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 不如一起不寂寞 - 诺哈网 365bet正网开户_365bet世界足球冠军_365bet网上娱乐平台
首页书城仙侠奇缘不如一起不寂寞

第10章

第十章 我们曾是朋友

海风阵阵袭来,波涛跟着汹涌,月亮若隐若现,起雾了。

明天起太阳又要躲懒去,雾城就是雾城,晴天终究不是属于它的。

维妮卡的长发被风吹得散乱地搭在脸上,挡住她的视线,她也没有用手去拨。她的眼睛与其说在看着电脑屏幕,不如说是在发愣。

惊讶得发愣。

是谁用罗嘉的信箱给她发邮件,谁知道她的邮箱密码,又是为什么要开这样的玩笑?问号将要布满大脑的时候,她才省悟过来,点开信件就能看到答案,她在这里瞎琢磨什么。

她转过头去看约瑟夫,他轻点了点头。

不再迟疑,她点开E-mail。

V:

先不要吃惊,是我,是我啊,真的是我!

是的,我还活着,或者说,我重生了!

原谅我一直没联系你,因为这里面的情况实在太复杂了,现在终于稳定下来,我想和你见一面。

明天晚上8点,码头旧仓库处,不见不散。

详细的等见面再说。

想念你的,J

确实是罗嘉没错,V是她对维妮卡一贯的叫法,而J,是她的英文名洁西卡的首字母。而信里不容商量的口吻,也正是她的风格。

罗嘉还活着,而且就在SJ城!

可是如果她没死,那她经历的这段悲伤难过算什么?

不对不对,罗嘉没死她应该感到高兴,但她为什么就是有种被欺骗了的感觉呢……知道她来SJ城,也就一定知道她来的原因,可罗嘉居然一直瞒着她!

约瑟夫站在维妮卡身侧盯着屏幕,信是中文写成的,他会说一些,但看中文字就有点成问题了,是时候学学了,毕竟维妮卡是说中文的。

“上面说些什么?”她这个朋友的事看来比他重要呢,一向体贴的她竟然忽略了他看不懂信上的意思,约瑟夫心里有些酸。

她真是太震惊了,竟然忘了他不会中文!维妮卡急忙给约瑟夫翻译了一下。

“重生?”了解了信里的内容,约瑟夫把这个词放在嘴边咀嚼,他敏锐的感官告诉他,这个词一定有特别的含义。

“你能肯定发信的人是罗嘉而非旁人么?”会不会有诈呢,想破解一个人的邮箱密码并不需要很复杂的程序。

维妮卡点点头,她不会弄错。

“那你要有心理准备,也许这个罗嘉,已经不是你的朋友罗嘉了。”他婉转地提示,相信以她的聪慧可以领悟。

“你是说……”维妮卡忽然想到罗嘉参加的那个吸血鬼论坛,永生、重生,莫非——“她也变成吸血鬼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约瑟夫的唇角漾起温柔的笑容,试图缓解维妮卡的紧张。他的猜测还从没出过错呢,他虽然笑着,心中却警钟大作。

一个刚刚转变的吸血鬼多半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若是她伤害维妮卡……漂亮的眉皱成一团,他绝不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但他也十分清楚,维妮卡不可能拒绝去见她这个好朋友的。

“我陪你一起去。”

“可是我后天一早就要走,杰森一家晚上要帮我饯行,我不好推辞。”她来这两个星期叨扰了他们不少,他们又那么照顾自己,怎么能饭也不吃一顿就走呢。

“改在中午,跟他们说晚上我会接你出去。”微垂眼帘,他已有了计较。

这不就等于告诉艾米他们她和约瑟夫的关系吗!维妮卡的脸“腾”地红了,他们才刚刚表明彼此的感情,她还没准备好要跟大家宣布。

“这样好吗?”

“这种事在这个时代应该很正常吧?”说这话的时候维妮卡比较像他印象中的东方人了,他还以为她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呢。

会害羞的她,很可爱。

“我先声明,我会告诉他们是因为我想见我朋友,可不是因为你。”换她别扭了。

“我知道。”他伸手刮一刮她的脸颊,把担心藏好。

究竟还是不是朋友,明天见了才能知道,他已经提醒过,再说只是徒增她的烦恼。

阴天。

维妮卡在SJ城的最后一天,天气又回到了她初到时的样子。

回想昨晚告知杰森一家她今天和约瑟夫有约会的时候,杰森没有表示太多的惊讶,艾米则是高兴得差点没跳起来,直说她以后能经常看见维妮卡了。

只有姑姑问了句“你们年纪是不是差得有点多?”,但这句半不赞同的话马上就被艾米嫌弃她跟不上时代,所以姑姑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7点整,约瑟夫的车子准时停在了杰森家大门前。

