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 麻辣大小姐 - 诺哈网 365bet正网开户_365bet世界足球冠军_365bet网上娱乐平台
首页书城现代言情麻辣大小姐

第16章

第十六章 他俩的结局

回到家的山口木叶当然心情不好,除了滕明被揍让她心情极度不好之外,还有一个就是这个时候在她面前和中井开着不大不小的冷玩笑的山口圣助。

明明那张常年僵硬的脸早就没有了活动神经的能力,却还是努力地绷着脸奚落着坐在他对面的山口木叶。

“受不了,跑回来了?”

“不是很有骨气地滚出山口组,幸福快乐去了吗?”

“是不是被那小子抛弃了,海扁了一顿带回来,准备继续折腾啊?”

每一句话落在木叶的耳朵里,都增加了她想直接揍人的欲望,那么长时间没跟他动手了,皮痒了欠抽早点说就是了。

山口木叶眯眼,摸出藏在自己身边很久的飞刀,直接飞过去砸了山口圣助面前的茶壶和茶杯。

“活该!惹谁不好惹我?!”正中目标,山口木叶拍拍手站了起来,走出房间,合上门。

刚转身没两步。

“山口木叶!你给老子滚进来!”

山口木叶冷眼瞥了下自己刚走出的房门,慢吞吞地往滕明的房间走过去。

门被推开的时候,听到动静的滕明睁开眼,刚好看到山口木叶走进来,动了动想坐起来,木叶的喝声传了过来。

“等你的伤好了,老娘陪你活络筋骨,现在给我好好躺着。”

滕明是不知道山口木叶冷着脸说出那么暧昧的话的时候心里想的是什么,不过听了这话的他立刻脸就烧了起来,她明明是个女人……

他叹了口气重新躺好,“我没事。”

山口木叶转回头,“你要是有事,我立刻烧了藤原家的老巢!”

滕明叹息,她就不能顺着他的意思说句“你没事就好”吗?

半个月后,滕明终于不用整天被迫躺在床上,能出去走动走动呼吸一下久违了的新鲜空气,当然旁边还跟着臭着一张俏脸的山口木叶。

他始终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她绷脸绷上个半个月,到现在除了他靠近她身边五十步以内的全部都会被她炸伤。

就算白白被山口圣助冷嘲热讽了一顿,半个月也差不多了吧。

扶着树干站好的滕明鼓起勇气,“那个……木叶,我想问你件事情。”

山口木叶转过脸。

“什么事?”

瞧那张冷脸,滕明嘴角抽搐了两下,忽然觉得自己问她事情有点不明智,但是……再那么下去,山口组他所经过的地方必定等于冷空气过境。

“……你怎么了?”

山口木叶盯了他半天,最后转回头,直接无视掉他提的问题。

滕明是一点都摸不着头脑,到底问题是出在哪了?这个样子的山口木叶,就算他有一肚子的话想跟她说,走到她面前也不敢吐出半个字。

他小心翼翼地上前拍了下她的肩膀,“木叶?”

“滕先生,老大让您进去一趟。”

滕明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拍了下木叶的肩膀,示意他去一下就回来。

山口木叶白了中井一眼,口气很不好:“他让你去你就去啊?”

他敢不去吗?这里就他最弱,要是忤逆了老大的意思,到时说不定自己怎么死的。

“没事,又不会把我怎么着。”反正又出不了事,虽然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了不少。

中井走在前面,滕明安抚了下山口木叶就跟着他往山口圣助的房间走。

事实上,被山口木叶用飞刀毁了茶壶的山口圣助心情极差,今天刚好听说滕明能出来走走,特地把他抓到他这边来发泄对木叶的不满的。

自己女儿他不能把她怎么样,拿这小子当替罪羊也一样。

滕明一进去就看到山口圣助黑着一张脸,两眼紧盯着他面前用布垫着的茶壶碎片上,他记得这个是山口圣助最喜欢的茶壶,几乎每次都用它泡茶,而且从他小心翼翼的动作上可以看出他相当珍惜这个茶壶。

很显然,他应该听木叶的话,无视掉这位黑道老大的“邀请”,以自己的安全为先,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全身上下不自觉地绷紧了每根神经,于是多处伤口开始抽痛,冷汗又冒了一身。

“你知道这茶壶谁打破的?”

山口组里除了一个人之外没人敢打这个茶壶的主意,甚至没几个人有荣幸见到这个茶壶,毫无疑问,这罪魁祸首就是山口木叶。

“木叶?”

