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 十月的蓝色天堂 - 诺哈网 365bet正网开户_365bet世界足球冠军_365bet网上娱乐平台
首页书城现代言情十月的蓝色天堂

第15章

第十五章 最后的蓝色天堂

三个月后,亚超集团的案子终于成功破获了。

据说警方得到了重要的线报,也收集了最有力的证据,将亚超集团连锅端起。而韩宇皓也已经自首了。

我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人已经不在警局了。

在韩宇皓走后的第二天,我就向警局正式辞了职。

那一夜我想了很久很久,最后决定不再插手这件事,因为我无法狠下心亲手将自己心爱的男人送进监牢。

临走的时候,陈启华眼底的伤痛我看得分明。

但我已经无法再回应什么了?这一生中,我历经了两段感情,也让我的感情为之枯竭,我知道,以后我再也不会爱上任何男人。

对于陈启华,我除了一声抱歉,什么也无法补偿。

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韩宇皓最后被判了什么刑?因为我没有勇气去面对那个结果。我心底很清楚,且不说他是杀死琪雅的凶手,单单做为亚超集团的幕后指使人这一项罪名,他不是死罪也是终身监禁。

但我说过,我会等他一辈子。就算他已经被判了死刑,我也会这样等下去。

一直……这样等下去……就算已经知道了结果。

离开警局之后,我便在记忆酒吧做了服务生。

至少,在这个酒吧里,我有最好的朋友守在身边。这样也不会太寂寞了吧?韩宇皓也不会担心。

一转眼,又到了十月。每到十月,我总是喜欢看远处那片蓝色的天空。

在我的记忆里,有韩阳温柔的微笑,也有韩宇皓那冷漠其实又很寂寞的眼神。而我一辈子最无法忘怀的,就是与韩宇皓最后相处的那一天。

现在我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吃早餐,习惯了在吃早餐前先喝200CC的温水,我甚至已经学会亲手做出一桌子的好菜……可惜,每次陪我吃饭的,只有四周冰冷的空气,还有墙上那副未完成的画。

画面上,女孩身边那道模糊的人影究竟是韩阳还是韩宇皓,我也已经分不清了。

这两个男人都曾经想给我一片蓝色的幸福天堂,但谁也没有实现诺言。

今天又是十月十号——是我、韩阳还有韩宇皓的生日。

十月十号几乎已经成为了我们三个人之间的一种羁绊。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我一个人独自坐在餐桌前,面对着满桌美食。

桌上还放着一瓶记忆之殇,灯光的折射下,玻璃酒瓶里的液体呈现着淡淡的橙红色。

我倒了一杯记忆之殇,然后微笑着对空气举起了酒杯。“祝我们生日快乐!”我一口气将那杯记忆之殇喝了下去,那一刻,我尝出了甜的滋味。

雪霁曾说过,岑惟书调制出这杯酒是想让所有伤心人快乐。

我不知道现在的我究竟快不快乐,但如果真的可以让人忘记伤心事,也算是一件好事吧?

眼前好像有些模糊起来,我不禁轻抚着发晕的额际。

“明天我要问问雪霁,怎么今天这酒这么容易就让人醉了?”

正想起身去倒一杯茶解酒,门铃忽然响了。

我甩了甩头,甩去那阵晕眩感。

“来了。”

可能是雪霁和纾语来了吧?除了她们也没其他人知道我住这里了。

我步履蹒跚地跑去开门,“你们俩个人怎么——”

我话说到一半,就僵立在了原地,几乎找不回自己的声音。

我看见一张熟悉得让我刻骨铭心、却不该在此时此刻出现在脸庞。

我是醉了吗?

不然为什么眼前会出现幻影?

“韩——”我哽咽着声,颤抖地伸出手,轻轻抚上了那苍白削瘦的脸颊,那冰冷而熟悉的触感,告诉我,我并不是在做梦。

“我还欠你一顿晚餐。”

站在门口的人终于开口了,那淡淡的语气,那平静的眼神,一切的一切是这样的真实而又清晰。

我用手紧紧掩住了唇,眼泪却是无法控制地狂涌而出。

他忽然笑了笑,抓过我另一只手,拖着我一直走到餐桌前。

他的手还是跟以前那样冷。

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这是你自己做的?”他站在餐桌前,看着满桌的美食,眼底有一抹淡淡的赞赏掠过。

我除了点头,还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我已经不想多问了,也不敢多问。

韩宇皓拉着我坐了下来,看到了桌上那个玻璃酒瓶里盛着的记忆之殇。

“这是什么酒?”

“记忆之殇。”我终于平复下了心情,为他倒了一杯酒,“你可以试试。”

他端起酒杯慢慢地饮了一口。

“你尝出了什么味道?”

他抬起头,淡淡地说,“什么味道都有,酸甜苦涩。但却是好酒。”

我紧紧盯着他,就怕错过什么,“这酒很特别。不同的人,不同的心情会品尝出不同的味道。”

他慢慢地放下了酒杯,拿起筷子夹了一小块面前的香芋排骨放进嘴里。

“确实有进步。”

他放下筷子,深深凝视着我。

“你有正常吃早餐吗?”

“有。”

“早餐前有喝水吗?”

