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 化作天使守护你 - 诺哈网 365bet正网开户_365bet世界足球冠军_365bet网上娱乐平台
首页书城现代言情化作天使守护你

第11章

第十一章 真相

还是完全漆黑的房间里,现在已是深夜,房里却没有开灯,因为它的主人不愿意,依稀可闻空气中有几道沉重的呼吸声,当中的人明显已有愤怒的迹象。

“你******,你究竟想怎样,继续这样下去吗,继续这样要死不活的拖下去吗,那不如让我一枪给你个痛快!”

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漆黑及沉默的凌简咆哮着,一下子把所有的灯打亮了。

忽然而来的光线让徐一心不习惯的眯了眯眼睛,但他没说一句话,依旧呆滞的靠着床头躺着,完全不被凌简的愤怒吓到。

“简,别这样。”蛋糕看见徐一心苍白无血色的脸很是心痛,往日那个意气风发的才子哪去了,他无法像凌简那样对他怒孔,因为他愧疚,当年天纯的意外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虽然事情早已查清楚,是舞群中的成员赵丽因为嫉妒天纯的一切而偷偷在那条丝带上做了手脚,才导致那个不幸的发生。但不管怎样,这份愧疚,他一生都无法摆脱。

“你看他现在成什么样子了,做鬼都比做人好!”凌简气红了双眼,一想到下午他们过来时看到的就是徐一心倒在血泊中的景象,他就没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

“一心,你这样,又有什么用,你这样也找不回她,或许我们就当她真的是一位误落凡间的天使,现在上帝把她召唤回去了,而这个女人的出现,就是让你认清这个事实,别再沉沦在过去当中,重新站起来,过好自己的生活,这才是大家想看到的,也是天纯所愿的。”

一直没有开口的凌祥也不得不想办法劝慰他了。

啪,啪,啪。

几声清脆的掌声突然响起,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

一名全身黑,脸戴古铜面具的女人飘然从阳台上走了进来。

“真是令人感动的兄弟情谊啊。”但她的语气却让人听不出半点感动的意味。

“你是谁?”凌简和凌祥马上从作为上站了起来,直逼来人问,身为刑警的他们居然对一个女人的闯入没有半点察觉,是他们的失败,还是对方太可怕了?

“别紧张,我来,绝对是对你有好处。”这话显然是对床上的徐一心说的,她旁若无人的就近挑了张椅子坐了下来,优雅的翘着双脚。

徐一心还是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她,好处?还能有什么好处?再告诉他另一个与天纯相似的人的行踪吗?

“各位,都坐下吧,我要开始讲一个故事,一个很长的故事,你们要有足够的耐心,中间件不要打断我,否则我马上走,到时你们就真的会后悔一辈子了。”

她没有任何威胁性的动作,但却让在场的四个大男人都听她的了,是她的眼神,那一种神秘而又天生威严的眼神让他们折服了。

“二十年前的某一个夜晚,一对女双生儿诞生在一个足以影响全世界的大家族中,优越的家境本应带给她们无尽的享受和幸福。但不幸的是,在她们诞生后不久,她们的父母便在一场意外中双双身亡了。而更不幸的是她们的父亲是这个家族那一代的唯一传人。这个大家族历来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所有的一起只能有拥有正统血缘的子孙继承,这原本是一件好事,双生儿一下子拥有了全世界都嫉妒的财富,但这却是她们噩梦的开始。

从那以后,她们两个便被分开了,分别接受一样的训练,地狱般的训练,双生儿长得都很美丽可爱,但却没有惹起长辈们半点怜惜。她们有的只是加倍的训练,为的是要她们以后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去撑起整个家族。

但一山不容二虎,最后真正抵掌的人只能有一个,这些长辈们在不断的训练中挑选着最让他们满意的人选。也许人的天赋真的是从出生就注定了的,双生儿中的姐姐在各方面的表现均比不上妹妹,即使她们出生的时间相差不到一分钟。但妹妹所表现出来的能力远驾于姐姐之上,即使姐姐的表现已经很不错,但家族只承认,只接受最强的人。

