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 两情不相“悦” - 诺哈网 365bet正网开户_365bet世界足球冠军_365bet网上娱乐平台
首页书城现代言情两情不相“悦”

第18章

第十八章 温柔

“我要介绍个人给你们,你们只许看,不许挑三拣四!”

在把言榛带去见父母之前,他这么对家人宣布。

虽然平时与家里的长辈是猫和老鼠的关系,但当他用这种强硬的语气说话时,就连父亲也不会逆他的意。这就是当老幺的好处,可以尽情任性。

“哦,你终于等不住啦。”大哥一副知道他说的是谁的样子。

父亲从晚报上方投来狐疑的眼神,却没有说什么。

只有母亲的反应最大:“谁呀?你说的是谁呀?”

“亲爱的阿娘,到时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程拓不介意吊她的胃口。

母亲从他这里挖不到答案,不死心地转攻向大哥,“老大,快告诉我这小兔崽子在玩什么花样?”

兄弟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会了十秒钟。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肚里的蛔虫。”

哼哼,算大哥识相。

年初五那天,说了要去接她一起去他父母家,言榛却说不用,那地方她认得。

提前半小时从住处回到老宅子,家里人都在,虽然都装作各忙各的事情,可空气中就是飘着“等待”的味道。在接下来的二十分钟里,母亲起码问了不下十次:“你说的那人怎么还没来?”

程拓每次都答以:“妈,约好的时间还没到呢。”而当约好的时间真的要到,言榛的电话还却还没来时,连他也开始犯嘀咕了,莫不是临阵畏逃了吧?

早知道该坚持押着她来的。

怕母亲又来啰嗦,他找了个借口出门,打算在外头等人,却在大门口的门卫处看到了她的身影。

“搞什么,都到了怎么不进去?”他上前抓住她的手,“不会门卫不让进吧?”

言榛回过头来,“不是,只是想站一会而已,这里没有什么变化呢。”

“能有什么变化?”他随口道,“你有认识的人以前住在这里?”说得她好像来过似的。

她又露出那种偶尔会浮现的笑容。每当这时,程拓总会有被算计的感觉。

不,说算计并不恰当,确切点应该是“事情似乎与自己有关可却被蒙在鼓里”这种感觉。

他抱怨:“为什么我老觉得你话中有话?”

“没有,只是想到了一些让人怀念的事情。”

“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你来这里怀念。”程拓半开玩笑地说,拉着她的手往里头走。

她今天没有特地打扮,仍是一贯素淡不起眼的装束。老实说,自己很喜欢她这一点。

只是在进家门前他却先停住了,不确定地看着言榛,“紧张吗?”想起这女人偶尔也会露怯。

“还好。”

……即使是紧张得要死她也只会对他说“还好”。

事情是由自己提议又擅自决定的,然而在临阵之前开始犹豫不决的竟然也是他。

程拓不确定地望着她,而她则是回以不明所然、单纯信任的目光。

“该死……”他突然低咒一声,将言榛拉到旁边的门廊下,在廊柱上坐下抬头望着站着自己面前的她,手上仍执着对方的手不放,“我的眼力变差了。”

“唔?”

“以前我好歹能看出你到底紧不紧张,可是现在……”老实说他还真不知道,只是觉得她的手很冰。然而这样刚飘过雪的天气,手冷也不足为奇吧?

他轻轻摩挲她安静地任自己握着的双手,“即使从表面看不出来异状,我也会忍不住想你是不是在掩饰,其实很不愿意却不说出来?”总是记起柳师姐说的话——言榛的性子绝对与他吵不起来。

一方强势一方被动的结果,总是被动的人永远迁就另一个人。

他不喜欢这样。

越想越恼,越想越觉得言榛是在迁就自己,程拓霍地起身,“算了!说来说去都是我在擅自决定,你要真不愿意咱们今天用不着见他们。”

“嗯?”言榛错愕,“可是你已经同家人说了……”

“不管他们,”他闷闷道,“你的心情比较重要。”气自己现在才发现这一点。

“等等,”她忙拉住他,脸上是哭笑不得的表情,“我没说我不愿意呀。”

他一顿,回头,“真不勉强?”

“嗯……说一点都不紧张是骗人的,可是……”她又习惯性地摸着发梢,“像我之前说的,所有你做的这些表示,都会让我很高兴。”

“……”不知为何,虽然对方说得很含糊,程拓却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

结束两人磨蹭局面的是门上的一声响,母亲拎着垃圾袋子走出来,见到他们一脸夸张的惊讶表情,“哎,怎么站在这里说话呢?小心着凉了,进来进来!”

