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0章 婉玉之死 - 毒妃妖娆 - 诺哈网 365bet正网开户_365bet世界足球冠军_365bet网上娱乐平台
首页书城古言毒妃妖娆

第400章 婉玉之死

“娘娘……。”鸢儿说出来的话顿了顿,看着她的目光也是带着一些纠结的,随后想到沈画不仅是会医术更是会用毒,便是直接询问了出来说着:“张太医说是娘娘体内似是中了毒,娘娘可是察觉出了什么来?”

沈画虽是心中,隐隐察觉到她可能是知道了一些什么。如今被她如此直白毫不掩饰的询问出来,还是有些诧异的。

“只不过是最近身子有着疲乏罢了,什么中毒不中毒的。”沈画看了她一眼后,语气淡淡的说着。

“娘娘……可……。”鸢儿还想要在说什么,沈画倒是不给她这个机会,直接转移着话题说着:“扶我起来吧!

躺了这么久,声音也是早就已经有些乏了。”

鸢儿听着她如此说着,自然是不会产生任何争议的,当下早就已经把自己还要说出来的什么,早就已经忘记了。

随后一边替她梳洗着,一边开口说着:“方才寿康宫那边,派人过来说是太后娘娘请娘娘过去一次。”

“太后派人请我过去?”对此沈画倒是还是颇有着诧异的,之前太后看着她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怎么也不会让人请她过去。

“娘娘,可是要过去吗?奴婢倒是觉得太后这一次请娘娘过去,倒是不会是那么简单。”

“不管她为什么,总之她已经是派人过来了,本宫倒是没有不去的道理。”沈画嘴角微微上扬着,眼膜之中带着一抹不以为意的神色。

“是,那奴婢这就去安排一下。”鸢儿想了想后,这才开口说着。

“臣妾给太后娘娘请安。娘娘万福。”沈画挺着个肚子,给太后福了福身子,行了一礼。

太后听到声音后,也只是抬眸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什么。随即便就又重新埋头弄起了自己的手中的东西来。

沈画对此倒也是丝毫不以为意,嘴角浅浅的笑着。任由着鸢儿把她扶起来,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太后没有开口,她倒也是耐心的坐着,丝毫没有想要开口说什么的意思。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后,太后似是把她晒够了,这才重新的正眼看着她说着:“如今皇宫之内,皆是盛传皇后腹中的皇子并非是皇上亲生子。

皇后你可是知罪?”

“臣妾腹中的皇子究竟是不是皇上的亲生子,太后难道是不知道吗?”现下沈画对她所说的话,倒也是丝毫没有任何的顾忌。

“哀家应该知道一些什么吗?”太后难得的对沈画对她如此毫不尊敬的态度,并没有任何的的生气。

“难道宫里的这些个传闻不是太后联合婉玉,派人传出去的吗?”

“即便是哀家所做,皇后又能如何呢?”太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着。

“臣妾自然是不能如何,不过太后当真是觉得自己一直可以这般吗?

现如今太后在宫里如此如鱼得水,无非是靠着皇上罢了,若是哪一天。

太后当真是惹怒了皇上,太后觉得自己还能够像现在一般吗?”

“皇后这是在威胁哀家吗?”太后看着她眼中带着一些讥讽在其中。

“臣妾哪里敢威胁太后,只不过是在说着实话罢了。”

“你以为,凭借着皇上的手段,当真就能够对付的了哀家吗?”太后在看着她的时候似是,在看着一个小丑一般。

沈画倒是不恼,她正是知道太后有手段,这才会没有直接的软禁起来她。想着要把她身后所隐藏着的势力全部都引出来。

“能不能,一向都不是臣妾说了算的。

不过臣妾倒是知道,太后一定不会赢过皇上。”沈画嘴角露出了一抹浅笑来,看着她说着。

“皇后倒是好心思,不过这倒是注定要让你失望了。”太后说完这句话后,倒也不再去管她的神态,反而看着一旁所站着的宫女开口说着:“皇后所孕血统不纯,欺上瞒下,秽乱宫闱。

把她带下去,好好的看管起来。”

“是。”两个宫女自然是应了一声,随后拉着沈画的手臂站了起来。

沈画为了避免伤到自己的肚子,倒是并没有挣扎。反而随着宫女的动作站了起来。

看了一眼,明显是带着一些喜色的太后,勾了勾嘴角说着:“太后这是要软禁了本宫吗?”