他走下车子给了维妮卡一个贴面吻,帮她拉开车门。

“别紧张,有我在。”

维妮卡的眼底有复杂的情绪,既不安又期待,约瑟夫待她坐定后,轻轻地说。

他的声音总能让她的心安定,维妮卡回以一笑。

“买点什么吃吧,我不确定她会请你吃晚餐。”

她摇摇头,一点胃口都没有。

约瑟夫见壮也就不再多言,开着车直奔目的地。

跟罗嘉约定的地点在已经废弃的货运仓库,在港口的另一边,这里的房子都很陈旧,那个阿伯特的家也在这附近。

难得周末没堵车,他们只花了半个多小时就开到了那个仓库旁。

从外面看仓库大概有三人多高,大门上的铁皮都已经生锈。

门是虚掩着的,看来罗嘉已经先到了。

“要我陪你进去吗?”

“我自己可以的。”维妮卡深吸了一口气,下车,走到仓库门口,慢慢地推开了大门。

仓库地上满是稻草和灰尘,许久没有人进来过了,她拿眼扫了一圈没看到有人,奇怪,难道罗嘉还没来吗?

正想着,一道白色的影子轻飘飘地从仓库上方落到她面前。

“V,你来了。”

维妮卡凝神看着眼前的女子,脸色苍白如纸,嘴唇也没有半点血色,像是病了很久的样子,但说话底气却足,是她熟悉的声音,却又不完全一样。

与约瑟夫预料的相同,现在的罗嘉是吸血鬼罗嘉了。

“你怎么会……”变成吸血鬼呢?她所认识的罗嘉,是多么的鲜活,现在却是半死不活的样子!

“我说了你别惊讶,我现在不是人类了。”罗嘉展开一抹笑容,从前她的笑是那样明丽,现在却像鬼魅,透着阴森。

“她知道我们是什么!”一个男子闪了出来,吸血鬼都是又高又瘦,这名男子也不例外,不过看起来也就20几岁,还是学生的样子。

“跟她一块来的那个男人跟我们是同类,阿伯特就是被他们两个杀死的!”男子看维妮卡的眼神带着深深的敌意。

原来阿伯特确实是认识罗嘉的。

“什么!你杀了阿伯特!可你怎么会认识他呢?”罗嘉很是吃惊地尖叫,声音尖锐得刺耳。

“我用你的ID上了永生论坛,看到他给你留的言就去找他——”

“哦,V!”罗嘉激动地打断维妮卡,“你以为是他杀了我吗?”

毕竟认识了这么多年,维妮卡的想法她太了解了,罗嘉又是感动又是懊恼。

“谁叫你什么都不告诉我,害我差点还被他杀死了,是他把你变成吸血鬼的吗?”维妮卡边抱怨边问,罗嘉似乎并不是很在意阿伯特的死。

“不是,本来是,唉,我知道他杀了几个人类女孩,但这也不能怪他,他满可怜的……”罗嘉给维妮卡讲述了来龙去脉。

罗嘉在论坛上与阿伯特相识,阿伯特答应把她变成吸血鬼,但经费不足不能去中国找她,于是就找了他的朋友伊恩代替他去。

没想到罗嘉和伊恩一见钟情,于是制造了那场假车祸,两人私奔到了SJ城。刚变成吸血鬼的罗嘉不能控制暴力倾向,好几次闹出人命,伊恩只好把她带到森林里适应新身份,这两天她才恢复了理智,立刻想到要和维妮卡联系,一打听之下才知道维妮卡也来了SJ城。

“我可是一能跟外界联系就马上找了你哦V,你不要怪我了!”

“但你为什么要做吸血鬼呢?”她不明白,做人不好吗?

“我现在感觉好极了!有永远都用不完的时间,永远保持青春,而且还能和伊恩永远在一起!”她一下子用了三个永远。

“我不知道……”罗嘉一向是想要什么就一定要得到,但哪怕提前和她说一声呢。

“V,不如我把你也变成吸血鬼吧,这样,我们也能永远在一起了。”罗嘉转着眼珠。

“然后和你一样假死,让父母和家人朋友都伤透心?”她怎么能只想到自己!

“我还不是为了你好!”罗嘉也来了火气,“你现在不明白,以后就会了解我的苦心的。”说着靠近维妮卡的脖子,露出两颗獠牙,面目瞬间狰狞。

罗嘉的脸让她厌恶,她的好朋友竟然想伤害她!可为什么看到约瑟夫真实的模样时她没觉得难看呢?

