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 非常完美男友 - 诺哈网 365bet正网开户_365bet世界足球冠军_365bet网上娱乐平台
首页书城现代言情非常完美男友

第20章

第二十章 东风解冻(2)

回陌城销假,开始了和往常一样的生活。

BOBO近来孕吐厉害,基本上一闻到工房里的蛋糕甜味就会吐,毛毛准备让她在家安心休养,她却挂着宁三,不愿回家休养。

宁三拿她没办法,“呐,是不是想让我也索性请假陪你生孩子?”

“可是一个人在家里呆着太闷了。”BOBO天生爱凑热闹,毛毛天天忙着赚钱,她只有黏着宁三,“宁三,你回来都好几天了,天天很忙的样子,都在做什么?”

宁三停了停,把新鲜的松饼摆进玻璃橱,“哦,有点事。”

“什么事?”BOBO追问着,止不住胡思乱想,“阿姨的手术费是不是花了很多?你莫非又在做兼职?”

“没有啦。”

“那,手术费是你师父帮你垫上的?”猜来猜去也只有他啦,宁三认识的人并不多,断不会向她的那些个前男友求助,BOBO自己更不是什么有钱人,她和毛毛想帮也帮不上忙。

宁三停了半晌,方说:“是小武,小武给付的。”

“啊?!”BOBO差点抱着肚子跳脚,“难怪,难怪——他最近总是来找你!宁三,那家伙到底有什么目的?”

“他啊,他能有什么目的。”

正说着,蜜果的店门忽然被推开,有人走了进来。

BOBO呆呆地看着来人。

他走进来,径直走到宁三面前,手一伸递来一部手机,“呐,丢三落四。”

“哦,谢了。”宁三伸手去接。

他却一缩手。

宁三抬眼瞧他。

他瞄过来,眼角眉梢,柔和如画,有那么几分似笑非笑的意味。

BOBO在一旁瞅着,一阵惊心动魄,不明白这两人眼神为什么暧昧至此,那个男人,他连动作都隐含挑逗……前段时间他见了宁三,不还跟恶鬼似的吗?

“晚上等我,来接你。”他禁不住一笑,把手机递还给她。

BOBO呆呆地瞧着他走远。

“怎么回事?”她转身抓住宁三的肩,用力晃啊晃,“你干吗和他眉来眼去的?宁三,莫非你欠他钱,以身相许了?”

宁三被她晃得头昏脑涨,欲哭无泪,“……以身相许……”

真形象。

下班之前,趁BOBO跑去洗手间孕吐,宁三很没人性地偷偷给小武打电话。

“那个……BOBO情绪不稳,我不想弄得她鸡飞狗跳,下班后你莫来店里,在路口等我。”

“……”

彼端怨气冲天,宁三知道他在想什么,笑了,“她是孕妇,情绪最重要。”

好说歹说,总算安抚下他,宁三跑进洗手间照顾BOBO。

下了班,等毛毛把BOBO接走,宁三这才锁好店门,朝着路口的方向走去。

小武早就等在那里,盯着她,“……你瞒着别人?”

她装傻。

“我们的事,你还瞒着身边的人?”

宁三心虚,顾左右而言他:“莫生气,请你吃饭。”

路边有一家小小的日本寿司店,宁三拽了拽小武的衣袖,“那一家,好不?”

小武甩袖,哼了一声:“随你。”

宁三嗤声一笑,握住他的手。正打算穿过马路,却听身后有人喊——

“小武哥。”

喊人的是一个年轻女孩,宁三原是见过的,她是小武的邻家女孩,小樱。

小武回身和她打招呼,小樱瞄着宁三,一笑,“姐姐,好久不见了。”

宁三微笑颔首。

“你们是去吃饭?”

见小武点头,小樱笑起来,转向宁三问:“我可以一起吗?”

宁三正要点头,小武断然相拒:“不行。”

小樱一怔,望向他。

小武瞟着宁三,有几分似笑非笑的意味,“今晚你的时间是属于我的,不能有电灯泡在场。”

宁三瞠目结舌。

那个叫小樱的女孩,看上去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她知道小武讲话做事一向直接,却想不到绝情到这种地步。瞎子都能瞧出来,那小樱对他有意。

在日式的小包厢里坐下来,小武低头点餐。

他今天穿一件白衬衫,浅咖啡色休闲裤,盘腿坐在那里,周身都是逍遥自在。

他最近心情很好啊……宁三瞟着他,缓缓吁出一口气。

“清酒要吗?”小武抬眼看过来。

他眉梢一挑,宁三便是心头一跳,差一点就魂不守舍。

真是没出息。

认识他近四年了。现在才肯跟自己坦诚,自己有多么多么喜欢他。

喜欢他,他那时只是十七岁,还是一个大孩子,她就喜欢他。真是作孽。这么多年,怎么也忘不了。重逢之后,心心念念在乎着他的悲喜……这个执偏狂,到底是不依不饶地缠了上来。

“发什么呆?”小武伸脚,从桌下轻踢她一下。

“哦,随你。”

她定定神。服务生已拿了菜单出门,厢门关闭,留给两人一方小天地。

小武盯了她半晌,嘴角翘起来,“手拿来。”

“唔?”