“哀家这不过是按照宫规办罢了,什么软禁不软禁的。

不过,皇后若是还想着要等皇上来救你出去,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沈画听到她这么一说后,便就已经是猜测到了这是太后已经下手了。

当下皱了皱眉头,之前她也是多少听说了一些的,不过后来墨煊怕她伤到胎儿,便就不在传出任何的消息出来,对于她更是直接封锁了任何的消息。

这倒是让她,直到现在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根据之前所得到的事情如今联系起来,倒也不难猜测。

不过太后倒是没有让她自己胡乱猜测,看着她一脸纠结的模样,开口说着:“戊守边疆的将军昨日带着兵将回来,三王爷更是联系了之前所支持他的大臣,现下只怕是他早就已经是忙的焦头烂额了。

你说他还会不会有时间来救你呢?”太后嘴角明显的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看着她。

“怕是这其中也有着太后不少的功劳吧?”沈画心下虽是担忧,但却没有表露出丝毫来。

“这就不劳皇后操心了。

你放心,哀家会尽快把皇上送过去和你团聚的。”太后说完这句话后,直接摆了摆手示意宫女把沈画带了下去。

太后倒是没有亏待了沈画,在关押着她的这间房间之内,虽是并不如自己的未央宫舒适,但却也还算是一应俱全。

鸢儿也和她关押在了一起。

前朝之中,三王爷带着兵将依然是破了城门,站在御书房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墨煊脸上倒是没有什么表情,神情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后,开口说着:“朕倒是不知道,三皇兄一直都纯在着这样的大逆不道的心思。”

三王爷倒是似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微微扬着头看着他开口说着:“如今你这个皇帝怕是已经做到了头了。

若是你肯乖乖的退位让贤,或许本王还可以考虑考虑放你一马。”

“若是朕不肯呢?”墨煊微微眯了眯双眸,射出一到惊光来看着她。

“那就不能怪本王手下不留情了。”三王爷说着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出来,随后摆了摆手示意着自己身后所带来的一些侍卫动手。

却没有想到,等了一会儿后似是丝毫没有动静一般,脸上带着一抹诧异之色,回过头去这才令她震惊。

身后他所带来的一些侍卫之中,除了自己的亲信之外,其他的所有侍卫此刻倒是都手中拿着剑指着三王爷和他的亲信。

墨煊看到了他脸上,明显的带着一些不相信的神色,嘴角微微上扬着。

开口替他解释着:“你以为,朕当真就一点防备都没有吗?”语气平平淡淡的,但落在他的耳中却似是惊起了一些大风一般。

“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安排的?”过了半晌后,三王爷这才似是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来,开口询问着他。

“自然。身旁留着一些心存异心的人,朕自然是要好好的筹谋一番,不然晚上安寝时怕是都要不得安稳。”

“你也不用太过于得意,现下虽然本王这里输了子一筹,不过戊守边疆的王爷带兵回来,现下怕是也是快要到了城门口了。

只是不知道,你能够阻挡的了本王,能不能也阻挡了了他呢?”三王爷在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明显是带着一些得意的神色的。

“你觉得,是做一个举兵谋反人人唾弃的乱臣贼子好呢?还是做一个忠贞护主人人歌颂的功臣好呢?”

“你这是什么意思?”三王爷被着墨煊的这一番话说的,心下微微有些慌乱了起来。

之前满心的希翼和自信,现下被着墨煊轻而易举的便就瓦解了去。

“自然是在替三皇兄理清思路了,省得让你输的这般的不明不白。

即便是到了地下,也还要做一个糊涂鬼。”

“你……。”三王爷现下倒是被墨煊弄的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了,突然之间一股巨大的恐惧笼罩着他。

之前他只以为,异性王爷带着兵将,很快便就会攻进皇宫之中来,而自己即便是被他抓到,想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而如今若是所有的一切事情,都是墨煊自己设计布置的,那么怕是这一次他的性命便就真的要不保了。

墨煊没有在给他任何的什么说话机会,直接让人便就带了下去关押起来。

而被三王爷所带来的那些亲信,也都是顷刻之间便就被着墨煊给解决了。

寿康宫之内,沈画微微蹙着眉头,虽然她相信墨煊的能力和手段,但却也还是避免不了的担忧着。

“娘娘还是先坐下来喝口茶歇歇,皇上那里现下怕是进展的很顺利。

娘娘就不要在继续担忧着了。”

“我怎么能不担忧呢!”沈画一边紧紧的蹙着眉头,一边说着。随后似是心中完全静不下来一般,又重新站了起来开口说着:“现下还是没有消息吗?”

在沈画刚刚询问完这句话后,窗口处倒是响起了一些异动来,随即一直跟着沈画的一个暗卫直接闪身便就跳了进来。

“属下参见娘娘。”暗卫一袭黑色劲装,脸上仍旧是紧紧的绷着,丝毫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来。

“那边如何了?”现下沈画最为关心的便就是墨煊有没有受伤。

“回娘娘的话,一切顺利。现下皇上已经是把三王爷给抓了起来。

所带来的那些侍卫和一些跟随着的大臣,也是分别处死和关押起来了。”

沈画在听到这样的消息后,这才送了一口气。放下了一直微微悬挂着的心,脸上更是露出了一抹这么久以来,第一个真心的笑容出来。

“那就好,那就好。

皇上有没有受什么伤?”随后沈画这才询问着。

“没有,皇上一切安好。”暗卫在说完这句话后,这才犹豫了一番后,询问着:“那娘娘,我们可是按照计划行事?”