山口圣助一听到滕明说出木叶的名字,立刻抬起了头,两眼转向滕明,迸出两个字:“没错。”接着又转回去继续看着那些个茶壶碎片。

一旁的中井开口代替山口圣助说话:“大小姐小时候很乖的,她一直知道这套茶具是她妈妈留下来的,所以从来没有打过这套茶杯的主意,但是上次回来的第一天,就用飞刀砸碎了这个茶壶。”

滕明没明白中井说这段话所包含的意思以及他到底是想让自己知道点什么,于是一脸疑惑地看向中井,“然后呢?”

山口圣助全身动了一下,滕明小心翼翼地往后挪了一点,总觉得现在的山口圣助像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能爆发把他炸得粉身碎骨,或者有可能连渣都不剩一点。

中井顿了顿,继续他的话:“老大是想知道大小姐是不是叛逆期又回来了?”

叛逆期……他一直以为山口木叶压根就一直处在叛逆期吧,从来没从她脸上行为举止上看到过一点点的尊老爱幼过。

而且这个问题最清楚的人应该是作为山口木叶父亲的山口圣助本人吧,他又怎么知道她是不是又到叛逆期?

“呃……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问过她很多次怎么了,她一直拒绝回答我。”只要他一问就摆一张冷脸给他看,以至于他一直认为是不是他无意中得罪她了?

沉默了很久的山口圣助在滕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终于开口说话了。

“她不说你就算了?”

不愧是父女,连说话的口气都一模一样。

木叶有自己的想法,她打定主意不说,那他也没辙,只能等到哪天她愿意说了,再问她。

“这个……”

“少给老子这个那个,有话直接说!”山口圣助暴走,滕明一连退了好几步,打算一旦爆发直接拉开门跑路。

这个时候门“哗啦”一声开了,山口木叶就站在门口,还是那张冷脸,没有说话也没有发怒。

滕明看着这样的山口木叶,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这……这两头暴龙在心情都不好的情况下相互喷火的话,唯一的结果就是方圆内肯定寸草不生。

“木叶,我刚好要出去,走走,我们去吃饭。”滕明赶紧起身,推着山口木叶往外头走,打算先糊弄过去再说。

还没走两步,中井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滕先生,老大的话还没问完,如果您就这么走了,待会他会暴走。”

滕明脸部抽搐了下,如果他不把木叶弄走,两个人都暴走了,更难收拾吧?

“可是……”

中井关上门,“我陪大小姐先去吃饭,您一会和老大谈完了再赶过来就是。”

“可是……”

中井又拉开了门,“滕先生请进。”

滕明僵立在那,进去也不是,不进去也不是。就这么凝固了三四分钟后,山口木叶转过身。

“你待会过来。中井留着。”

看着山口木叶转身朝门口走过去,滕明忽然觉得现在的山口木叶通情达理了许多。

重新回到房内的滕明看到里面的山口圣助的脸色比之前更黑了,暗喊这下可糟了,能救他的人已经被他哄去吃饭,估计等她回来的时候,自己很有可能早就尸骨无存了。

在山口圣助沉默老长一段时间后,中井再次开口:“滕先生,你跟大小姐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大小姐有没有任何不寻常的表现?”

说到不寻常的表现,滕明立刻就想到他挨揍的那天,她居然没有海扁那帮混蛋,还有就是之后她握住他的手的时候微微的发抖。

如实地把他所知道的一五一十说了出来,看到山口圣助的脸色似乎缓和了一点,滕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那你的打算呢?山口组保护外人是要收费的。”良久之后,山口圣助终于说出了一句比较正常的话。

滕明想了想,“我打算跟她说清楚。”

山口圣助转头看着滕明,“你打算怎么说清楚,又打算说什么?”

打算说什么……滕明抓了抓头,腼腆地笑了笑,是啊,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说那么正经的事,他确实应该好好打算一下了。

山口木叶心情很糟,完全控制不住狂躁在自己全身四肢百骸奔腾,按理说他们现在已经回到山口组,已经安全了,她也应该安心了。

但是……莫名地,心底的那份害怕让她怎么都安不下心来。

“哎。”拿起面前的啤酒瓶灌了一口,抬起眼睛看向里面正在忙碌着的阿贵。

“我说阿贵,我问你个问题。”

阿贵放下手上的活,转过头看着山口木叶,咧开嘴笑笑,“大小姐,有事尽管说。”

山口木叶转了个身,把目光放在门口,“假如嫂子被人揍了一顿,你会怎么样?”

阿贵一听,豪气地站起来,“当然揍回来。”

山口木叶看了他一眼,“可是嫂子不喜欢你打架,你当着她的面子揍人,她会不高兴,不是吗?”

阿贵愣了一下,低下头认真地思考了一下,“那别让她知道不就好了,气总得撒,不揍回来下次人家就骑到你头上了。”

山口木叶懂人善被人欺的道理,但是纸包不住火,总有一天对方还是会知道。

“但是你明知道嫂子不高兴还是去做,等嫂子知道了不是更不高兴吗?”

