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 对不起我爱你 - 诺哈网 365bet正网开户_365bet世界足球冠军_365bet网上娱乐平台
首页书城现代言情对不起我爱你

第10章

第十章对不起我爱你

叶星乔坐在沙发上想着太爷对她说的话,让原本已经乱糟糟的心更是凌乱。

“星乔啊!你说把楼上买下来,打通两层,给柏林装修一间大房间,怎样啊?”这天,太爷总有意无意地试探叶星乔有没有留下来的打算。

“不用了,反正很快我们就要回美国去了,不要麻烦了。”叶星乔心里烦,就是觉得想这样直截了当回绝他们才好。

“不过你们想买,我也不反对,让柏林下次放假回来也可以住。”如果没有最后一句,相信太爷一定会很开心。

好一会儿,谁也没有说话。

“星乔啊!其实亦桓已经知道错了,他很用心想要弥补,想要好好照顾你们母子,你就给她一次机会吧!”太爷苦口婆心地劝说。

“太迟了!”叶星乔想也不想说回绝。

又好一会儿,谁也没有说话。

“也许是有点迟,但是,你们还年轻,未来还有四五十年要走,那么现在放下心结,好好过日子,还不算太迟。”

“为了过往不开心的事,而忽略了眼前的幸福,等到将来后悔,那就真的太迟了。”

“小孩子总需要有个爸爸在身边,这几天,你也看到,你们一家人一起生活,多么幸福,他对你们是真心的,你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他也看到齐亦桓如今对叶星乔的感情,虽然他觉悟得有点迟,但为了他孙子的幸福,也想她能得到幸福,当然还有他那宝贝孙子。

“感情的事不能勉强,你问问自己的感觉,你就好好考虑清楚什么才是你想要的。”太爷看着默不作声的叶星乔,留下她慢慢去体会她想要的幸福。

是吗?这是她想要的幸福吗?她能要这幸福吗?

无可否认地,她看着他们父子的愉快亲密互动,她是既妒忌又羡慕,她既想参与其中,又排斥参与,她都觉得自己好矛盾。

很小的时候,她父母就不在她身边,在齐家大宅,她是很受冷落的一个,从小她就倍感孤单寂寞,这温暖的家庭乐该死的吸引着她。

但同时她又很害怕,尝过这种温暖后,失去会更难过,所以她一直很排斥自己加入这幸福的行列中,原来这就是自己一直排斥的原因,原来自己一直想拥有的,就是这平凡温暖的幸福。

“妈妈,妈妈?”小柏林摇着叶星乔的手臂叫道。

“吓?怎么啦?”直到小柏林的叫唤声,才打断叶星乔的沉思。

“妈妈,你怎么啦!你听不到我叫你很多遍了吗?”

“哦,对不起,妈妈在想事情,听不到耶,柏林叫妈妈有什么事吗?”

“妈妈,天好黑啊!下雨了,爸爸出去的时候没有带雨伞,我们去找爸爸,好不好?”

叶星乔望向窗外,的确,天刚刚还不见什么异样,但转眼间竟然下起雨来。

想起了刚才她只是随口说说想吃饺子,齐亦桓就立刻去给她买,在八号台风来临前,她心里慢慢就升起了一股异样的温暖。

他出去的时候,天还是好好的,他一定没有带雨伞。

“妈妈,好不好啊?”小柏林撒娇道。

“好,好,你先去穿上外套。”叶星乔告诉自己,她是不想齐亦桓因为她而得感冒才去的。

母子俩拿着雨伞,来到大厦门外,却不知齐亦桓在哪个方向去买东西。

“怎么办?我们不知道爸爸去哪里买耶!”

“爸爸肯定会被雨淋到了!”

雨越下越大!母子俩踌躇不前。

“咦!是爸爸耶,爸爸回来了!”