不久,大家一致认同妹妹才是他们所需要的人,从那一刻开始,姐姐的噩梦就更厉害了,她不用再接受训练,但却被终日关在一个暗房子里,每天都被不同的人辱骂,即使是地位十分低下的人都可以咒骂她。因为这个家族还有个变态的规矩,就是经过训练而达不到要求的人便要被彻底摧毁,为的是防止他有一天会跟正选争夺,他们要摧毁的是一个人的精神,一个人的自信。

慢慢的,姐姐变了,没了坚强,变得很柔弱,变得很神经质。但她还是有自己的意识,她知道继续在这个家族里呆下去,她迟早会成为一个疯子。于是,她去见了家族的最高权威者,向他请求离开,并发誓今生今世绝不会再踏入这个家族半步,且不会再与这个家族的任何人有任何的关联……

最后,她如愿了,她被赶出家门,她离开时出了家族可怜她给予的一笔钱外一无所有。没有人知道她在外面过得怎样,没有人关心她是否能生存下来。

但命运不会总亏待一个人的,后来,她生存了下来,还遇到了自己的幸福,本以为可以就这样幸福的生活着,谁知老天跟她开的玩笑还没完,一场意外让她受了重伤,而更可笑的是,重伤的她却成为某些人最有利的棋子。

重伤昏迷的她被人从医院的病房里偷偷带走,从此她的命运又开始新的转向,想利用她的人给她喂食了一种稀有的蛊,那是一种洗脑的蛊毒,它让她完全听信下蛊人的话,就这样,她被重新输入记忆,她不再是她,她完全成了另一个人的替身,成了她妹妹的替身。

其实一切都很简单,就因为这对双生儿长得出奇的像,除了性格不同外,其他方面都不差一分一毫。所以只要对她输入妹妹的记忆,她完全可以成为另一个妹妹,而那些人便是利用这一点来达到他们的目的。至于是什么目的,你们就没有知道的必要了。”

一口气把要说的说完后,她停了下来,静静的看着四个表情错愕的男人。

“你才是真正的韩天利?”开口问话的是徐一心,把所有的事理了一遍后,他大概明白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聪明!”在没有掩饰的必要了,韩天利把脸上的面具取下,露出一张与韩天纯一模一样的脸,唯一不同的是眼神及似乎永远嘲笑的笑容。

“天纯是你的姐姐,她真的是天纯?”徐一心激动的说。

“更正确的说,她是中了蛊毒的天纯。”轻描淡写的语气,仿佛说的并不是跟她血脉相连的姐妹。

“那就是说这一年来,至少半年她是替代了你的位置,这似乎不太可能,你怎么会容忍别人在你的头上动土。”也回过神来的凌简分析道。

“不错,抓住了一点要点了,那是因为这半年来我没空陪他们玩,不过,现在可不一样了。”韩天利露出一抹残忍的微笑。

“好了,我要说的都说完了,明天早上九点半,天纯就要搭乘飞机离开,你们唯一的机会便是这一次,要是让她走了的话,恐怕你们就再也找不到她了,要知道没用的棋子是会被人直接毁了的。”

“还有就是,或许我应该顺便跟你们说一下当初天纯意外失明的事,也是这些人的作为,原本他们想那次就直接控制天纯的,哪知被你们给搅和了,呵呵,也许是天意吧。”

韩天利站起身转身准备离开,“你和天纯的事我没兴趣管,以后也不会有人再来阻碍你们,但以后韩家的事你们也不能插手,韩天纯早已不是韩家的人。”

话语的余音还没有消散,人却不见了,就如来时没有半点痕迹。

“天,这究竟是怎样的女人!”凌祥不可思议的看着早已空荡的阳台,人就在大家眼皮低下,消失了。

“一个魔鬼!”蛋糕只能想到这样一个名词来形容她。

同样的样貌,一样的身材,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现在他们终于明白造物主的厉害了。

然而徐一心没有心思去研究韩天利是个怎样的人,韩天利刚刚的话在他心里翻滚着。

他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天纯那么怕黑了,他终于知道天纯为什么从不跟他提过半句自己的过去,终于知道为什么她总是那么小心翼翼的对待旁人……

他的天纯原来从小过着的是非人的生活,她是那么的柔弱,那么的美好,怎么会有如此的过去!