“有。”

他似乎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唇角微微一牵,勾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这样的微笑我见过,就是那一天在吃早餐的时候,他曾这样对我笑过。

忽然,他的目光调转到墙头所挂的那幅画上。

“我知道你一定会带着。”

他的眼底似乎掠过一丝淡淡的复杂,我正想开口,却见他站了起来。

当他站起来的时候,我发现他竟没有站稳,脚步微微颠了一下,幸好及时撑扶住了桌面。

“韩宇皓——”我心里猛地一揪,连忙起身扶住他。

他闭目喘息了半天,才睁开了眼。

“没事。”

他的脸色苍白得近乎于透明,手心里更是一片冰冷的汗湿。

我的心也跟着一分分地冰冷下去。

“我想看看那幅画。”他轻咳了两声对我说。

“嗯。”我扶着他在沙发上坐好,然后取下了那幅画。

他看了那幅画半天,然后动手将镶好的画框给拆除了,从怀里拿出了一支素描铅笔,很认真地为女孩旁边那道模糊的人影加深轮廓。

我一直安静地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将那道人影画出了一个清晰的轮廓,渐渐地,一张我所熟悉的脸呈现了出来。

那张脸有着韩阳温柔的微笑,却也带着韩宇皓那淡漠却又隐现着寂寞的眼神。

我不由轻闭上双眼。

“我和大哥都没有办法实现自己的诺言。”

听到他淡然而平静的声音,我睁开了眼。

他已经放下了画笔,并把画递到了我的面前,“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他唇角虽然挂着微笑,但眼睛里却藏着很深很深的倦意。

“我和大哥,也只能在这幅画里陪你看那蓝色的天堂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接过了那幅画,但心底却在滴血。

“雪,我有些累了。”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温柔地叫我“雪”。

“我不介意再免费让你靠一靠。”我强压着心口刀绞般的疼痛,扶着他躺下,将他的头轻枕在我的大腿上。

“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能送你一片蓝色的幸福天堂……”

他闭着眼,声音渐渐低弱下去。

我只是紧紧握着他的手,紧紧地握着,没有再开口唤醒他。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知道,现在的世界真的只有我们两个人,很安静,安静得就如同时间已经停止了一般。

窗外,忽然有一缕淡淡的阳光透过窗帘,倾洒而进。

天亮了,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吧?天空一定很蓝很蓝。

我想笑,但眼角却有泪水滑落了下来。

房门忽然被撞开了。

我缓缓转过了头,看见了华亦伶那张满是泪痕的脸。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哭得这样伤心……这样绝望……

那是一个我所不知道的故事。

在故事里,一对孪生兄弟因为不想走上父亲的老路,努力地想摆脱那条已经注定的道路。然而,就在哥哥离成功只有一步的时候,却因为心脏病发而离开了人世。

不甘心看着哥哥的努力付诸流水,弟弟便继承了哥哥的遗愿。

然而,他们所要反抗的那股力量太过强大,各方势力盘根错节,虽然弟弟名义上是组织的首领,但很多计划却不能随心所欲地实施。

弟弟用了将近两年时间,加上哥哥花费了五年的心血,才收集到了各方面有利的证据交给警方。

只可惜,在收集证据的过程中,必须要有所牺牲,也必须要有所取舍。

华亦伶说到这里时,眼底染满了伤痛。

“知道吗?当时林琪雅无意中撞见了宇皓跟那些首脑的会面,如果宇皓不亲自动手,你又想像得到,林琪雅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吗?”

“那些人根本就不是人,他们可以想尽一切办法,折磨敌人,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与其承受那样的痛苦,还不如让宇皓一枪了结了她,至少,她死得时候不会太痛苦。”

我将脸深深埋进手心里。

“这一年来,宇皓做了三次换心手术,但都没有成功。”

“他要求警方不用给他减免任何刑罚,只想来见你一面。”

“其实我们心底都很清楚,他已经撑不下去了。”

“他来见你,就是为了完成最后的心愿……”华亦伶紧紧握着手上的画,在泪水快要滑落的那一刹那,仰起了头。

我终于抬起了头,眼睛却是望向还放在桌面上那瓶记忆之殇,我站了起来,走过去,倒了两杯酒,看着那淡淡的橙红色在灯光下折射出不同的色彩,然后递了一杯给华亦伶。

“要喝酒吗?这是杯好酒。连韩宇皓也这么说。”

我浅尝了一口杯中的红酒,竟也品尝到了酸甜苦涩,什么味道都有……

我拿着酒杯,推开了窗户,外面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灰色,那清澈的蓝色已经渐渐看不到了。

我倚着窗,仰望着天空,淡淡地对身后华亦伶说。

“就要下雨了。”

沙发上,韩宇皓一直安静地沉睡着。

他的睡颜是如此地平静,眉宇间的神色是如此的温柔。

耳畔似乎又响起了那首刻骨铭心的悲伤歌曲——

我们说好下个永恒里面再碰头

爱情会活在当时光节节败退后

下一次如果邂逅

你别再那么瘦

我想一直沦陷在你的眼眸

这是无可救药爱情的荒谬

我将杯中剩下的记忆之殇全数倒向下了窗外的草丛里。

“生日快乐,韩宇皓。”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