她知道她和罗嘉之间有什么已经碎了,因为她,不再是她认识的那个罗嘉。

维妮卡忍不住去推罗嘉,她闻得到她身上的腥气,当然,她推不动她。不过她并不害怕,因为约瑟夫,一定会来保护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的内心已经完全依赖约瑟夫了,这样想着,维妮卡竟微笑。笑着,那熟悉的栀子花香已经飘进鼻间。

仓库里发生的一切约瑟夫都看得很清楚,眼见罗嘉目露凶光,他急忙赶了过去,一把掐住罗嘉的脖子,轻而易举地把她带离维妮卡。

他本来可以直接来一记右勾拳,只是她到底是维妮卡的朋友,他下手还是留了情面。伊恩不满地冲过来抢罗嘉,约瑟夫一闪身,伊恩扑了个空。

“你别碰她!”伊恩大吼,也露出獠牙。

“你让她别碰维妮卡!”约瑟夫肃着神色,一把把罗嘉甩了出去,伊恩伸手抱住,没让罗嘉撞上墙壁。

这时罗嘉也从胜怒中清醒过来,“对不起V,我不是想要伤害你,你要理解我,我有时候控制不了……”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你了。”维妮卡忧伤地摇着头,她的罗嘉已经死了,再也不会回来。

“我是真的为你着想,等你老了,他还会和现在一样年轻,到时候你怎么办?”

维妮卡闻言一颤,她确实没有想过,人类和吸血鬼最大的不同,是人会衰老。可是就算会衰老,她也不想失去她自己。

她已经失去了好朋友,还不够么。

“还是说,他根本就不想你变成我们的同类,因为他压根没想过跟你长久?”伊恩冷冷地补了一句。

会是这样么?

约瑟夫不把塞提亚变成吸血鬼的原因不正是他不想与她共度终生?维妮卡追着约瑟夫的目光想要寻求答案,他却别开了脸。

“走吧,洁西卡,我早劝过你不要来的。”伊恩冷哼了一声,率先走出仓库破旧的大门。罗嘉看了维妮卡一眼,脸上有一瞬间的不舍,但她一咬牙,头也不回地追赶伊恩去了。

“为什么不看我?”

良久,维妮卡选择打破沉默。

“我不知道你在怀疑什么,如果我没有打算我们的将来,我会提出让你来我这里工作吗?”约瑟夫有些闷,他都说得那么明白了,她却因为别人的话怀疑他。

“可你不想把我变成吸血鬼是事实啊。”虽然她也不想成为吸血鬼,但她自己选择不要和他替她选择,完全是两码事。

“你想成为吸血鬼吗?”

“不想。”

“为什么呢?”

“你又是为什么呢?”

两个人僵持着互看几秒,然后——

“我想做我自己。”

“我希望你做你自己。”

几乎是异口同声。

维妮卡“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约瑟夫也莞尔。

他们的心思,是一样的。

可是,她终将老去,总有一天,他们一定要在这个问题上做出选择。

算了,到时候再说吧。

反正还有几年的时间,她也不会一下子就变老。与其诚惶诚恐地在害怕中等待那一刻,到不如趁现在好好珍惜在一起的时间。

“我会有办法的。”相拥着走回车上时,约瑟夫轻轻地说。

她相信。

维妮卡掂起脚尖,轻啄了约瑟夫的唇角,以行动代替了回答。

眼里满是柔情,约瑟夫打开收音,电台正在放一首曲子。

a long time ago

we used to be friends but i

haven't thought of you lately at all

if ever again a greeting i send to you

short and sweet to the soul i intend

……

约瑟夫伸手要把它关掉,怎么偏偏放这首悼念友情的歌。

“我没关系的。”维妮卡笑笑,心中释然。

她不再为“死去”的朋友悲伤,没有太受“复活”的罗嘉的影响,全是因为,她的心中所依靠和信赖的人变成了约瑟夫。

所以她不再感到孤单。

阴天也好,下雨也好,从此她都不再是一个人。

眼神交汇,她知道他明白她在想什么。

约瑟夫抚着嘴唇,笑意渐深。找个契合的人摆脱寂寞,真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come on now honey

bring it on bring it on yeah

just remember me when

you're good to go……

汽车在歌声中奔驰,约瑟夫忽然作了个决定。

与其再等一年,不如他先和她一起去中国,时不我待呵。至于柏修斯和乔安娜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他是不会有心思去管了,只要不影响他和维妮卡就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