“这……”阿贵被问倒了,说实在的他从来没想过这种问题。

“想那么多干吗,过得顺心不就好了?”

山口木叶又叹了口气,问题是她现在过得不顺心……

阿贵的妻子走出来,正看到山口木叶对着啤酒瓶唉声叹气,笑着走上来,拍了下她的肩膀,“滕先生呢?”每次木叶来这喝酒吃饭,滕明总是跟着她,难得这次只看到她一个人。

“老头子找他有事。”山口木叶瞥了眼墙上的钟,晚上七点了,还没来,摸出手机正打算拨个电话过去询问下活着还是死了。

门口传来了滕明的声音。

“阿贵,老板娘。”他顺其自然地在山口木叶的身边坐下,看到她面前除了啤酒什么都没有,皱了皱眉。

“阿贵,给她端点下酒菜过来。”

阿贵应了一声,拉着老板娘去了厨房。

滕明推了推喝着酒一个字也不说的木叶,“不问问我组长找我什么事?”

山口木叶兴趣缺缺地转头看了他一眼,“他还能有什么事,不就是那茶壶。”肯定是因为那天她故意拿飞刀砸了他的茶壶,找人发泄。瞧今天他看她的眼神,恨不得直接撕碎她。

滕明笑笑,这父女俩还真是了解对方。

“你都知道干吗还砸了他的茶壶?”

“是他惹我的,不惹我我会砸他茶壶吗?”言下之意,全是山口圣助自己活该。

“行了行了,这事啊,你俩都不对。”两个人都钻在了牛角尖上,结果就是顶着牛角相互拧。

滕明这话说得山口木叶心底一阵不舒服。

“老娘哪不对了,知道老娘脾气还给老娘火上浇油,我没砸了他一套茶具算是客气了!”

见她声音飚起来了,滕明急忙拉住她,“你听我把话说完。”

山口木叶愤愤地坐下,拿起啤酒又灌了一口。

“你知道那套茶具是你母亲留下的遗物吗?”

一说到木叶的母亲,木叶就不吭声了,点了点头。

“组长跟我说过,他这一生唯一爱的女人就是你母亲,你把他的最爱的女人留给他的东西砸了,他心里能好受?”如果换成是别人,说不定早八百年去见阎王了,还能像她这样好端端地在这喝啤酒?

山口木叶转头看了滕明一眼,瞧他说得好像他深有体会似的。

“你又知道了?”

“我当然知道。”

滕明坐直了身体,拿过木叶手上的啤酒瓶,灌了自己一大口。

“你不会也死了老婆,然后你老婆留给你的东西被人砸了?”

木叶这话刚说出口,正在喝啤酒的滕明没控制好,立刻把喝进去的啤酒喷了出来,她脑子是怎么想的,怎么会联想到他也死了老婆?

平和了下啤酒倒灌进气管的难受劲,滕明涨红着一张脸,“谁跟你说我有老婆了?”

山口木叶斜眼看了他一眼,“你一副深有体会的样子,没经历过,又怎么知道那感觉?”

他好像没说他经历过吧,只是觉得理解而已。

滕明真是服了她了,自己好不容易调整好的心绪被她这么一句话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了。

“呐,这样说好了,每个人都有一样重要的东西代表着他的一份感情,就像你,如果我被砸了,你是不是很伤心?”滕明知道这个比喻有点不太切合实际,但是似乎目前也就只有这个可行了。

山口木叶想了想,“你又不是东西。”

对,他又不是东西……

“我是说那只不过是代表一份感情,一份很重要的感情。”这下总该明白了吧。

山口木叶一副恍然大悟,“就像我喜欢你,老头子喜欢茶壶?”前面推理得不错,但是后面有点稍微偏离,他知道山口木叶性子直爽但是她别这样耍他行不行?

山口木叶笑了笑,拍了拍滕明的肩膀,“耍你的呢,你还当真,老头子的脾气我还不了解,只是……”

那个时候,她是气急,每个人总有伤心难过担心害怕的时候,在那个时候哪有人专门找别人的痛处踩的,平时不大不小的无聊事,闹闹也就算了,但她不许任何人质疑她和滕明之间所有的努力。

“只是什么?”滕明看着山口木叶低下头,脸色又开始晴转多云,沉思着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她一直不开心,还不跟他说一个字。

山口木叶抬起头,“只是你比谁都重要,我不允许任何人质疑我们之间的努力。”谁都不允许,包括她自己。

滕明一震,除了以前山口木叶说喜欢她,这还是第一次她那么认真地跟自己告白。

滕明笑了笑,或许该是时候了。

“木叶,我是不是该跟你说说清楚了?”

