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现言呆萌娇妻很惹火

第336章 死都不让她安生

就他这点小心思,她还能不清楚!

不过,就算她答应,联盟能答应吗?boss能答应吗?当所有人都250甘心给他当枪使啊?

再次替某方的智商捉急了一把,某女解释道:“这么告诉你吧,我也只是个小喽啰,一切还得看上头的意思,所以,指望我,你还不如靠自己,权胤手下不是有很多人吗?你们纠集纠集,应该能对付一阵子。不过,这种时候,我建议最好不要再滋事,寻找权胤和佳阳的下落才是最主要的。”

闻此,某方眼中染上浓浓的失望和悲痛,苦笑道:“你以为我没有去找过?我他妈都快把那块地方夷为平地了,不但Neil,佳阳也毫无踪影。”

说完,一拳砸在桌子上,桌上的东西跟着跳了起来。

这样的某方,让某女开不起玩笑,拍拍他搁在桌上紧握的拳头,柔声道:“别放弃,我这边也会加紧搜索的,就算活不能见人,至少……”

话未说完,便被某方狠狠瞪了一眼:“你少乌鸦嘴啊,Neil是不会这么容易就……”

“死”字怎么也说不出口,方少堂狠狠咬了下内唇,拳头再次砸在桌上,懊丧道:“靠,那家伙回来后,老子绝对会在他耳边骂个三天三夜,让老子这么担惊受怕,****!”

这两人之间的情谊,让某女想起了郑小沐和五十岚铃。然而,天地不仁,总是嫉妒人性的美好,想方设法破坏这一切,让痛哭蔓延。

方少堂不是郑小沐,不是只会躲在房间抱着友人尸体哭泣的弱者,他会做出何种过激的举措,她没有主意,只清楚,他的人生可能因此葬送。

如果权胤真的不在了,他也不希望看到好友因为自己走上一条不归路吧!

心情愈发沉重,某女幽幽地吐了口气,故作轻松地笑道:“这主意不错,不过我更推崇用拳头说话。”

某方毫不优雅地翻了个白眼:个暴力女!

不过心情却轻松了不少,没好气地嘀咕起来:“麻蛋,叶晟那个阴险的家伙,老子绝不会放过他!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会认识那种男人?还是他妹妹,我代表全世界鄙视你!”

某女呵呵哒:“没办法,人生艰难。”

如果能选择遇上的人,她还会在这里苦恼吗?

突然,某方想起了一件事,不由阴阴一笑,看得某女直发毛。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没什么,就是突然发现,Neil做对了一件事。”

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某女不由皱眉:“他做了什么?”

某方神秘地凑到她耳边,掩着嘴悄声道:“你被结婚了!”

某女震惊了一下,很快便反应过来:“谁吃饱了这么玩我?”

“除了你男人,还有谁?”

“他……他是怎么做到的?”

结婚什么的,不是需要双方的户口簿,身份证吗?最重要的是,他哪儿来的他们两人的合照?而且还是那种红底的证件照!

某女一脸懵逼的表情愉悦了某方,他哈哈笑出了声,长眉轩动:“不知道亚洲有三大奇术,而天朝的奇术就是PS吗?”

P……S!

好吧,你们赢了!

某女挫败地捂着额头,忽然抬头看向方少堂道:“证件呢?”

她那点花花肠子任谁都看得出来,哼,想毁尸灭迹?没用!

方少堂得意地摆手:“找你爷爷要去。”

啥?他还把东西交给爷爷了?我的天,这不是逼着她承认这段婚姻吗?

天杀的,死都不让她安生!

当即指着某方的鼻子颤声道:“你们怎么能这样!”

某方毫无歉意地耸肩:“sorry啦,不过Neil也是被逼无奈嘛,你家老爷子说,拿不出证件就不承认他这个孙女婿,你也知道,这是Neil最不能容忍的。”

“但他也不能造假啊!”既然是为了应付爷爷,那就没办法了,但作为被结婚的那一方,某女还是相当郁卒。

某方嘴角勾出一抹蒙娜丽莎式微笑:“即便是造假,这也是充满了善意的造假,难道,你想让老爷子知道实情,你要是不愿意,现在就去跟他说清楚啊。”

尼玛!某女别开脸,泄气。

某方:就知道丫不敢,哇咔咔!