随着小柏林惊喜的叫声,叶星乔看到齐亦桓在暴雨中向她们跑回来。

“你们怎么在这里?”齐亦桓看到她们站在大厦门前,惊讶地问。

“爸爸,我们知道你没有带雨伞,我和妈妈想去接你,就下来了,可是我们不知道你去了哪里买饺子。”小柏林立刻向爸爸报告。

听到儿子说要去接他,齐亦桓很感动,在看到她们母子在雨中的大厦门前等他有刹那,他真的觉得不管是倾盆大雨,还是八九十号的大风,都是值得的,这一刻他真的好想把这两母子抱入怀中,狠狠地亲个够。

但叶星乔只平静地看着他,让他所有冲动只能化作,从紧紧抱着的怀抱中掏出那盒用他的外套紧紧包裹着的饺子。

“来,饺子买回来了,我们上去吃饺子吧!”他想递给叶星乔,但叶星乔却迟迟没有伸手去接。

“爸爸,你怎么去这么久啊?”还是小柏林伸手把饺子接过来。

“原来这附近没有得买,走着走着,就走远了。”齐亦桓不以为意地笑笑。

“去这么久就是为了给妈妈买的饺子?爸爸,你对妈妈太好了。”

“我对妈妈好是应该的,我对你们好是应该的。”

“可是下雨就回来了,你淋着雨,我们心里会痛痛的,爸爸,你好笨啊!”

“是,是,柏林说得很对,爸爸真的很笨笨啊!”

你怎么这么傻啊!没有,你就别买了,下雨,你就回来,你怎么这么傻啊!

叶星乔虽然一脸平静,其实内心已经翻山倒海地触动着。齐亦桓全身上下被雨淋得完全湿透,还滴着水,跟从水里捞出来的没有两样,但从他紧紧抱着的怀抱里掏出的是一盒用他的外套严严包裹的,给她买的饺子。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啊?为什么?值得吗?

叶星乔一直在天人交战,她想不理他,但又不忍心,想对他为她们做的视而不见,但她确实很感动,想对他她一点,但又怕自己…会沦陷。

躺在床上,不时可以隐约听到齐亦桓压抑着的、细微的咳嗽声。

最后她还是仁慈的,她不想再这样反复挣扎了。

“齐亦桓,你睡觉了吗?”她告诉自己是为了儿子。

“齐亦桓,你睡觉了吗?”得不到答复,她稍稍大声一点再重复。

“没,还没有?”起初,齐亦桓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毕竟他们同房以来,叶星乔都没有跟他说过话。

“怎么?你睡不着?”齐亦桓温柔地问。

“你冷吗?”

“不冷!”突然他很怕叶星乔会赶他去柏林的房间睡,虽然到儿子的房间睡,还可以照看儿子,但是此刻,他真的十分想留在叶星乔身边,虽然只是睡沙发。

“不冷,才八号风球而已。”

“怎么?是不是我吵着你?”见叶星乔没有答话,他强忍着咳嗽问。

听着他一味的硬撑,叶星乔告诉自己,她只是不想他感冒而已。

“我冷,你上来陪我睡,好不好!”

好半晌,见齐亦桓没有反应,叶星乔感到有种颜面扫地的热潮涌到脸上。

“不要,就算了。”

还没说完,就听见齐亦桓霍地站起来,向她走来的声音,不知道是因为太黑,还是太急,途中还被沙发拌倒,连滚带爬起来的声音,仿佛生怕下一秒,叶星乔就会反悔一样。

有必要这么急吗?但无可否认地,他的着急,让叶星乔的心情大大的好。

齐亦桓小心翼翼地爬上床,又小心翼翼地在叶星乔身边规规矩矩地躺下。

叶星乔好笑地看着他一连串小心翼翼的动作,他竟然连被子也不敢掀开来盖啊!

“你真的不冷吗?连被子也不盖,你若是感冒了,我可是不会理你的。”

闻言,他惊喜地钻进被子里。

叶星乔斜睨着越来越接近她的男性身躯,起初他还是规规矩矩地离她一些距离的。

“原来我是有点冷啊,我能抱着你睡吗?”齐亦桓还没有说完,就迅速地一把抱着叶星乔,让她连个拒绝都来不及说出口。

“别得寸进尺啊!”叶星乔虽然咬牙切齿道,但她没有推开齐亦桓,她不受控制的微微向上翘的嘴角已经泄露了她言不由衷。

一股温暖的气息紧紧就包围在她身边,抚平了她的挣扎与矛盾。

齐亦桓用力地抱紧她,紧得不像话。

见叶星乔有些微软化的迹象,齐亦桓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但又很怕只是一场美梦,他需要抱紧叶星乔,借由这怀中真实的温暖来驱散心中的恐惧和不安。

只要叶星乔肯给他一点点机会,他一定会重新好好用心去学习去爱她。

自从那一晚以后,齐亦桓就像食髓知味一样,无赖地每晚都嚷着冷,不顾叶星乔的反对,爬上床大大方方跟她同床共枕!

