他的身体亦不自觉地颤抖。

“水澜,你怎样?你怎么这么傻?”抚着她苍白的脸,碧落的灵体渐至半透明。

“你魂飞魄散,我也不会要永恒的生命!同你一起在人间生活的那些年,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碧落,我好爱你……”水澜勉力扬起一抹笑,紧抓住他的手不放。

他脸上的黑气越来越浓重,汗水越涌越多,身上传来可怕的啪啪声,灵体也越来越模糊了。

一滴泪,悄然滑下他的脸颊,他俯下身,轻轻吻上她的唇,带着虔诚及挚爱。

“水澜,我也爱你!”

没有来世,没有永远,什么也没有了!多希望能够留住眼前这一刻!

可是,时间仍无情地流逝,筋骨断裂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快,灵体完全透明,他脸上的笑成为最后一个画面,点点黑光急速地四下飞散,消逝……

“水澜,我爱你!”余音弥漫在周围,他的灵体已经消失了。

一旁的遥光及末叶不发一言,神情黯然,谁也不愿见到这般结局。

水澜愣愣地望着他消失的地方,她的唇上仍有着他的余温,她的手仍紧抓住他的——

可他,已然不在了!

她不会独自留下!她要与他在一起!

骤然而来的一阵狂风,像在咆哮,卷起无数的沙砾击向遥光与末叶,他们扬起手,沙砾在他们周身纷纷落下。

“你在干什么?你以为你散尽灵力能做得了什么?”厉声大喝,凭空出现的曦幻带着火般的愤怒,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封印了她的周身,让她完全动弹不得。

“放开我!让我给碧落一起!放开我……”水澜声嘶力竭地大叫。

没有再理会她,曦幻转身面对两人,墨绿色的眼眸中透着妖冶的血红。

“遥光,末叶,你们真的惹火我了!惹火我的后果,是很严重的!”他的语气很轻柔,脸上甚至扬起一抹笑,那笑容却令两人不寒而栗。

冷汗,不由自主地滑下,两人都没有作声,暗自警惕着。

狂风,骤然扬起,卷曲而成的无数气旋,带着旋转着的硕大的火球,激射向两人,速度无以伦比。

两人被困入风阵之中,狼狈地闪躲,努力念咒欲施出法术,但在这巨大的风卷火球之中根本济不了事,狂风带火球不断地攻击他们,就像猫捉老鼠的游戏。

曦幻冷笑,双手不停地比出各种手势,眼看着末叶筋疲力尽,速度一缓,火球夹带着速度击中他,瞬间消失于他的体内,火焰逐渐从体内漫延出来。

“啊!啊……”末叶痛苦地呻吟,全身颤抖,这是无形的火焰,但那烧炙的感觉却是千真万确。

“末叶,你还好吧?”叫出冰霜,遥光想帮末叶灭火,但另一个火球随之而来,他狼狈地闪躲,一时也顾及不了末叶。

“曦幻,你到底想怎样?快停手!”

“遥光,你不是破坏了我的结界?我倒要看看你的厉害!”冷笑连连,曦幻带着狂怒,血腥地说着。

碧落的死,令他几欲疯狂!

结界的打破,是他利用水澜当时混乱情绪的弱点,再用自己的灵力引导她自身的灵力结合而破,也说不上完全是他的功劳。

“我们是职责在身……”

“好一个职责在身!我要你们粉身碎骨!”

恨恨地说完,曦幻挥动着手,更多火球一连串的击向遥光……

“啊!”

柔和的阳光透过窗台,洒落下来,落在躲在病床的人儿身上。

纤密的眼睫毛扇动几下,她茫然地睁开眼睛,透射进来的光芒很刺目,她不适应地闭上了眼,过了一会才再度睁开。

浑身酸痛,仿佛躺了很久似的乏力。

“啊!小秋,你醒了!快!快叫医生!小秋,你怎么样?还好吧?”带着激动的语调在耳边响起,她听起来却有些模糊不清。

你好好待着,好好照顾‘他’,等他回来!

呢喃的语似乎还停留在耳边,她的意识有些混乱,一时间想不清楚。

“小秋!小秋……”一迭声地叫唤,唤回了她的神智,眼珠子转身眼前神情憔悴,满面泪水的女人,她呆了一下。

“小秋,是我!大姐,你觉得怎样了?”

无数片段掠过脑海,她被抓走,碧落的出现,神与魔的战斗,魂飞魄散,曦幻的怒火……

她想起来了。

她回来了,回到了这个躯体。

碧落呢?碧落的躯体……

“大姐,奕天行呢?奕天行他在哪里?他醒过来了没有?”干涩的嗓音粗哑难听,紧握住秋大姐的手,紧得连青筋也不由自主地凸了出来。

“小秋,你别激动!冷静点!等医生来看过你再说……”

“不!我要去看他!我要去看他!”猛然坐起来,一瞬间她有些晕眩,秋大姐赶紧扶住了她。

“要去看他也不差这一会儿,他就在隔壁病房!等医生来了再说!”