“自然。”沈画点了点头,既然墨煊那边已经是解决了最为麻烦的一件事,自己这里也是同样不会落下的。

在暗卫出去后,约么有着一盏茶的功夫,直接把太后给抓了过来。

此时的太后,衣着带着一些微微的凌乱,原本被盘的一丝不苟的发髻,更是垂落了一绺青丝下来。

脸上早就已经没有了,之前所带着的那份高傲和不可一世的态度。

双眸更是含着一些,隐隐的怨恨紧紧的盯着她。

“你们是怎么做事的,居然把太后弄成这个模样。”沈画看了她一眼后,明显是脸上并没有丝毫责怪之意的说着底下的人。

明眼人自然是都知道,沈画这是故意在羞辱着太后,一个个都低垂着头不敢开口。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三王爷虽是被皇上抓了,但你别忘了,外面更是有些王爷从边疆所带回来的精兵二十万驻扎着。”太后满脸的不在意对着他说着。

“本宫都不知道该说,太后太过于异想天开还是该说太后太天真呢?”沈画轻声的嗤笑了一声后说着。

随后接着说着:“你当真以为,今日的事情只是凭借着皇上的一时运气吗?”沈画看着她明显的一幅不相信的模样,凑近了她的耳旁,低声的说着:“早就在皇上登基的那一日起,便就已经着手开始设计这个局了。”

在沈画说完这句话后,太后这才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看着她,此时此刻她才意识到沈画和墨煊的手段。

沈画看着她的反应倒是极为的满意,这才让宫女把太后带了下去。

“把我吩咐下去的话,让人散播出去了吗?”在太后被带下去后,沈画这才转过头来看着鸢儿询问着。

“已经按照娘娘的吩咐,让人散播出去了。

现下便就只是等着鱼儿上钩了。”

而婉玉在听到,谋反失败后,更是直接气的咬了咬牙。随后在听到三王爷的军师也是被同样关押在了大牢之中后,明显的一脸不敢相信模样。而之后宫女再说了什么,她自然是完全都没有听进去。

“天牢重地,任何人都是不得擅自进出。”

“劳烦可。”在看到守卫如此直接的模样,婉玉不得不拿出一些银子来,再加上她最近颇得皇上的宠爱,风头盛极一时。这些事宫里的其他人自然也都是知道的。

几个侍卫自然是不敢轻易的得罪了婉玉,当下更是几番为难之下同意了她进去。

“子清……子清。”刚刚进了大牢内部后,婉玉便就已经是露出了焦急的神色出来,一边走着一边喊着他的名字。

“婉玉郡主这是在叫着谁呢?”毫无预兆的,沈画一脸笑意的出现在了婉玉的身后。

而婉玉在触及到了,沈画身旁的墨煊和几个暗卫后,眼眸暗了暗。似是听不懂一般说着:“婉玉只是听说三王爷被关了进来,只是想要劝解他一番罢了。”

“婉玉郡主你还真是能够忍耐呢!

只不过现如今也不知道,本宫是该叫你婉玉呢?还是该叫你顾倾城。”在说到最后顾倾城几个名字的时候,沈画的神色明显是微微凌厉起来了一些。

之前她到是没有怀疑过她,不过在之后的一些事情之中,她到也只是觉得颇为熟悉罢了。直至在宫里的传言流传起来的时候,她这才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娘娘再说什么,婉玉倒是听不懂。”

“到了此时,你还要装糊涂吗?”

婉玉听着沈画丝毫不以为意的话时,心中倒是一直升起一些愤怒来。当下嘴角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抬手撕下了一直粘帖在脸上的人皮面具来。

露出了底下自己最为熟悉的容貌,一时之间心绪复杂倒也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

“没想到这样都会被你察觉出来,只不过你倒是不要高兴的太早,你以为只要认出来了我,便就真的没有了问题了吗?”

婉玉的话在墨煊的心底,到底还是翻滚了一些。毕竟只要遇到有关沈画的事情时,他都是没有办法完全的冷静下来。

而之前沈画晕倒时的那一次,张太医给她把过脉之后,为了引起旁人的怀疑,张太医倒是没有去直接见墨。

反而是如实的禀告了冥玄沈画的身体状况。

当下在听到婉玉如此的说着,自然是知道了其中一定是婉玉做了什么手段的。

“你究竟做了什么?”

“怎么,即便皇后腹中的孩子,并非是皇上的。难道皇上便也就要认了吗?”

“是不是朕的,难道朕还不清楚。

之前所作所为,不过是演给你演给三王爷看的罢了。”

“你说的可是这个?”沈画不紧不慢的从袖中拿出了那支,婉玉送给佩洱的簪子。

在婉玉满脸不可置信之下,墨煊毫不犹豫的下令处置了她。

而同一时间,前朝后宫更是恢复了往日的安宁。

而东方清儿也是按照瑾国太子的请求,和亲去了瑾国。

同一时间,皇后沈画双生子落地,谣言不攻自破。

举国上下,一同欢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