天纯,我一定会把你找回来,即使你彻底的忘了我也没关系,我要用我剩下的时间补偿你过去所失去的所有快乐……

拥挤的街道,往来的车辆把街道分割成两边,要穿过车流众多的街道到对面还真需要一定的心思。一个不留神随时可能成为车下亡魂。

“一心,他们出来了,我们赶紧过去。”

“该死,他们直接上车走了,追过去!”

一大早的,徐一心和凌祥等人便等候在商贸大厦外面,因为怕天纯他们会直接从地下室开车走,所以不能进大厅里等,谁知他们一行人速度这么快,一出门马上便被车接走了。

通往机场的大路上马车量越来越少,奇怪的是,韩天纯他们似乎指知道有人在后跟着还是有什么急事,一路下来,车速都是极快。于是两辆跑车便在清晨的大路上疯狂的追逐着。

“简,再快点,超过他们,否则我们无法拦住他们!”

徐一心现在的心情极度烦躁,知道一切后并没有让他放下心来,反而更加担心,若再次让天纯离开,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小姐,后面那辆车跟着我们很久了。”开车的保镖抬眼看一下后视镜。

“别管他,继续开车。”韩天纯没有在意,被美国那边紧急召回的事让她有种不安的感觉,这一趟行程已经给她带来不少烦恼,那个男人,脑海了闪现出徐一心的样子,不能说这些天她都没有在意过他所做的一切,即使是被认错,但她还是可以感受到他对“天纯”那份执着的情感。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可以让他如此的执着爱着。

这份爱,大概不是自己可以拥有的,韩天纯自嘲的一笑,在她的记忆里,爱,是最不被教育接受的东西。

“天纯,天纯,停车!”

车外的呼喊声打扰了她的思绪,该死的,又是天纯!这人还真不懂何为事实,何为放弃!

“加速!”

遵照她的吩咐,车子以更快的速度全速向前行驶,还好路边没有旁人,否则都会被这两辆狂奔的车吓坏的。

“简,加速!”徐一心现在已经没办法再想其他的事情,他看不见坐在车子里的天纯,不知道她的情况让他更加的不安。

形势在一瞬间转变,转眼徐一心他们的车终于超越了韩天纯的,但上天的玩笑在继续着,他们超越是在拐弯处,只想着超车的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前面正有一辆大卡车朝他们开来。

“砰!”

一切都在瞬间发生,以徐一心他们的车速,当他们看到大卡车想要转开时已经来不及了,疾速的车速,银灰色的跑车一下子被迎面而来的大卡车撞飞,车子被重重的抛起。

“砰!”

昂贵的跑车此刻没了开动的可能,车子倒翻在路上,一动不动。

“砰!砰!”

韩天纯的脑海里只是在重复着这些巨响,一声声的撞击着她的神经。一点一点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

这声音,很熟悉,眼前仿佛有一名身着白衣,还被长长的白丝带缠着的女人从半空中旋转摔下。

“砰!”

“停车!”韩天纯厉声喊道,她的心就快要跳出来了。

车子还没停稳,韩天纯便冲了出来,往回狂跑,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她没时间去擦拭,她现在只想快点回到他身边,他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的!

车子的撞击重重的刺激了她的神经,真正的记忆回来了,她想起了,她就是韩天纯,他没有认错,是她错了,她差一点又把他推离自己身边,天,怎么会这样?

“一心,一心,你快出来!”跪坐在翻离车子边,韩天纯用力拍打着坚固得没有破碎的车窗。

跑车已经完全没有了原本的形状,里面的人想要平安无事基本是不可能的事。

“一心,你不要丢下我啊,我是天纯啊,你快出来!”泪水流了有涌上,流也流不尽,韩天纯哭喊得声嘶力竭。

痛,徐一心缓缓的复苏过来,全身的酸痛让他痛苦的呻吟着,耳边传来紧奏的拍打声,还有,女人的哭喊声。

天纯,神智清醒一点后,他马上认出呼喊他的是他日思夜想的天纯。

“一心,你快出来啊,你出来看看我啊!”