“……”

在言榛微笑着与母亲打招呼并递上带来的礼物,而自家阿娘连声说“哎呀这怎么好意思”时,程拓只是斜眼旁观。然后在进屋时附在阿娘耳边:“妈,你就装吧。”哼,他家的垃圾什么时候由她丢过了?

母亲眼角一阵抽搐。

“我爸,我妈,你也认识我大哥,还有这位是未来的大嫂。”非常轻忽地将家人打发了,然后把言榛推到身前,“这就是我同你们说过的言榛。”一边说一边以警告的眼神扫视一圈。

先前对此事最平淡的父亲是最先做出反应的人,他放下报纸,“原来你说的就是言医生,怎么不早说?”

“院长。”言榛浅笑。

“你父亲身体还好吧,我记得他也要到了退休年纪?”

“托福,他精神和院长一样好,恐怕再过几年都舍不得休息呢。”

平时老板着脸的父亲竟然呵呵地笑。

程拓觉得自己先前就像个傻瓜,真是白担心了。

大哥走过来,与他交换兄弟间的密语。

“突然把嫂子叫过来没关系吧?替我谢谢她。”因为怕言榛成为众矢之的,之前让大哥把他的女朋友也拉了过来。

“没事,她还夸你难得体贴会为女朋友着想呢。还有,妈本来想打电话叫姨婆她们过来的,被我拦住了。”

“谢了。”干得好,大哥!

“客气,只要记得我和你未来嫂子那份双倍红包就行了。”

“……”你也太不客气了吧啊喂!

一顿晚饭就在这样其乐融融又各怀鬼胎(?)的气氛下进行,其间母亲见言榛偶尔轻咳,关心地说:“这种天气要注意身体呀,我家阿拓这阵子也有些感冒。”

然后他看见一直应付得很好的言榛今晚首次脸红了。

他知道彼此都想到了同一件事。

我是被传染的!真的好想这么说。

可是女朋友第一次来家里,做男朋友的要有点良心,不能太落井下石。

于是程拓低下头扒饭。

晚饭后,虽然母亲一再挽留,他还是坚决地把言榛拉走了。外面不知何时又飘起细雪,柔柔的甚是撩人,两人牵着手慢慢走着,都是不说话却软绵绵的心境。

然后他问:“哪,你什么时候把我介绍给你家人?”

“啊?”

“啊什么?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这么急着让你见家长?”他哼一声。见不见他家人倒是无所谓,他的目的是早点让她父母知道自己的存在。

“好呀,你想见的话我找个时间同他们说一声。”

“快点吧,好让他们早点放心让你搬到我那呀。”

“你还想着这件事呀。”她笑。

那当然。

忽又想起一件事,“你爸到底是谁呀,好像和我爸很熟的样子?”

“嗯?你不知道吗?”他的父亲与两人高中时的校长是好朋友,而她的父亲职位刚好在这位校长之下。

程拓突地停下脚步。

“这么说……”突然想起了自己那段劣迹斑斑大小校规违犯无数的中学年代。

涔涔冷汗从他额上滴下。

“你真要见他吗?”

“见!”他豁出去了,哪怕对方是中学时抓过自己无数次的教导主任!

这一天结束之前,言榛也问了他一个问题:“程医生,其实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会突然提出与我交往?”

“不是突然,是终于。”他轻轻敲了下她的额头,“如果硬要有原因的话……你知道我那天从山坡上滚下来时想的是什么吗?”

“什么?”

“那一瞬间我想到的只是——‘怎么办,我还欠那女人一顿饭呢’。”

有时候下关系终生的决定,就是这么简单。

番外,恋人&前女友

她的恋人,是个性格与她截然不同的人。

医院里认识他们的同事得知两人在交往时,脸上总会现出一刹那的错愕,也许在他们眼里,两人的个性实在太南辕北辙了吧。

也曾经想过,一向不起眼的自己与张扬的他在别人看来是否极不相配?可对于这一点,恋人总会耸耸肩,“理他们做什么?你只要做你自己就行了。”

他就是这样一个不在乎别人眼光的人。

对于两人是怎么开始交往的,言榛其实到现在还不是很明白。

中学时代就抱有好感的男孩子,数年后再重逢,发现他对自己的吸引力还在,只是成年后变得更加内敛的自己没有想过要去做什么。因为之前曾发生的不愉快,能以同事的身份与他平和相处就让她很满足了。

再加上,不在同一个科室以后,对方原本变得友好的态度又开始微妙起来,言榛偶尔会觉得他在躲着自己。

如果不是在实习结束要回学校之前他来找她,她大概又要以为自己无意中又做了什么惹他讨厌的事情了。

却没想到对方会提出交往。

在明白他的意思那一刻,突如其来的眼泪才让言榛了解到,原来隐藏在心底的眷恋是那么的深,深至她根本没法想象回绝的可能。

可是在那之后却没有做出任何改变,像年少时一样,自己再次驻足不前。也许是因为仍不敢相信他会牵起她的手,于是下意识地等待,让他能有反悔的时间。可是等来的却是恋人以他那一往直前的气势不断将两人拉近,是他无数次生气地敲她的额头,“你呀,到底有没有做别人女朋友的自觉?”

