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 冰冻傀儡心 - 诺哈网 365bet正网开户_365bet世界足球冠军_365bet网上娱乐平台
首页书城现代言情冰冻傀儡心

第10章

第十章

回到那个只属于两人的别墅,她无意识地坐进布艺沙发,安静地像个搪瓷娃娃。受伤的心愈加束缚,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口没遮拦,但是当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时让他不舒服得很。

冷奕情在她面前蹲下身子,单膝跪地。慢慢拔下自己的尾戒,郑重地套上她的中指。

那枚银戒套在白皙光洁的指上,发着淡淡的幽光。健康、爱情、平安……和幸福,真的会实现吗?

这,这……是什么意思?

大脑中蒙蒙一片,她睁大了眼睛看着手上的那枚银戒。突然间反应过来,发了疯地去拔,不管会不会弄痛自己的手,一下子发了狂。

“宁,若宁,你冷静点!”冷奕情按住她的肩膀,。

“不要,我不要!”她拼命地拔,弄痛了自己的手还是拔不下,似乎这枚银戒天生为她而生的,怎么都拔不下来。

“我们该结婚。”

平地一生雷,这样的话从他口中出来,真能炸得她魂飞魄散。

“冷奕情,你好可笑哪!”她笑,心底极苦,有悲怆的眼泪流了出来。

“如果两人相爱不结婚,难道要孤守一辈子?”这份爱已深入膏髓,没得救药。要让他放手,已是完全不可能的了。

“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是血亲?这连三岁小朋友都懂的问题,号称高智商的天才连最起码的问题都不知道了吗!”她生气地朝他大喊,因为大口喘息胸脯上下起伏。

“结婚不一定要大张旗鼓。”冷奕情贴近她的脸,他的意思够明显了。

“你该结婚的对象是李碧静。”她猛然间推开冷奕情,冲进卫生间。用肥皂水洗手,那样一定可以脱下来了!

水流哗哗地冲在双手上,溅起的水花流出了浴盆,弄湿了衣裙,冷奕情进来冷冷地看着这一幕,俊脸早已因为那句任性的话而变得冷厉阴鸷森冷可怕。

猛然大步流星地走过来,从背后抓住她不安份的双手,一下子举出水盆。目光与她在镜中对视,“你永远脱不下来,就像你永远不可能逃开我一样。”手上一用劲,背后的珍珠扣子一颗颗掉在磁砖地上,露出大片香肩和光滑细腻的背脊。

“你做什么!”她再也顾不得手上套住的戒指,全心全力挣扎。“再也不要了,会怀孕的。”当看到那女子微微隆起的小腹联想到自己,所受的撞击不小。

他不听。扯开她的雪纺裙,扯下她的丝质内裤,在身后一下子贯穿了她,而他几乎没脱衣服。

“啊……”伴着未准备好的痛楚,娇弱的呻吟声可耻地出现,就算平时再怎么冷漠,面对他还是起了反应。下体传来阵阵冲击,他的魔手在胸前游移爱抚,无尽的****把她淹没了。

握住她的下巴,贴进冰冷的镜面。“看看自己,你还敢说把我让给其他女人的话吗?”

镜中的她红酡的脸,闪着****氤氲的眼,连雪白的肌肤都起了层诱人的淡粉色。这样的她,是完完全全沉浸在****中的普通女人啊!“不要……”她喊,泪水滑下粉嫩的脸蛋。

心系于她粉脸上的泪痕,扳过她的身子,更加快速而有力的进出。“这样的你,还有资格说离开我的话?”

他说的话直指她内心,“我,也不想……你当我的亲人啊。”眼泪掉得更凶,泪水沾湿了长长的睫毛。

“傻瓜。”他怜惜地深深吻住她的唇,“你终于说出真心话了。”

拿过白色浴袍裹住她的娇躯,将她抱向沙发躺下,因为乏力而半睁美目。冷奕情轻笑,微卷的茶色发尾俏皮地缠绕在他手中,他凑近鼻端吻了吻,温情绵绵。

突然间,全身的细胞起了危机意识!

有人!

有人在这个房中偷窥!

冷奕情犀利的双眼射向危机感的来源,顿时浑身一僵,抱住若宁的双手却没松半分。

冷若真眨了眨眼睛。双眼一翻,差点昏过去。

“哇……你们?!”她蹬蹬地从二楼爬下来,手中还握着偷偷溜进别墅二楼的凶器——银鞭。冷若真大概是吃惊过了头,连路都不会走了。中途还摔了跤,连滚带爬地到冷奕情身边来。“我眼睛没瞎吧?哇……让我做瞎子吧!”

冷若宁慌张地整理着自己的衣裙,面色灰白。

“冷奕情,你这浑蛋!”一条银鞭直接挥向冷奕情,冷若真怒火攻心。“伤风败俗!伤风败俗!!”

“你该死的怎么会来这!”冷奕情一把抓住了银鞭。冷若真使劲一抽,他的掌心硬是磨出血来。

“我不该来是不是!不该发向你们的苟且之事对不对!”自从那晚撞见他们二人的异色后,她就开始觉得不对劲。这才联系到李碧静的容貌,一联想更是惊出冷汗。这几天见他二人同时不在家过夜,就起了疑心。没想到来到他的私人别墅竟发现了保镖!这才偷偷摸摸地翻进二楼,然后……竟会看到两人……

“你们该死!我这就去告诉大姐!”

