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 臭小子安攸炫 - 诺哈网 365bet正网开户_365bet世界足球冠军_365bet网上娱乐平台
首页书城浪漫青春臭小子安攸炫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夏日枫城

“仁慈,你在这里坐一下,我去拿杯饮料。”小南把我按到书桌旁边坐下来后,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我睁大眼睛好奇的盯着四周,和他交往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到他房间里玩呢,小南的房间真的好大好豪华啊!里面竟然还摆了一架钢琴!小南会弹钢琴吗?呃……好像以前听别人说过,说他不仅会弹,而且还弹的很不错呢!呵呵,待会他进来要让他弹一首给我听才好。

我把目光移向书桌,小南的书桌很整洁,只摆放了基本杂志和一台别致的电灯,我饶有兴趣的望着那台别致的电灯,看着看着,目光就被系在台柱中间的饰品给吸引住了。

那东西……好像是许愿香包?我疑惑的看着那个五角星形的许愿香包……总觉得那个许愿香包特别熟悉……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把它从台柱上解了下来。

五角星形的许愿香包……我左右翻看着香包,发现它里面竟然还有一张小纸条,看看周围没人,我小心翼翼的把小纸条从里面拿了出来,然后展开,一行熟悉的字眼赫然映入眼帘。

“希望我能在枫城找到一个帅呆的男朋友哦--安仁慈”

“希望我能在枫城找到一个帅呆的男朋友哦--安仁慈”我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纸条上面熟悉的字眼,怎么会这样?我的许愿香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怔怔的看着手里面的纸条,往事像电影般一幕幕在我脑海里回放。

顾南赫端着饮料走来进来,看见我手里拿着许愿香包时,他的身子顿了顿,然后他慢慢的走来过来,把饮料轻轻的放在书桌上。

“仁慈,你还记得去年元宵节,在苏杭坊观焰台我踩了你一脚吗?呵呵,那是为了报复你在许愿桩用石头把我砸伤了。”

“什么?小南,在许愿桩被我砸伤的……是你?”我睁大眼睛疑惑的看着他。

“嗯!”顾南赫点了点头。“元宵节那天后我脑子里全是你的身影……打听到你是枫朗高中的转学生,我便要求父亲让我转学到了你们学校。”

“小南……原来是你呀……呵呵……”我怔怔的看着顾南赫。“你知道吗?安攸炫那家伙竟然捡到了砸伤你的那块石头喔……然后他就拿那块石头来威胁我,让我做这做那,后来甚至让我和你分手呢!呵呵……你说他是不是很傻啊?呵呵……”我呆笑着望着顾南赫,而顾南赫的表情却凝重起来……

“呵呵,还有哇,那天晚上你踩了我过后,是那条咸鱼把我背回去的,他背我的时候还一个劲的说我胖喔,然后他就被我打了,呵呵……你猜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怎么样?他的眼睛竟然肿的跟熊猫一样呢,哈哈,一定是为了背我累成那样的,呵呵……你说好不好笑?安攸炫那个大傻瓜他怎么就那么傻呢?呵呵……真是想不明白……他怎么就那么傻……”

眼泪不知时候流了出来,顾南赫皱着眉头,心疼的把我拥进怀里。

“呜呜……小南,我很想他,真的很想他……”

“……我知道……”

“他知不知道我宁愿他讨厌死我,一辈子也不理我,也不愿看到他为了我什么也不顾……他说要守护我一辈子的……可是他说话不算数……他骗人……安攸炫是个大骗子……他骗人……”

“仁慈,别这样好吗?”顾南赫心疼的把我抱的更紧。

“呜呜……小南……我很想他……呜呜……”我把头深深的埋在顾南赫的怀里,任眼泪“簌簌”的往下落。

“别哭了,仁慈,你忘了吗?下午我们还要一起去看炫哥呢,你这个样子……炫哥见了……会不高兴的,别哭了。”

“嗯。”我点了点头,然后紧紧的闭上眼睛,不让眼泪再流出来。

席雅说,不想哭的时候,只要把眼睛闭上,眼泪就会从喉咙一直流到心里,这样,别人就看不见你的眼泪了……

我和叶银茜并排站在他们的面前,默默地看着墓碑上的照片。

“你知道吗?”叶银茜转过头来,眼睛红红的看着我。“因为你,他一直都很排斥我,一直都不肯接受我,就连后来我们的交往都是因为你!”