当然只是盖棉被,纯睡觉,但他每晚都耍赖地抱着叶星乔睡,抱得死紧,让叶星乔反对不得,动弹不得。

叶星乔一边责怪着自己心太软招来的恶果,一边抱怨着齐亦桓每晚那无赖的恶行,来到齐氏大厦。

刚刚齐亦桓来电话说让叶星乔为他送一份文件来公司,他开会要用,今早遗留在家中客厅的。

儿子一听到这电话就马上催促她给齐亦桓送去,那紧张程度,令她很不悦。

叶星乔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来到齐氏大厦。

也许是齐亦桓早就吩咐过接待和秘书处,也许是大家对她还有小小印象,她畅通无阻地来到齐亦桓的办公室。

“你要的文件!”叶星乔口气不佳地说。

“谢谢!”不同于叶星乔的口气不佳,齐亦桓对叶星乔扬起一个大大的,迷人的笑容。

“我要回去了。”叶星乔不想理会他那刺眼的笑容。

“等一下,不如等一下,我们一起去吃过午餐怎么样?”齐亦桓来到叶星乔身边,伸手拉着欲离开的佳人。

冲上脑门,第一个反应就是应该拒绝,但拒绝的说话来到口边却说不出来。

正犹豫着,门打开了,进来一个打扮艳丽、穿着时尚的女人。

女人一进门就飞扑到齐亦桓身边,旁若无人地给他一个大大的香吻,像无尾熊一样死死抱紧他。

“桓,我好想你啊!你这几天怎么都不来找人家!”那娇滴滴的声音,听到人的骨头都软掉了。

突然出现的人,让他们两人惊愕得合不上嘴。

在齐亦桓身上磨蹭了一会儿的杨晓莉终于发现办公室还有其他人——不是齐亦桓的秘书。

“咦?这位是?”杨晓莉终于把妩媚的大眼睛看向叶星乔。

她是?齐亦桓正考虑着该怎样介绍叶星乔的身份,是他女朋友?是他老婆?还是该说是他的爱人?总不能直接说是他孩子的妈吧!

不等齐亦桓的出声,杨晓莉又直接开口抛出一记炸弹。

“你好,我是桓的女朋友,你是桓的新秘书吗?”

“不是!不是!”听到杨晓莉自称是他的女朋友,齐亦桓脸都青了,他好不容易才跟叶星乔有一点进展,可不是让叶星乔有任何误会啊!

“哦?不是秘书吗?”这样没头没尾的一句,更是不清不楚。

“不是,不是!”齐亦桓舌头把结的语无伦次。

叶星乔双眼喷火地瞪着仍然像无尾熊一样巴着齐亦桓不放的娇躯!不得不承认这个刺眼的动作让她很火大。

佳人在抱,感觉很好吧!尤其是身材这样…这样火辣的佳人。

说啊!我到底是你的什么人?

就只有两句‘不是,不是’?

叶星乔冷冷地瞪着杨晓莉仍然圈着齐亦桓脖子的双手,异常冷酷地打断齐亦桓将要说的解释。

“不打扰你们,我约了人,先走了。”转身走人。

齐亦桓这才意识到杨晓莉仍然死抱着他不放,他连忙推开杨晓莉,急忙追了出去。

“不是这样的,星乔,你听我解释!”