他直接越过桌面,捉住了她的手,裹在掌心里细细端详。

凝视半晌,忍不住微微笑着,俯脸吻了下去。

手背一热,宁三鸡皮疙瘩噌噌冒了出来,不知这小子在演哪一出。

小武斜眼瞅着她,另一手探进衣袋,拿出一只小小的盒子。盒盖弹开,他咬住里面的小小东西,捏着她的手指凑到嘴边。

宁三被他盯得浑身发毛,一个闪神,只觉得手指已被他含进了嘴里,似乎有什么缓缓推到了手指上。

光芒微微一闪,耀向彼此的眼睛,他舌尖就像一条诱人的蛇。

神态挑逗,眼神多情。

宁三呆呆地瞪着这个妖孽。

和他相处时间越多,彼此越来越了解,这家伙!之前还生涩得像个少年仔,如今可以说是成熟烂透了……

小武终于抬起脸,禁不住一笑,“送你的,希望你喜欢。”

细指尚有几分湿意,情色得要命。指上多了一只戒指。戒指上镶的石头并不小,成色也极好。

这男人真是败家。

“尚武志先生,估计你现在破产了吧……”她哼笑。

这女人真是不懂浪漫。小武忍俊不禁,想了想,记起来一件事,“宁三,这个月底我们搬出去。”

“你急什么。”

“谁耐烦住女人那里。”

他的公寓太小,两个人住一起不方便,所以最近一直是住在她那里。可是他住得好不自在,多么像被女人养的小白脸。

服务生端了饭餐进来,宁三低头摆好盘碟,随口问:“已经找到房子了?”

“嗯。”小武随口应着。

低头倒了清酒,把酒盅移到她的面前,慢慢地补一句:“妈妈送的。”

“……”

宁三一脸诧异,怀疑自己是否听错。

“妈妈送的,一套复层居室,送我们当礼物。”小武轻声解释,“这大概表示她已经接受我们的事……执意要送呢,我哪能不接受。”

“……”

小武说着,见她定定地不说话,忍不住覆住她的手,“宁三?”

“……唔?”

“你……不喜欢?”

她缓缓摇头。

接受了?那个她该称做婆婆大人的、很会打人耳光的女人……她接受了?

宁三忍不住抬手,轻轻摸着小武的脸。迎着他疑惑的眼神,她轻轻叹气,“老实说,尚武志——你挨了多少耳光才做到的?”

他立即瞪她。

晚上回到家,宁三懒懒地转着手上的戒指,打呵欠。

小武去洗澡,出了浴室就见她躺在沙发上,已经睡得人事不省。

长长短短的头发散下来,她的脸掩映在灯光下,有一种鲜少出现的脆弱之美。小武蹲下身,手指交握住她的,默默瞅着她沉睡的脸。

怎么会一天比一天喜欢她……

又感伤又甜蜜的情绪浮动在小武心间。他为过去感伤,为现下甜蜜。

她……终于终于是他的了。

小武缓缓地俯下脸。

冷不防,她睁开眼睛。

四目相触,停了半晌。被这样一双半梦半醒的眼睛望着,小武只觉得心头一阵要命的酥麻,真是没出息……

“回房里睡。”他声音沙沙的。

俯身手一抄,准备抱起她。

宁三迷迷糊糊地挣了挣,抱住他的颈吻上去。

她很少这样主动,小武脑袋一晕,手拥紧了她的腰,蠢蠢欲动。

但是在这时,门铃丁丁冬冬响起来。

宁三似乎这才清醒,推开他,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有人来了。”

“半夜三更,是谁啊?”小武极度不耐。

真恶真恶!不好的记忆涌了上来……

若是像前几天那样,打开门外面站着一名手捧玫瑰自称是她前男友的野男人,他非得疯了不可。

小武转头要进厨房。

宁三揉揉眼睛,“小武,还不去开门。”

“我去拿菜刀。”

宁三一怔,笑着拉住他,“你疯了你。”

“先讲好,门外若是一个男人,我会宰了他。”小武煞气冲天。

宁三笑喷,抬肘撞了他一下,“先去穿衣服。”

“不穿。”

宁三拿他没辙,门铃还在响,伴随着大呼小叫——

“宁三,宁三,是我啦,知道你在家里,快开门!”

“是BOBO啦。”宁三推了小武一把,“去穿衣服,别影响孕妇情绪。”

“切,宁三宁三,”小武终于忍不住了,揪住她,“我十七岁就被你勾搭上手,如今都四年了,你还躲躲闪闪不敢让我见人!你还有没有良心?”

宁三绝倒。情况不妙,这厮眼看要爆发……

这时门外已传来钥匙开锁的动静。

晚了宝贝,BOBO那丫头直闯而来。

“啊啊啊——”出现在门口的BOBO大声疾呼,悲愤地揪住身边的毛毛,“果然果然,宁三她果然藏了男人!快看啊,她都引狼入室了还想瞒着我……”

宁三脑袋“嗡”的一声,只觉一团乱麻扑面而来。

她可不想被邻居丢西红柿,赶紧跑去关上大门。

“宁三宁三——”

“BOBO,”宁三赶紧打断她宝玉哭灵似的魔音,“我来重新介绍一下,这个尚武志,是我……嗯,法定的丈夫。”

“……”

BOBO闭嘴瞪着她,神态诡异。

宁三汗颜,“已经注册结婚的……那种……”

“什么时候的事?”

BOBO跳起脚,毛毛吓呆掉,小武双手环胸,冷眼旁观。

“这个……是从南旗岛回来的那天……”宁三已经被BOBO掐住了喉咙,断断续续,垂死解释,“事实上……我也是受他所迫……前尘往事……咳咳!来不及跟你……一一解释……”

“宁三,我可怜的宁三,你果然卖身给那家伙……”BOBO把头埋在宁三肩窝里,又捶又哭,“我不是跟你说过的吗?你还不了债还有我们,大家一起想办法总会解决的嘛,你怎么就把自己给卖给了他……”

众人面面相觑,啼笑皆非。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