不过,既然某女和某男是合法夫妻关系,那么,所有的协议都是有效的,既然权胤的下落至今不明,那么,皇腾集团也该某女暂时代为管理。

那么,问题来了:欧氏和皇腾,她到底该选择哪一个呢?

某女对此一脸坚决:“当然是欧氏!现在集团好不容易走上正轨,我总不能半途撂担子不管吧?”

某方嗤笑道:“你不是打算把欧氏送给欧茗茗吗?既然送出去了,还管那么多做什么?”

在他心里,凡是有关Neil的,都排在第一位。某女除外。

某女竟无言以对。尼玛,姓权的这次算是把她坑惨了,她连欧氏都打理不过来,更何况规模更大,逼格更高的皇腾!这是要把她往死里整啊!

“我不管,再怎么也应该你来,我做不好!”某女连连摇头。

“我?你不怕我把Neil的公司开成夜总会的话,我是没问题。”方少堂一脸无所谓。

某女:O__O"…

迟疑片刻,开口道:“或者,把公司交给他的家人?”

闻此,方少堂当即便沉下了脸,冷笑:“你要是真这么做了,其他的我不敢保证,但我敢肯定Neil会恨你一辈子!”

呃,不要说得这么严重嘛,虽然她也知道他和家里关系不好,但也不会严重到这种程度吧?

见某女一脸大惊小怪,某方解释道:“你以为Neil为什么要签署这份协议?”

除了脑残还能是什么?

某女暗暗翻了个白眼,面上却一副求知若渴的模样。

“靠,你好歹猜一下啊!”某方郁卒。

“难道是因为他爱我?”某女自己都不信,权胤可不是那种为爱不顾一切的盲目之人,他这么做必定有自己的考量。

某方解释道:“这肯定是原因之一,不过最重要的是,他不想将半生的心血交给权家,也就是他的父亲。Neil的家庭情况相当复杂,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们是英国的一大权贵。”

听到这里,连埋头吃东西的离离也不由抬起头来,看着方少堂。

看来儿子对他老爹还是挺上心的嘛,虽然就她所知,父子俩几乎没怎么私下交流过,却不能否认,他们身上流着一般相同的血液。

然而,很有可能,离离这一辈子都只能通过别人的只字片语来了解自己的父亲。

想到这里,某女鼻子一酸,揉揉儿子的发顶,别开头看向一旁,努力压制泪水。

离离乖巧地靠在她怀里,环住她的腰:“妈咪,别难过,爹地不会有事的。”

收回去的泪水再次汹涌而出,大滴大滴地沿着脸颊往下掉,某女措手不及,低头吻了吻儿子的发心,轻声道:“嗯,我不难过,我们都不要难过。”

母子俩抱在一起,悲伤的情绪蔓延,搞得某方也眼泪婆娑。

妈蛋,他长这么大,流的泪加起来都没有这两天的多!遇上这一家子,简直是他的不幸!

本来还想刁难刁难某女的,见此,方少堂也提不起精神了。

双方敲定,继续再派人在出事的地方找两日,如果还是没有结果,就再商谈找叶晟算账的事。

吃完饭,欧善语就带着离离回欧家了。

欧老爷子正因长期见不到离离而寝食不安,但佣人通报母子俩回来时,唰地一下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颤巍巍地往外走。

某女一踏进客厅便见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行动不便地向他们迎来,苍老的眼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欣喜和激动,苍老枯朽的身体,好似风一吹便会破碎,消失不见。

“离离宝贝,快,到曾祖父这儿来,让曾祖父瞧瞧,你瘦了还是胖了。”隔着老远便朝离离伸出双手。

母子俩赶忙上前扶住老人。

“爷爷,不是告诉你了吗,离离这几天都在小沐家玩儿,顺便学习功夫,你担心过头了!”某女顺势解释,同时也在提醒离离,让他见机行事。

果然,离离宝贝就是聪明,当即便get到了自家妈咪的用意,牵着欧老爷子的手,用天真烂漫的童音脆声道:“是啊是啊曾祖父,我在师父那里学了好多好多厉害的招数,比如这个!”