“喂,桓,你去哪里?”杨晓莉也急忙追了出去。

终于齐亦桓在总裁专用电梯里追到了叶星乔。

电梯门合上,留下冷淡与急切的两个人。

“星乔,你听我解释,我和她真的不是你想像的那种关系,她…她只是…只是……”齐亦桓慌张地握着叶星乔双手,结结巴巴地向她解释。

“星乔,你知道的,我爱的是你,如今我的心里只有你,你要相信我。”

叶星乔冷冷地看着他,然后淡淡地说:

“没关系,你不用向我解释那么多。”

“星乔,你真的误会了,我是曾经和她一起过,但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络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找上来,我真的…你要相信我。”

“我不是你的什么人,你真的不用解释那么多。”她冷冷地拨开齐亦桓的手,她死也不承认她这火大的行为是因为吃醋,她刚才看到那个女人抱着齐亦桓,她心里除了酸溜溜还有刺痛的感觉。

“你……”

“其实你交女朋友,我也很替你高兴。”不想再受他迷惑,现在悬崖勒马,回美国,是最正确的。

“你真的这样想吗?”难道我丝毫都没有打动你吗?

从来没有一刻像这一刻这样,想告诉齐亦桓她不想,一点都不想见到有别的女人出现在他身边。

但说出口的竟然是。“我怎样想没关系,反正我们过两天就回美国了。”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叶星乔别开眼,侧身,背对着他离开。

“再给我一次机会!”背后传来齐亦桓痛苦的问话。

叶星乔身形一顿,我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我,“这是最好的结果。”

“难道我一丁点都没有打动你吗?”

叶星乔逃离了现场,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家的,只是当她见到小柏林时,才知道原来自己已经回到家了。

幸好她还有儿子。

“柏林,我们要回美国了。小”迟早都要离开,不是吗?

“什么?”正在客厅玩着爸爸送的最新铁甲人的小柏林,错愕地望着妈妈。

“我说,我们是时候回美国了。”

“妈妈,你跟爸爸吵架了吗?”柏林直觉的问。

“没有,”叶星乔否认:“只是你学校快开学了,我们也要回去准备啊!难道你想开学那天才回去吗?”

好半晌。

“哦,好啊!那我们回去吧!”从小柏林低垂的眼眸中,叶星乔看到了失落与不舍。

从何时开始,儿子跟齐亦桓已经建立起这么深刻的感情了,是她迟钝,还是她一直刻意在抗拒进入啊!

她好想伸手抹去柏林眼中的失落与不舍,他那么不舍得离开,但还是体贴地答应她,她好想将她体贴乖巧的儿子搂入怀中啊!

“啊!我要回房间看一下,我要带那些玩具回美国。妈妈,我可以带一些爸爸送的玩具回美国吧!”片刻,小柏林已经回复自若神色,然后一缕烟地跑回房间

突然,她觉得自己好残忍,自己不敢再踏入爱情中,不敢再踏入齐亦桓温柔的旋涡中,就自私地要儿子也离开爸爸。

该怎么办,回去是对的吗?这一刻叶星乔开始不敢确定了。

这一晚,齐亦桓彻夜不归,这是她们搬去和他同住后的第一次。

这一晚,叶星乔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彻夜未眠。

齐亦桓在想什么?在哪里?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脑海一直浮现,小柏林失落与不舍的神情与他和齐亦桓相处甚欢,快乐明亮的神情不断交错浮现。

甚至耳边有齐亦桓在她床边软声细语,深情告白的错觉,和身边没有他紧紧拥着她入睡的清冷。

去或留?她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第二天清早,朦朦胧胧间,她似乎听到,齐亦桓与柏林的交谈声。

她瞬间清醒。

齐亦桓知道她们要回美国,说要给她们买些礼物。

叶星乔一言不发地看着齐亦桓为柏林挑礼物。

“美国的圣诞节会下雪吧!爸爸给你挑几件羽绒服。”

“圣诞节,爸爸会来看柏林吧!”

“会!”

“那到时,爸爸再给柏林挑还不迟!”

“但圣诞前,冬天也会下雪啊,有备无患嘛!”

“好!”

“你会上网吗?”

“会!”美国资讯发达啊!

“那爸爸给柏林买个摄像机,回美国后跟爸爸上网摄像聊天,好不好?”

“好!”

“要每天喔!”

“好!”

“爸爸给你买本字典,怎样?”

“字典?”

“要学中文喔!”

“哦!”