年少的时候,总是远远望着敢说敢做锐气逼人的他羡慕地想,自己为何做不到他这样子?

而如今,仍是他在两人的交往中毫不犹豫地付出了主动的勇气,并且把勇气传达给她。

言榛开始试着向前。

她的步履总是迟疑徘徊的,似乎要花上许多时间才能跟上他的大步。并非没有不安过,可是最近她开始觉得,也许不是非要步调一致,才能在感情的路上相伴走下去。

因为两人一起上街的时候,慢性子的自己也时常跟不上他,可是他总会发现,总是折回来,干脆地拉起她的手。这样小小的举动让言榛觉得,无论自己的脚步有多么的笨拙缓慢,他都不会放弃她。

恋人们的脸,其实是相向的。想着步伐跨得越大越好,有时反而会擦身而过,他和她的情形是,他一大步,她一小步,两人刚好站在了一起。

最重要的,是他向前走出的那一步,永远都正好弥补她力不能及的距离。

所以言榛想,只要他不想停,她愿意一直陪他走下去。

而听他说到他的前女友,也是这时候的事情。

是在午休下楼找他时不小心听到的——

“要不要对言榛说?”

因为听到自己的名字,让她下意识停住了脚步。

“为什么不?”是恋人一贯懒洋洋的声音,“那天正好碰上我俩都轮休,本来都约好了的,现在事情有变总要向她解释下吧?”

“那你打算怎么说?‘前女友要过来玩,因为得陪她吃饭,所以就不能和你约会了’?”与其交谈的是兼为同事和师姐的柳医师,因为和他们的交情都很好,偶尔会关心一下两人的交往情形。

“师姐你口气很奇怪耶!我又不是单独和她吃饭,大家都认识的朋友也在呀,有什么好隐瞒的?就算是单独见面,我以前女朋友你又不是不认识,同我一样都是分手交情还在但不可能吃回头草的性子,这和好久不见的普通朋友吃顿饭有什么不同?言榛知道我朋友多,不会多想的。”

“你这么说,是因为你还不够了解女人心。”女医师哼一声,“听师姐的话,如果你老实告诉她是为前女友接风,那你就真傻了!不要以为言榛脾气好老配合你,就当她是木头人。”

“只是没这么想!只是不喜欢故意瞒着她的感觉……”

“所以说你笨嘛。”

因为好像听到了自己不该听到的内容,她没有贸然进去,而是不声不响地退回鲜少有人走动的楼梯间,脑中还想着方才听到的话。

其实之前也听说过他的这个前女友。

两人交往的这段日子,言榛时常有机会接触到和他玩在一起的那些朋友,因为都是些性格爽朗的人,不经意间提起他的前女友时也不会避开自己。

就读于同一所大学,如今在另一个城市,似乎是个性不错因而相当受欢迎的女孩子。与恋人有许多相似的爱好,所以共同的朋友也不少。

这样的女孩子,和凡事都不会拘泥的恋人在分手后仍维持着朋友的关系,倒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那么他如果真的诚实地告诉她要和前女友见面,自己会多想吗?

言榛不知道,因为她已经不小心听到了这件事。

在楼道上又逗留了会,才走回他的科室,这次是直接进门。

他看到她有些意外,“你怎么来了?”