使力推开秋大姐的扶持,她挣扎着下了床,久未行动的身子疲软无力,刚踏上地面她就差点软了下去,她赶紧扶着墙,硬撑着就是要走过去。

“小秋,你要顾着自己的身体!天行他现在昏迷不醒,连医生也不能确定他到底还有没有机会醒过来,你过去了也做不了什么!”

回想起那一段日子的混乱,秋大姐忍不住要落泪,小秋被枪击,奕天行紧接着晕倒昏迷,两人都几乎在同一时间没了呼吸,连医生都宣布没救了,谁知在最后两人又突然有了呼吸,但却一直昏迷不醒……

这些日子以来,秋家两位姐姐完全放下工作,轮流着过来医院照顾她,就是祈求她还有清醒的一日。

咬着牙,忍着晕眩,秋郁静一步一步地慢慢走着,对秋大姐的话,仿佛完全没有听到。

“小秋!”

秋郁静执拗的模样,令秋大姐无奈,她一手扶着她,走到隔壁的病房。

“秋姐姐,你醒了?”惊喜的娇呼来自一旁的程若菲。

秋郁静视若无睹,双眼只是紧紧凝视着病床上的奕天行。

他正躺在床上,洁白的床单衬得他的脸色更是苍白,双目紧闭着,浓密的睫毛在脸上投下模糊的暗影,脸颊也凹陷了下去,嘴唇有些干裂无血色,气若游丝的模样简直与之前判若两人。

抬手抚着他的脸,秋郁静忍不住泪如雨下,趴在床沿,点点泪珠在床单上不断晕开,形成圈圈水晕。

碧落,你一定要回来!

一定要回来!

我会等你的……

“曦幻,若你再执意纠缠下去,他们两个人就真的没救了!”柔和的光芒自天空洒下,化去了一切的暴戾及争斗,如春风般的声音透过天光洒落下来,带着对世人的怜悯。

“圣主!”遥光及末叶双双一惊。

“遥光,末叶,你们回来吧!这次任务就此罢了!曦幻,你所做的一切你我都一清二楚,为了碧落与水澜,你已干涉了太多人界之事,甚至得罪了幻界之主,这后果你该是知道的……”

“哼!不用你多管闲事!”

带着结界中的水澜一闪身,转眼之间两人已消失了踪影。

“唉,他的性子还是一模一样。”温和的声音中难得地透着笑意。

一眨眼,曦幻已带着水澜来到一团混乱的急诊室中,秋郁静与奕天行的躯体都在一旁,双方亲属的哭泣声弥漫一室,但是对于两人的到来却完全看不到。

“放开我!让我与碧落一起!放开我……”她喃喃地念着,仿佛失了魂似的,对眼前的一切视若无睹。

“你看清楚,你的亲人有多伤心!你就这样离开,不觉得很自私?回到你的躯体!”冷冷地,暗绿的眼眸凌厉地瞪着她。

“我不要!放开我!让我与碧落一起!放开我……”

“你以为碧落已经没救了吗?你以为我为什么赶过来?”

他的话令失魂中的水澜一愣。

“你是说,你有办法?”

“只要保住奕天行的躯体,我就有办法!”他有些不耐烦,他从来就不屑于做善事,如今却还要来安慰一个女人?

魔界的魔风子自古至今,从来都是双双对对的,一雌一雄,除了方便拥有者相互联络之外,一方无论去到天涯海角,另一方也能凭借着魔风子寻到。

如今碧落带着的魔风子跟着他的魂魄一起散于各处,他凭另一魔风子可以再次集齐碧落的魂魄,的确会比之前快,然而需要多长时间,连他也不好说……

“我也要帮忙,让我一起去!”她急急地说,就怕他会抛下她。

“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回到你的躯体里,要不然你死了,就算集齐碧落的魂魄,你又如何与他再在一起?”曦幻的声音已从牙缝中挤出。

他多想直接将这个女人直接丢回躯体里算了,但考虑到万一她再做傻事,他就不得不多加解释。

真烦!

他火炙般的发在风中飞扬,暗绿的眼眸中虽有不耐,却也带着令人心安的坚定。

“……我知道了!”水澜只能选择相信他。

“等等!”她刚要走,曦幻唤住了她。

“什么……”水澜一转身,一道柔和的白光就完全包围住了她,一圈圈,一层层,交错围绕着她周身,带来无比舒适的感受。

取下她额上失去光彩的幻镜石,曦幻说了一句。

“去吧!”

……

你好好待着,好好照顾‘他’,等他回来!