山口木叶诧异地转过头,“说什么?”

滕明微笑地看着山口木叶,“说说我的想法。”

“什么想法?”今天的滕明有点奇怪,比平时的认真更认真,比平时的深沉更深沉,让她有点摸不着头脑。

“你不想知道我喜不喜欢你,对你有什么想法吗?”

山口木叶看着滕明那带笑的样子,扬扬手,“别安慰我,要是让我知道你只是在安慰我,我会揍人。”当然不会揍滕明。

滕明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他看上去就那么没诚意吗?

“喂喂,你觉得我哪像只是在安慰你?”长那么大他还是第一次对女生告白,她就不能给他点面子好好配合一下吗?

山口木叶喝完手上的啤酒,顺手又拿了一瓶,开了就直接灌了一口,“好吧,我很想知道,麻烦您快说吧。”

滕明这才满意地再次露出微笑,轻咳了两声,准备开口,深深地吸了口气,预备!一,二!

“我……”刚出了一个我字滕明就直接卡住了。

不死心再次开口。

“我喜……”他就奇怪了明明山口木叶说得那么溜,到他头上怎么就那么难?

山口木叶看了他一眼,把手上的酒瓶递给他,“说不出来?呐,这个给你,酒能壮胆。”

滕明接过,咕噜咕噜灌了大半瓶下去,放下,再次看着对面的山口木叶,影像有那么点模糊,不过他能辨别得出来,那是木叶。

“我……”

依旧卡在了那地方,滕明翻了个白眼,暗骂自己猪都不如。

山口木叶抢过滕明手上的酒瓶,斜眼看了他一眼,“行了,说不出来逞什么强,你本来就不是说谎的料。”

可他明明不是说谎啊,他是真心告白的。

“我……”

“别我了,喝酒。”把酒瓶递给滕明,示意他再喝。

滕明接过酒瓶再灌了一大口,今天他就不信,那四个字他就说不全!

谁知,这一口下去,对面山口木叶的影像基本上已经快看不清楚了,心中一急,忙伸手上去拉人,他话还没说完呢。

这一手拉得又急又快,山口木叶没料到他喝完酒胆子大了那么多,平时他都不会这么主动地拉她的手,立刻转过头,刚转过头,就看到滕明整张脸压了过来。

滕明又光荣受伤,这次很难得地在脸上挂了相当重的伤,出手的人竟是从没出手揍过滕明的山口木叶,原因是……

是他在她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吻了她。

据山口木叶事后辩解,她是真的被吓到了,当时完全就是反射性地一拳挥过去。

一脸懊悔地跪坐在地上,看着脸上挂着伤的滕明。

“哎……”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着他的伤口唉声叹气了第N次。

“干吗叹那么重的气,我又没怎么着?”

“你还敢说,喝了酒真是什么都敢干啊你。”

滕明抓了抓头,他也没有料到啊,只记得那时候自己只是心急了那么一点。

滕明伸手抓过山口木叶的手,既然吻都吻了,他应该没问题了吧。

“木叶,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让自己陷入危险了。”那个时候感觉到木叶在害怕的时候他就该说这句话了。

“明天开始,我就跟着帮里的兄弟强身健体。”

“强身健体?就你?”山口木叶很不客气地回了一句。

“我是认真的!”滕明拍胸脯大声保证。

山口木叶眯起眼睛,“很好。”

滕明靠近山口木叶,小声说:“从今天起请多多指教。”

“没问题。”山口木叶捏了捏拳头,一脸笑意。

中井跪坐在一边沏着茶,“老大。不告诉他们好吗?”

山口圣助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告诉他们什么。”

中井笑了笑,“告诉他们之前的那些事情全是您安排的。”

山口圣助斜眼看了中井一眼,“有必要吗?”

中井沉默了一下,“没有。”把沏好的茶推到山口圣助面前。

山口圣助把手上的茶杯放下,往前一推,再端起中井刚推过来的那只,“那不就结了。”

中井无语,继续沉默,干着自己该干的事情。

后记

一直都是写耽美的,这次纯粹是人品爆发,BL更年期到了才决定写小言试试,结果一写就一发不可收拾,写耽美卡得风中凌乱似魔似幻的俺,居然非常顺手地把这篇小言在十天内写完了。

佩服一下俺自己,另:因为俺习惯了写耽美,以至于写小言也带了点男人的味道,俺喜欢帅气一点的孩子,不管男人还是女人,所以山口木叶的性格其实是非常符合俺的喜好标准,至于滕明,纯粹是因为俺觉得这样的男人很适合女主。

最后希望大家都能喜欢俺们家木叶和滕明,鞠躬……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