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战前 - 逃亡星轨 - 诺哈网 365bet正网开户_365bet世界足球冠军_365bet网上娱乐平台
首页书城科幻空间逃亡星轨

第56章 战前

第五十五章战

达摩克里斯学院虽然不是联盟“星轨计划”内的军事学院,但在联盟境内也称得上是一流名校,校内学生的个人光脑上了加密锁,等闲的“一个月内让你掌握XXX”和“让男人持久续航的秘密”之类的广告,一般打不进来,至少祁判在达摩克里斯的这几年,他一条都没收到过,听隔壁机修学院和信息学院的同学说,达摩克里斯学院的防火墙是照搬空照学院的,能黑进这里的黑客实力如何,不言而喻。

“有趣。”

祁判戳开那条信息,很快林兮棠那头就接通了,只不过很明显,声音经过了特殊处理,而且处理得比较不走心,属于明目张胆地告诉人家“我就是声音不是本人系列”。

“祁判同学,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那头传来的声音五大三粗,声音如洪,文字和声音同时传了过来时,祁判却在末尾看到了惨不忍睹的颜文字。

祁判原本还有些睡意朦胧,就被这种恶心萌给惊醒了。

“怎么称呼?”祁判坐了起来,居高临下地望着地面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讲真的话他其实对这条神秘来电没有多大期待。祁判出生在垃圾星,从小就和一群小狼崽子抢食长大,成为垃圾桶一霸,年纪稍微大一点了,偷盗抢劫,敲诈勒索的伙计都有涉猎,反正垃圾星没有法律,弱肉强食,运气好一点的话能赚一票,运气差一些的时候差点没打死,直到他有一次马前失蹄,碰了不该碰的人的东西,被压上黑市的格斗台差点死在上面,他的精神力在离鬼门关只差临门一脚时爆发,让整个地下格斗场的人都惊呆了,再后来由于稀有的靛蓝色的精神力而被送往达摩克里斯学院,从此开启了他的新的人生。

他的前半生命途多舛,世态炎凉,人心险恶都看了个遍,无论多奇葩的事情他都见怪不怪,他实在不觉得这通神秘来电能给他多少惊喜。

最多也不过是当做茶余饭后打发时间的笑料而已,所以电话那头的不知道谁,争取让我多高兴一会儿。

“你可以称呼我为旋转木马先生。”

林兮棠一键切换了祁判的显示屏幕,现在的屏幕上出现的画面,像是大型的网络游戏,上百个玩家排排坐吃果果,而对面阵营的玩家磨刀霍霍,两军阵前大战一触即发,然而怎么看,我方阵营里那些,像是等着妈妈来认领的幼儿园小朋友的兵力,都太磕碜了。

“旋转木马先生是请我来指挥的吗?”

祁判撕开旁边的布丁,咬着勺子问道,他没有多问,因为很显然,类似于网游帮派混战的界面是黑客攻防战意象化后的界面,甚至有黑客将自己黑人的过程整理下来推出一款网络游戏的故事,所以至于是什么人为何而争斗起来,他没兴趣知道。

“是的,这是佣金。”林兮棠打了一笔钱过去,让祁判挑了挑眉,这么多?

“我的对手无论是在天时地利还是人和上,都占了优,所以难度不小。”林兮棠毫不客气地开始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那还打什么?”祁判是甜党,无糖不欢,可惜他说出的话却不怎么甜,“旋转木马先生直接投降吧,用这种阵仗打赢对面,你也太天真了,你现在需要的不仅是指挥吧,还有奶T。”

“奶T我可以兼任,右手进攻,左手辅助,”林兮棠笑了笑,“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嘿!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霍!”

真的是恶心透了,纯爷们音卖萌什么的,祁判听到对传来的别具一格的歌声,差点把勺子都咬断了,林兮棠没唱跑调,每一句都踩着节拍,但唱流行歌曲带着戏腔,浑厚的男音还附加恶心萌的属性,实在是让他吃不消。

我可是正直的好青年,祁判咬着勺子上下挥动,可不想被传染奇怪的东西啊。

“更何况……”林兮棠笑眯眯地溜须拍马,“要是没有难度,哪里需要祁判先生出手啊!”

祁判吃了口布丁,漫不经心地问,“看来旋转木马先生属意我很久了呀,我能问问是一个小时前,还是半个小时前?”

“二十分钟前。”林兮棠斩钉截铁地回答。

“那还真是受宠若惊啊。”祁判放下布丁的杯子,歪了歪脑袋,这是他见过的最草率的委托,他掏出随身携带的粉笔,在天台上写写画画:已知神秘黑客,实力级别:空照,恶意卖萌毫无违和感,大概是女生,虽然用了变声器,但是吐字清晰,发音标准,措辞介于官方和口语之间,应该受教育水平不低,临时起意跑来找一个二十分钟前才知道的人指挥,这同她的黑客能力不符,做两种猜想,第一她目前做的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第二她无人可用,;前一种姑且不论,如果是后一种的话,不是被追杀就是逃亡。而且把自己的放在毫不认识的人手里,不是心大就是胜负的结果并不是生死攸关,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前者,那就是后者。

所以,神秘黑客,实力深不可测,女性,性格大概说不上软,而且正在逃亡,正在进行一场虽然很重要但并非生死攸关的攻防战……

得出的结论是,“我拒绝。”

“什么?”

“你大概虽这场攻防不上心吧,也不能全身心地信任我,必输无疑啊,我不喜欢必输的努力,听起来像是热血漫画里的主角,听起来很酷的样子,但实际上蠢笨到无可救药。”祁判享受那种能够全身心投入的游戏,能让他热血沸腾,但大脑必须保持冷静,所以像热血漫画里那种凭借意志就翻盘的东西,最讨厌了。

“我很上心的,要和对方一决胜负的,算是宿命的对决吧,所以不会输。”

祁判在心里默默地加一条,神秘黑客认识她的对手,而且渊源颇深,看来她们应该是熟识,说是宿命的对决,可惜指挥都是临时抓来的,应该是猝不及防起的战事,以神秘黑客落了下风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对方先出的手,介于神秘黑客在逃亡的可能性很大,对方可能并不知道她是谁。

所以唯一的胜利机会就是信息不对称了,她的对手知己而不知彼。

“好吧,任务我接了,告诉我你的对手的实力,和你的对手认为你是怎样的实力?”祁判放下手上的粉笔,切除光脑上的战略图,他猫一样的眼睛眯了眯,能开心地玩一个下午也是好的,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不好意思,我们可能没有时间聊天了,战局已经开始了。”

什么?祁判一惊,随机无奈地苦笑,这种两眼一抹黑的指挥,他还是第一次经历。

“神秘黑客,你还真是……真想把你打一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