说着,站到一旁,有模有样地打了几拳:“是叶问拳!”

“还有这个,螳螂捕蝉,大鹏展翅,龙腾虎跃!”

离离依次耍了几招,招式连贯流畅,自成体系,小小年纪便流露出了一股武学大师的风骨。

啪啪啪--

客厅里的佣人们都激动地鼓起掌来,一个劲儿地叫好。有这样的小少爷,他们每天连做活都觉得特别有劲。

哎,只可惜,聪明可爱、乖巧伶俐的孩子都是别人家的,自家的永远都是些惹是生非的淘气包!

见此,本来还想数落某女几句的欧老爷子果然气都消完了,但还是忍不住白了某女一眼:“就算是学习,也不能整日不回家啊,以后可不能这样了,记住了?”

某女连连点头:“记住了爷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哼,个墙头草!”欧老爷子傲娇地别开头,欢天喜地地和曾孙玩去了,留下某女风中凌乱:她啥时候成墙头草了?喂你解释清楚啊爷爷,嘤嘤嘤。

和离离腻歪完,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

某女坐在一旁玩手机,顺便和崔世勋、小黄等人打声招呼,准备明天去上班。

这时,欧老爷子用手指点了点她,道:“你跟我来书房一趟。”

离离识趣地往楼上跑:“我做作业去了。”

某女:你做个鬼作业啊?这么久就没见你翻一下教科书!

不过,既然爷爷找她,肯定是要紧事,收了手机,乖乖推着他进了书房。

按欧老爷子的要求,把他推到书桌后。

某女正好奇对方要说什么,便见他指了指挂在一面墙上的书法字,道:“那后面有个密码柜。”

某女一怔,好奇地上前,揭开字帖,果然看见一个嵌在墙里的密码柜。

欧老爷子说了一组密码,让她打开。

这下,某女更为疑惑了,照理说,密码这种东西,还是天知地知我知别人都不知的好,爷爷干嘛告诉她?就不怕她半夜到他书房寻宝?

见她迟疑,欧老爷子不耐烦地催促道:“愣着做什么?打开啊!”

“哦,哦哦。”某女傻不拉几地输入密码,打开密码箱,只见里面几乎都是些文件夹,码得整整齐齐的。

“把最上面的那两份拿出来。”

某女依言把文件拿出来,递给欧老爷子,后者却不接:“自己打开看看。”

呃,什么东东,这么神秘?搞得好像要传授她什么绝世武功似的。

一面天马行空,一面打开一个文件夹,却被里面的东西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某女慌乱地看向爷爷,张张嘴,想解释什么,终究还是没开得了口。

“怎么,结婚五六年,连结婚证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欧老爷子阴阳怪气道。

她还真不造结婚证长啥样有木有!

某女郁闷,却还要装出一副“虽然很懵逼但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拿起那个印着“结婚证”三个字的红本本,满嘴跑马:“哎哟,怎么可能,只是这东西一直没在我这儿,突然看见,有些奇怪罢了。呃,爷爷,这不会是权胤交给你的吧?”

装傻神招:明知故问。

“不然呢,人家一个大男人都比你靠谱,你说你,既然嫁人了,就要拿出点为人妻为人母的样子,不然,别说你是欧家的子女!”欧老爷子可不想晚节不保。

不管是谁,只要威胁到欧家的名声,他都概不姑息!

她是被嫁人好不好!

某女除了呵呵哒,也只能呵呵哒,连连附和:“你说得对,你说得对,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

欧老爷子也没有继续揪着她的小错处不放,轻轻拍着扶手,道:“我和权胤谈了两次,看得出来,他对你是真心的,我不清楚你们当初是怎么走到一起的,这几年你们又是怎么过来的,关于你们的风言风语是否属实,不过,既然离离都这么大了,你们就好好过日子吧,别再跟没长大的孩子似的耍性子了,知道了吗?”

果然,爷爷每次凶完她,都会语重心长地劝诫她一番,老人的心意她都懂,可是,有时候,并不是她想就能的。

但听欧老爷子又道:“哪天你们都有空了,叫权胤来家里吃顿便饭吧,有些事我还想和他聊聊。”

啊咧,某女懵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