天纯濒临绝望的哭声让徐一心顿时恢复了力量,他开始用里尝试推开变了形的车门,一次不行,两次,还是不行,车门的锁已经扭曲,开不了了。

徐一心深呼吸几下,看了一下四周,才发现车内其他三人都昏了过去,他赶紧伸手摇醒他们,还好,大家都是体质好的人,在这样的撞击下还没有完全昏死过去。不一会儿,大家都清醒过来了。

四个人开始尽力寻找生路,还好顶级跑车的质量过关,尽管受了这么大的重击,但后座的车门还是打得开。

费尽所有力气,四个人终于陆续从车里爬了出来,但每个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尤其是徐一心,头上的鲜血已经把他的半边脸及肩膀上的衣服都染红了。

“一心!”

一直在旁协助他们爬出来的韩天纯在徐一心终于出来后,再也忍不住扑到他怀里,紧紧抱住他,紧紧的抱住才能让她稍微安心一点。

“天纯,真的是你吗?”徐一心也紧紧的回抱着怀里的人,一切都像做梦一样,以至于他不敢一下子相信他的天使真的回来了,他怕,一切只是泡沫般的梦。

“是我,是我,我回来了,我真的回来了。”韩天纯泪眼朦胧的,伸手想要擦掉徐一心脸上触目的鲜红,那不断的血掀痛了她的心。

温柔,怜惜,如小鹿般的眼神,是她,这双眼睛让徐一心相信他的天使真的回来了。

没有言语,徐一心狠狠的吻上韩天纯的双唇,一年多的思念终于换来了这一刻的相拥。

“我不想打扰你们的亲热,但不得不过来提醒你们一句话。”

杀风景的冷冽女声打断他们的亲吻,抬头一看,赫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韩天利站到了他们跟前。

一模一样的样貌,但神情却是天与地的不同,韩天利与韩天纯同时出现在大家眼前还是让所有人下了一惊,这个世界真的有这样奇妙的组合!

“你们与韩家的事到此结束,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有韩家的人来打扰你们,但你们也要彻底忘了关于韩家的一切!”

韩天利没有看着他们,她的目光投注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没有人知道她究竟想的是什么,一如既往的,没有。

“我们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

韩天利说完便转身向原先天纯坐的车子走去,她的身影在此刻却让人感到那么的孤寂。

“妹妹!”

韩天纯脱口而出的呼唤让她顿了一下,大概这是她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也是她第一次叫出这个称呼。但她并没有回过头来,更没有给予等待着的天纯一丝笑容

韩天利不知对一群保镖说了些什么,不一会儿,他们都坐上车子,绝尘而去了。

“妹妹……”

韩天纯喃喃的唤着,看着已经没了踪影的大路,心里的伤感那么那么的多,她知道她们真的没有再见面的机会,她更知道天利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保护自己,只有完全跟韩家脱离关系,她才能够真正的去追求守护自己的幸福,天利她自己一个人去承担所有的一切,把幸福的可能都让给了她。

“妹妹,我的傻妹妹……”

徐一心知道天纯的伤心,他能够做的是有紧紧拥住她,让她依靠,让她的眼泪有个可以倾注的地方。

“天纯,她会找到属于她的幸福的,我们都知道,她是个好人,好人会得到上天的眷顾的,对不对?”

“恩!”

韩天纯哽咽着,露出微笑,看着自己深爱的男人就在自己身边,这世界上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可以和相爱的人厮守。而她,已经得到了。

徐一心,便是她今生最大的幸福!

“哎哟,看来我们也得快快找个人了,否则迟早会被他们酸死的。”

已经稍微料理好自己的三人开口打趣道,语气不无酸味。

幸福的恋人向来都是单身者最厉害的刺激物,无怪他们会发酸。

冬天似乎就快要来了,但抱着心爱的人便不会觉得冷,最温暖人心的便是爱!

韩天纯与徐一心相视而笑,毫不理会还在一边呻吟哀号的三名孤寡人士。

幸福,要自己去争取,找到了,就要好好珍惜。

妹妹,祝福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