“什么……你说什么?”我转过头去一脸迷惘的看着叶银茜。

“那天我在BaDrOOM遇到炫,他喝的一塌糊涂,嘴里一直在说‘她不爱我’‘她不爱我’……我走过去想要扶他,可是却被他抱住了……就这样他在我怀里哭了好久,像小孩子那样无助的哭……第二天他就提出和我交往,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提出和我交往,但我知道一定是为了‘她’,那个他抱着我时喊得那个名字……果然不出我所料,后来我渐渐明白,他和我交往,只不过是为了让那个人安心一点让那个人安心的去和另外一个交往……而他自己,只要看着那个人开心幸福就可以了……至于我……我是爱他的,只要他能和我在一起,我就什么也不顾,就算他爱的人不是我我也可以忍受,我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就行了。”

叶银茜还是和以前一样,微昂着头,神情骄傲的望着我,只是现在她眼圈红红的,说话也带着浓重的鼻音,一副极力忍住眼泪的样子。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耳边只听得到叶银茜哽咽的声音。

“你知道炫抱着我时一直喊着的是谁吗?是你--安仁慈!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忍心看他那么伤心,明知道自己和他没有血缘关系了还不肯接受他,明明你也是爱着他的!为什么?!炫他那么爱你……”

叶银茜说着说着,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出来,她无力的蹲了下去,用双手捂住脸,第一次在大家面前不顾形象的大哭起来,安静的墓碑前就响彻着叶银茜大哭的声音,紧接着,身后也传来了大大小小的抽泣声……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眼泪不知什么时候流了出来,不可以哭,我答应过小南不准哭的,我赶忙闭上眼睛,可是尽管这样,眼泪还是不听使唤的涌了出来,我轻轻的睁开眼,静静的看着墓碑上的照片,任眼泪肆意的在脸上流淌……

TT……安攸炫……对不起……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记得遵守今生的誓言了……

“呜呜……炫哥!你醒醒呀,炫哥!呜呜……”

“咳、咳……猪……你真的……很烦……你知……不知道……你……哭的样子……很难看……咳……”鲜血不断的从安攸炫的嘴角涌出来,我慌乱的用衣袖擦拭着,眼泪簌簌的往下落。

“呜呜……我知道,我知道,咸鱼,只要你能好起来,我保证以后再也不烦你了,呜呜……”

“呵……以后……没有以后了……^-^……”安攸炫扯了扯嘴角,眼泪慢慢的从眼角流了出来。

“不会的,咸鱼,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你那么凶,那么可恶,那么霸道,你要是死了,这世界上就没有坏人了……呜呜……你一定不会有事的……呜……”

“呵……你还记得……小时候……你说……长大后你要……嫁给我的……可是……后来……你却对我说……你……不爱我……咳……你这只……不守承诺……的猪……”

“呜呜呜……对不起……咸鱼……对不起……你要快点好起来,你不可以死的,你不可以丢下我不管,你说过要保护好我的,不可以说话不算数,知不知道?!”

“咳……你真的……好吵……我是说过要……保护好你……我也对自己说过……要守护你……一辈子……不管怎样……都要守护你……一辈子……可是……现在……不能了……”

“咸鱼……不准你乱说话……呜呜……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呵……猪……咳……”一大口鲜血从安攸炫的嘴里吐了出来,安攸炫的嘴微微张着,他的声音变的越来越微弱,我紧紧的抓住他的手,把身子凑近他的身边。

“你……爱……我……吗……”

安攸炫的声音轻轻的,但几乎是用尽他全身的力气才说出来,说完,他的眼神渐渐暗淡下去,眼睛慢慢的闭上,一滴晶莹的液体从他的眼角流了出来……

我的身子一僵,他的手慢慢的从我手里滑落到了地上……

“安……安攸炫……安攸炫!你把眼睛睁开啊,安攸炫!我听到了,你刚刚问我爱不爱你是不是?你睁开眼睛我就告诉你……安攸炫……你睁开眼睛好不好……安攸炫……我爱你……我好爱你……呜呜……你把眼睛睁开……求求你……你把眼睛睁开好不好……安攸炫…………”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