秋郁静悠然转醒,手下是无知觉的麻痹,阵阵酥麻窜过她的手臂。

原来是做梦,梦见好久以前的事……

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子洒落,窗外是一片带来繁花似锦,虫鸣鸟啾。

微风吹拂,带来几许的花香及青草味儿。

病床上的奕天行一如以往,幽深的眼眸自闭上后,就不曾睁开过,一直沉睡。

到病房附设的洗手间梳洗,秋郁静一身利落的出来,手上拿着拧好的毛巾,小心翼翼地帮沉睡中的他擦着脸,仔细地没有遗漏任何地方。

“天行,你知道吗?又到夏天了,而且今天的天气很好,外面景致优美,满眼苍翠,真令人心旷神怡。现在本市的绿化建设越来越好,连空气都好了许多……”她做着每个必做的工作,轻柔地诉说着每天身边发生的琐碎事给他听。

“二姐生了一个女儿了,好可爱,完全遗传了她的美貌。眼睛大大的,骨碌碌地看人时好不得意;嘴唇像小樱桃一样,红嫩嫩的,让人见了都忍不住想亲上一口呢……”

擦完脸,见他的指甲长了,她又拿出指甲挫来小心地帮他修剪。

“咦?秋姐姐,你还在呀?你昨晚一定又在这里守了一夜,快回去休息一下!”房门推开,程菲若走进来,一身白色的医袍,嗓音一如以往的娇脆。

“菲若,没关系的!我过一会再回去也可以。今天你上早班?”修完指甲,秋郁静微微一笑,又开始每天的按摩,务求他的肌肉不萎缩。

“是呀。趁上班前称溜过来看一下天行哥,免得他到时醒来忘了我!”皱皱鼻子,程菲若可爱的性格完全没变。

多少年过去,连程菲若也念完医科出来当实习医师了!

抚抚眼角的细纹,秋郁静带点苦涩地一笑。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都不能确定,到底曦幻是不是骗了她!骗得她的信任,骗得她傻傻地,在这里一直一直地等……

而曦幻,一次也没有出现过!

“天行哥一定可以醒过来的!秋姐姐,你说是吧?”细心地察看着各项仪器,程菲若状似不经意地说着。

“我相信他会一定会醒!”

沉默了一下,秋郁静回应得坚定无比。

她相信碧落对她的爱,他一定会醒来的,无论要她再等多少年!

相视一笑,一种信念在两人的眼波中流转。

“时间差不多了,我先去上班。天行哥,晚点再来看你。”跟她打了声招呼,程菲若走了。

门关上,病房内恢复静谧。

转移阵地按摩着他的双腿,虽然经过几年的沉睡,肌肉有些松驰,但在她每天的不懈努力下,还不至于到松松垮垮的地步。

沉睡中的人手指动了一下,秋郁静没有太在意,以后是无意识的反射动作。

经历过多次的希望,多次的失望之后,她已学会平静心绪。

“菲若好快就可以升任医师了,真好。想不到她会选择做医生这一行!这些年看着她成长,我都快成了她的半个父母了……”

一只鸟儿飞过,驻足停在宽敞洁净的窗台上,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像在和应着她的话。

按得累了,秋郁静转转肩头,扬睫望向窗台的位置,笑脸突地一凝——

火红的发,墨绿的眸,飞扬的披风,半透明的灵体飘浮在病房外。

他注视着这一方天地,手上的一双魔风子在明媚的阳光下闪烁着七彩的光芒……

迎向她的注视,曦幻扬起一抹笑,指了指病床的方向。

手不自觉地颤着,全身都在颤。

秋郁静颤抖着回过头来,迎上一双阒黑带笑的眼眸,像海一样深邃,带着无比的包容。

她忍不住又哭又笑。

“水澜。”

这一声的等待,已是多年……

尾声 魔主

终于,一切都完成了!

蔚蓝的穹苍,蓝得纯粹,映衬着碧蓝无艮的海,吹来咸咸的海风。

高大颀长的男人迎风而立,火红的发丝在空中纷飞,邪气的脸上难得开怀带笑,享受着难能可贵的悠闲自在。

唔!真累!

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

“大胆魔界曦幻,竟敢不顾六界协议,私自跑到幻界抢夺幻界之宝幻镜石,今日我就要捉拿你回幻界,听候主子的发落!”

一声娇喝,接着一个貌美无比的少女出现,满面寒霜,冷声数落着他的罪状。

是那个追捕他追了这几年的幻界女子。

可惜,这几年过去了,一点成效也没有!

今天他的心情很好,不想跟她计较。

“我等着你来抓呢!”曦幻狂妄地宣告,姿态傲然,丝毫没有把她放在眼内。

这世上,能让他放在眼内的人,也没有多少个!

“放肆!”

怒声喝止,女子已率先攻击过去……

另一个故事已然展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