“要给爸爸寄照片喔!”

“好!”

“……”

看着他们父子俩不十分煽情的对话,叶星乔已经异常难受,她是迫害白雪公主的女巫。

有好几次她都想问出口,既然这么不舍得,为什么不开口要她们留下来。

终于,商场上上下下都被他们光顾过,能想到的东西已经买齐了,还没想到的下次寄速递。

齐亦桓让她们在大堂的咖啡座等,他去开车来接。

终于,叶星乔忍不住追了出去。

“既然这么舍不得,为什么不开口要我们留下来啊?”

齐亦桓脚步停下、回头、伸手轻轻地抚上叶星乔的脸,深情地说:“不能让你们留下来,是我做得还不够好。”

“不要紧!就算你们回美国了,也不要紧,我不会放弃的,我会去美国找你们,我会更努力,更用心爱护你们,直到你肯原谅我,肯再给一次机会我,肯回到我身边,我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去努力。”

刹那,叶星乔泪如雨下。

为什么?

突然前方有股骚动!一辆车子失控地向他们撞过来。

瞬间车子已经笔直的撞来,仍然沉浸在激动中的叶星乔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齐亦桓一把推开。

但他却躲避不及,车子直直地撞过来,他被高高抛起,飞跌到马路上。

叶星乔愣愣地看着这一幕,直到周围群众骚乱、惊恐出声,意识才渐渐回笼。

齐亦桓为救她,闪避不及,被车子撞飞倒在血泊中。

刹那间她慌了,她乱了,她恐惧了,她好怕会就此失去齐亦桓。

其实刚刚她就想告诉齐亦桓,其实她从来没有恨过他,她想给他机会,她想留下来了,只是还来不及说出口。

别,千万别…让她永远来不及说出口啊!

她马上跑到齐亦桓身边,抱着他。

齐亦桓意识朦胧地看着她。

“你没事吧!”

看着浑身是血,开口第一句话竟然是关心她有没有事的齐亦桓,叶星乔泪如涌泉,摇头,她一句说话也说不出来。

“你没事就好!”齐亦桓想对她扯出个笑容。

但抱歉地,僵硬的口只能吐出一口又一口的血。

他的额头流血,她伸手按头他的额头,他的手上有血,他的脚上有血,他的口也涌出血来,她手忙脚乱地不知应该按哪,让那触目惊心的血不再流出来。

“对不起…我爱你!”如果此时不说,他怕没有机会了。

“不要说话,求求你!”说出一句话,口就涌出更多的血,叶星乔的泪也涌得更凶,不要说话,我宁愿你不再说爱我,我也不想你流出更多的血。

“别哭!傻瓜!”这是他当年对她说的第一句说话。

他想伸手再抚抚她的脸,但手还没有触到那刻画在他脑海的容颜就颓然地垂下了。

“不要!”叶星乔凄厉地叫了起来,拉着他的手抚上自己的脸。

“不要,求求你醒醒,你千万不能有事啊!儿子还在等着你啊!我从来没有恨过你,我愿意留下来了,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好不好!”她凄厉地说着她来不及说出口的话。

“齐亦桓,你醒醒,我求求你,我答应你,只要你没事,我就不再离开你,我们重新开始!”

但只剩下叶星乔凄厉的哭声在回荡。

结尾

医院手术室门外,手术室的灯一直亮着,大家都在等待着手术结果。

叶星乔不言不语,不哭不闹地坐在椅子上,任由众人叫她去急诊室检查检查,或者先换下这一身血衣,她都依然纹丝不动地呆坐着。

仿佛一个世纪的时间。

手术完毕,齐亦桓手骨折,脚骨折、肋骨断三根、大量内出血,但万幸,没有生命危险。

他由手术室被送到加护病房。叶星乔依然不发一语地在他床前看着他。

直到第三天,齐亦桓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齐亦桓缓缓睁开眼睛看见叶星乔就坐在床前看着他。

他对叶星乔扯出一个虚弱的笑,“我是在天堂吗?”

“抱歉,这里不是天堂,你还死不了!”

“那我一定是在睡梦中!我不要醒过来了!”

“如果你不快点醒过来,我不能肯定你的会不会是美梦喔!”