“今天事情比较少,所以就想先下来等你好了,平时都是你上去找我……”她有在努力回应他,不让自己想太多“过于主动会不会惹他烦”之类的疑虑。恋人虽然很看重个人空间,可是在确定彼此间的关系后,会把交往的种种事情视为所当然,而她则一直转变不过来。

“这样呀,那你先坐着等会,我快弄完了。”虽然极力做出不在意的神情,微扬的嘴角却泄露出了他有多么的高兴。这样露出孩子气一面的他,时常让言榛觉得很可爱,可是如果说出来,肯定会让他暴跳。

在食堂吃饭吃到一半,恋人突然想到什么,犹豫地抬起头来,“这个周六……”

“哦,对了,”她截断他的话,“我正要同你说呢,我科室里的一个医生女儿满月,邀我们去喝满月酒。我推辞不开,所以周六恐怕没法和你见面了。”她没有说谎,除了因为和恋人有约在先,她其实已经推脱了那个医生的好意。

他一愣,“这么巧?我刚好也有朋友找。”

“正好,”言榛笑笑,“好不容易一起轮休我却有别的事情,还好你也有约,不至于让我一人心里过不去,要玩得开心哦。”事先想好的话,让他不必再多加解释。

“咦?哦,你也是。”恋人果然反应不过来,只是在低头喝汤时皱着眉咕哝了一句:“好巧……”

她只是笑笑。

其实没有必要大费周折,只是以恋人的性子,或许会在老实告诉她与听从女医师的劝告两种选择间烦恼不已。因为有许多事情表明,自我惯了的恋人其实也会相当在意她的心情。

她不想让他为难。

一会得记得给同事的女儿挑份满月酒的礼物。

周六那一天见到了同事的一家子,平时在科室里不苛言笑的男医生却抱着那小小的粉嫩娃娃笑得合不拢嘴,让他们这些外人在感染到这样幸福的氛围时,不由也想起了各自重要的人。

就在这时接到了恋人的电话。

“在逗小娃娃玩呢,刚出生的孩子真的好小,你那边呢?”

“就那样子,一群人都玩疯了。”恋人的声音有些闷闷不乐,“不知为什么老挂着你。”

她笑,“天天都能在医院见面呢。和朋友玩别想太多,开心点。”

然而不到十分钟,他又打来:“我受不了了!他们还要拉我去喝酒……喂,你真的一点都不惦挂我?”

“……”

接下来又是几通电话。言榛开始怀疑,女医师的话是不是在他的心里造成了影响,让他对原本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都愧疚起来,所以不停打电话给自己?

宴席散去时已经很晚了,回到家后泡了个澡,正准备睡下时手机又响了。

“你在家吧?出来一下,我就在你房间下面。”那头传来恋人有些含糊的声音。

她惊讶地拉开窗帘,果然在斑驳的树影下看见一个人影。

他只来过这里一次,而且还是为了拜会她的父母好让他们早点同意让她搬到他那,却因为她一直觉得不适合而暂搁了下来。

连忙披上件外衣匆匆下楼,恋人的身形有些不稳,一见到她便把头靠在她肩上。

“喝酒了?”她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酒气。

“嗯……喝了点。”他在她肩头模模糊糊地道,没有抱住她,姿势却是全然地放松依赖。

“都这样了,怎么不早点回家休息,还跑过来?”她柔声说着,小心地撑住他的重量。

“……想见你,有话想对你说……”

“嗯?”

“虽然柳师姐是那样说的啦……可是我还是不想瞒着你!”恋人终于伸手环住她,有些没头没尾地咕哝,“我讨厌这种感觉……”

“嗯,”仍是安静地答道,“你慢慢说,我会听的。”

其实从这一刻起,他说什么都不再重要了,言榛看着脚下两人交叠在一起的影子想。

重要的是他们站在了一起,然后,想着对方。

后记

前头说了,那位大人虽然说过“要标明出处”,不过某人觉得要真把博客地址贴在这里更奇怪吧?

俺不确定他乐不乐意别人帮他宣传博客……

好在这篇文里并没有引用博客的原文,而更多的是引用里头的事情,看过那位大人博客的会知道俺说的是谁,不过还是要声明一下,博客里没提及的详细情况如果出现在这篇文里则绝对纯属虚构!

因为我并不认识那位大人本人,所以严格来说男主的原型其实也不是他……

至于里头的医院背景,虽然查了一下资料,不过俺除了出生那会就没在医院里呆过(不管是身为医人的还是被人医的),所以与真实情况有出入就请睁只眼闭只眼吧……

回头来看看,其实这种“小时候认识长大后重逢终于互相看对眼”的设定俺已经写了好几篇,虽然很想故作深沉地说“偶有这方面的情结”但事实是“其实你只是懒得想设定吧?!”

呃呃,所以俺只有努力不要把主角的个性写得太像了,然后在这篇里特地用了些篇幅写男女主角“在一起”后的事情(以前基本都是表白,接着全文完……囧),毕竟现实中两人交往真的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不过写完就觉得,算了,还是继续相信“在一起之后公主就成了黄脸婆,王子则长了个大肚腩”吧,因为俺真的不擅长写交往中的事情……

以后大概也不会再想写这种设定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