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至尊毒后:庶女重生压三国

第828章 后位不是你的

可现在拓跋珪根本就没有给她再留下任何逃避的空间,当众人都到达大殿之外的时候,拓跋珪一声令下,整个黑夜便宛如白昼一般,四处都亮起耀眼的火星,随着那些火星逐渐升入高空,一个炸响,整个夜空顿时都被照亮了。

望着自己头顶那片明亮的夜空,慕容欢瑶很是不知所措。

拓跋珪对于两个孩子之间的区别过于明显,甚至此时的她都开始替自己的儿子鸣不平,为什么!什么拓跋珪要这么做!她到底是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才让这个男人对自己是这么的不屑一顾?

慕容欢瑶不经意的将自己的视线放到拓跋珪的身上,可是她却从拓跋珪的脸上看到了一脸的幸福,而这份幸福却是来源于他身旁的慕容倾城。

“为什么?”慕容欢瑶这么问了一句,但是由于周围的烟花越来越响,却是没有任何人听到此时她的这句问话。

但是随着烟花的爆响,慕容欢瑶也越来越压抑不住自己心底的气愤!

“为什么?”她又问了一句,而这一句她却是用尽了自己的力气怒吼出来的,这一声果然吸引了她身边的人的注意,但是没有人将她的这句话放在心上,每个人依然在这一瞬之后,就又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那天上炸响的烟花上。

“为什么!明明我才是皇后!”慕容欢瑶尖叫了起来,人也就直接冲到了拓跋珪的眼前,让拓跋珪和慕容倾城都纷纷一愣,但是慕容倾城却面无表情,而拓跋珪彻底黑了一张脸!

“来人!将这个疯女人拖下去,不要让她再出现朕的面前,下次如有再犯,当勤者全部革职!”拓跋珪的这一句话音刚落,周围的侍卫们便都被吓得不敢有任何的耽搁连忙将人直接拖拽的离开了现场。

百官们面面相觑,却不敢有人在这个时候替慕容欢瑶多说一句话。

慕容倾城轻轻的捏了捏拓跋珪的手,希望他在这个时候不要对慕容欢瑶把事做得太绝,毕竟如同慕容欢瑶所言,她现在确实是这整个北齐的皇后,自己即使真的获得了拓跋珪的宠爱,她也还是一个静妃,就这份身份,她也必须要尊敬一下自己这仅存于世的一个姐姐。

但是拓跋珪这一回却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他重新捏了捏慕容倾城的手示意让她不要太在意,然后还是命令侍卫们把那个女人押回已经等同于冷宫的琉璃宫。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拓跋珪平静着自己的一张脸,陪伴在慕容倾城的身边和他们的儿子一起欢天喜地的看完了这场烟火。

事后,这两岁的混天小魔王,终于是累了,所以昏昏沉沉的在奶妈的照料之下彻底睡死了过去,一看到自己的孩子终于闭上了双眼,慕容倾城便迫不及待的又蹭到了拓跋珪的身边,一脸焦急的看着他。

“你还是不要去了,让慕容欢瑶冷静一下吧,毕竟我们现在并不需要逼迫她在做些什么事情,而且即使把她放在这皇后的位置上,于你而言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慕容倾城是这么说着,但是拓跋珪不信,因为这个女人的存在对自己有没有影响,他自己最清楚,这个女人已经开始暗示了,即使是她占着本来就是属于倾城的位置,但这份理直气壮就已经让拓跋珪忍耐不下去了。

而且倾城还有很多事情是不知情的,就像是关于那个孩子。

安抚了一下慕容倾城的情绪,拓跋珪还是借口离开了锦绣宫,而在他离开之后,他还是背着慕容倾城走到了那个女人的琉璃宫。

看着那个女人,一脸就在等着他的样子,拓跋珪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个女人现在自己处于什么样的境遇,她自己最清楚,并不需要他在这里多言什么了,所以他只是来通知这个女人。

“明天朕便会下诏你不会再是北齐的皇后,但是如果你实在没有地方可以去,这琉璃宫依然留给你。”

慕容欢瑶因为拓跋珪这些话语,一脸的泫然若泣,真是将自己最后的姿色在这个时候全部都展现了出来。

但是时间的磨砺,和她自身的放纵,让她在这两年的时间中真是衰老了不少,甚至是和慕容倾城站在一起的时候,她也都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神气。

她现在是真正的委屈。

“你对我就一点情意都没有吗?你难道只是为了和我说这话才来到这里?”

慕容欢瑶简直不敢相信此时拓跋珪见了她竟然只有这一句话,她和拓跋珪之间难道什么都不剩下了吗?

不,她和拓跋珪之间剩下的还多,至少她和拓跋珪之间,这是还剩了一个儿子!被愤怒冲昏头脑的慕容欢瑶是彻底忘记了自己女儿的存在。

可是仅仅只是想到了这些的慕容欢瑶就已经瞪大了自己的双眼,她突然觉得其实自己还是有一个办法的,虽然这办法可能实施起来很有难度,但是拓跋珪都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凭什么继承了他血液的拓跋麒就不能!

“好,既然你只能这样对我,那我也没有什么别的话可以说了,但是既然你要我这皇后的位置,那么你就必须再给我一个其他的位置,我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离开这里。”

慕容欢瑶此时竟然这么好说话?拓跋珪虽有疑惑,但自然不会不给慕容欢瑶这个面子,所以没有再多说什么,他就静静的等着,慕容欢瑶提出她此时的需求。

可是,当拓跋珪从慕容欢瑶听见他竟然提出了,要以太子的东宫之位来换她的皇后之位!这一下拓跋珪可就真的是笑开了。

“你?要让你的女儿登上帝位?”

拓跋珪就这么说了一句话,但是慕容欢瑶却不以为然,什么叫做她让她的女儿?她心里当然清楚此时自己应该要把谁捧上那个位置,所以,拓跋珪在想什么?!

“你在说什么?如果要是继承那个位置的话,当然要看麒儿,你不要忘记,麒儿可是我……”

“你是在说,你的儿子吗?”

拓跋珪现在每说一句话都让慕容欢瑶瞪大一次眼睛,尤其是从头到尾拓跋珪就将自己和那个孩子的关系撇得一清二楚,慕容欢瑶真的是快要气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