“是吗?”齐亦桓笑得很温柔。

“我听到好像有人在我昏过去以前对我说,只要我能平安无事醒过来,她就不再离开我,她愿意和我重新开始,是吗?”齐亦桓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叶星乔

“下次,以后,永远,我都不允许你这样做!”

“把我推开,而自己却闪避不及!”差一点,差一点她就永远失去他了。

“我爱你,如果你是我,你会这样会做吗?”他也明白她的心意,答案是肯定的。

车祸时,她的忧心,他看到了,她的话,他听到了,她的祈求,他体会到了。

在他昏迷期间一直有一把声音一直叫唤着他,支持着他,他告诉自己一定要醒过来,因为幸福就在他身边。

“那么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平安无事!”

“好,我答应你,那么,亲爱的,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留在我身边,重新开始吗?”

“既然你能守诺言平安无事,那我也可以遵守承诺!”

“一出院,我们就去注册、行婚礼、渡蜜月,如何?”

叶星乔终于轻轻地把头靠在齐亦桓的心间,齐亦桓伸出另一只手,终于抚上叶星乔的脸。

还有一只手,一直由始至终与叶星乔的手紧紧地交握在一起。

幸好,你没有生命危险,如果不幸地,我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跟随你而去,毕竟我们还有个儿子要照顾,但我愿意把我的寿命延续给你,只要你能平安无事。

门外,太爷正拉着小柏林往外走,因为想听的,已经光明正大地听得差不多了,剩下的甜蜜幸福就让他们两细细品尝吧!

“太爷爷!这次爸爸妈妈能和好,我算头号功臣喔!”

“是的,我的小柏林一起都头号的!”

“呵呵!”

“爸爸妈妈蜜月的时候,你就不要跟着去了。”

“哦?为什么?”

“你不想尽快有个弟弟妹妹吗?”

“想啊!那好吧!妈妈就交给爸爸,给个弟弟或妹妹陪我玩就好了。”

“对,很快就有个弟弟或妹妹了。”

一老一小在各自高兴地幻想着。

马尔代夫渡假别墅内。

“为什么我要穿这样的衣服!”盯着那套中袖T恤和九分牛仔裤,一阵不满声响起。

来到马尔代夫这种热带渡假圣地,当然想穿穿小背心,小短裤吧!

叶星乔十分不满地瞪着只穿着性感小裤裤,和没有扣钮,露出性感结实胸膛的齐亦桓。

都是他让她没有办法穿小背心的。

“不喜欢,你可以不穿啊!”

齐亦桓邪笑地走向叶星乔。

叶星乔看着齐亦桓不怀好意地向她走来,连忙拉紧遮着她****娇躯的被单,逃开。

齐亦桓一把把她抓回来,被单被扯开,露出全身上下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吻痕。

就是这一身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爱痕,让她这个蜜月期间注定与小吊带、小背心无缘了。

她狠狠瞪着这个罪魁祸首,自从踏进马尔代夫这间渡假别墅开始,齐亦桓就将她禁锢在这里一直做着爱做的事,别说走出别墅,就连走出房间的机会都没有,若是被别人知道她来渡假圣地马尔代夫渡蜜月,却连这个小岛的轮廓都没有办法看一眼,一定会被人笑掉大牙。

“都是你害的!”叶星乔顺手抓起一个枕头向齐亦桓扔去。

“既然你不喜欢穿,那你就什么都不要穿啊!反正我还是比较喜欢你什么都不穿的样子!”齐亦桓目光一暗,声音性感而嘶哑。

看着叶星乔因为激动而泛红的身子,在阳光的闪耀下呈现出白晰柔润的光芒。

叶星乔看着已然充满****的齐亦桓,不是吧!他还有力气?不是吧!她现在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是越想越气闷,越想越不甘心。

还说什么要好好爱他,根本就是逞****为实。

“我不要,我后悔了,我要回美国!”

齐亦桓已然把她压在身下。

“那么我就让你哪里也去不了!”

“唔……”

下一秒,暧昧的喘息声已经代替了所有言语。

室内的气氛越来越热,暧昧地想与室外的高温竞争高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