冷奕情握着银鞭一头,猛得缠上冷若真颈项,“要不是你是我妹妹,我早就掐死你。”

“奕情!”冷若宁慌张攀住他的手,别乱来!

“好啊,你杀我啊!冷奕情,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反正我冷若真有一分钟活着,就一定要把这事告诉大姐!!”冷若真恨恨地说,心里悲愤,突然一阵鼻酸。

冷奕情冷冽的目光渐渐地黯淡下来,慢慢松开了手。

冷家大宅内的气氛是从未有过的凝重,从外赶回家的冷家老大都没来得及脱下大衣。

冷若凌严厉的目光扫过站在大厅的人,当触及到那对站在一起的姐弟时,明显感到若宁的瑟缩。

“若真,你说吧……”冷若凌看向三妹,这丫头的眼睛有些红,刚才从电话里也听到她细微的哽咽。从来都是倔强不服输的三妹,竟也会难过到想哭。

“二姐和冷奕情上床。”冷若真平静地陈述,已经恢复了情绪。

“上床?你还是个高中生,口中这样没遮没拦!”冷若凌冷声喝斥。

啊?若真的下巴险险掉下来。大姐,现在不是教训她的时候吧?!“冷奕……呃,哥哥他比我大两岁哪!只大两岁!他已经那个,那个了……”而且还是乱伦!

若真有些委屈地想,现在有更要的事要处置吧?怎么只有她一个人觉得天塌下来了,别人都是处之泰然。

冷若凌这才想起似地挑了挑眉。大概是这个弟弟小小年纪早能独当一面,已经是整个庞大公司的新任总裁,使冷若凌常常忘了他还只是个二十余岁的男孩子。

她看向冷奕情,今天他给她的打击很大。饶是她冷若凌平时怎样自恃冷静,听到电话里传来的戏剧性事件,还是足足愣了两三分钟。

“大姐,你没看到他有多凶,见事迹败露拿着鞭子要勒死我!”冷若真火上加油地说,刚才的怒气到现在还未消。

“是吗?”果然见冷若凌眼色一寒,下一秒出拳急如风,直打向冷奕情的鼻梁。

冷奕情有所防备,偏头躲过狠拳。而下一记,冷若凌已经踢上他的腹部,让他狠狠地扑跪在地。

冷若宁吓了一跳,想伸手去扶,却又不安地站住了脚。

这该是冷少爷生平第一次被教训吧?“大姐,大姐……其实他后来没勒我。”看来,冷若真是太好心了,不借这个大好机报仇。

“对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交待,嗯?”冷若凌好生温柔地问,紧紧地盯视着狼狈起身的弟弟。

“我爱她。”冷奕情猛得抬起头,明亮的目光闪烁着坚定。

冷若宁直直地看着他,眸中有太多流露的感动与爱意。

对于这样坦白的话,冷若凌怔忡。

他们竟然在她不知不觉地情况下有了深厚的……爱情?看来她对这个家付出的关心实在是太少了。

“若宁呢?你想说什么……”当目光看到二妹那中指上的银戒时,她什么都明白了。

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早就成了定局。“那么就这样吧……”。

“啊?大姐?”若真摸不着头脑,冷奕情和冷若宁对望一眼,眼中有着深深的不解。

“你们三人跟我进来。”冷若凌着率先走上楼梯。

带三人来到冷家最高层楼,密封的室内突然灯光乍现,久不来人的内室都起了厚厚的灰尘。

冷若凌抽出一本相册,拍了拍上面的灰尘。“看看这些照片吧。”

三人疑惑地翻看,都是些陈旧的照片,看上去已有好几十年历史了。放在最前面的是爷爷和别人同拍的照片,两人亲昵的关系显示着超乎寻常的友情。

“爷爷身边的人就是他最好的朋友。可惜他最后还是背叛了爷爷,野心勃勃地想夺得冷家的产业,事迹败露后,他和爷爷恩断义绝。最后的下场是毁灭性的,他的儿子儿媳死于飞机事故,哈……跟爸妈很像,不一样的是尸骨无存,灰飞烟灭。”冷若凌看向冷若宁,淡淡地说,“小时候我很怨恨他,都是他让我爷爷得了大病,身体逐渐衰弱下去。后来我又很同情他,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他是亲身经历了。他临时前,把唯一的孙女托给爷爷照顾,爷爷答应了。”

冷奕情猛然张大了眼,期待某些事情发生的心情,激动得能跳出胸膛。看着大姐的嘴一张一合……“若宁就是他的孙女。”

冷若真倒吸口气,回头看冷若宁,后者已经完全呆掉成化石了。

冷若凌上前握住她发抖的手。“若宁,不管你是不是冷家的亲生女儿,你都是我的好妹妹,是若真、若云的好姐姐,这一点是永远不会变的。”

“怪不得,怪不得妈妈那么讨厌我……”冷若宁失魂地说着,越来越多的泪水滑下脸。原来,原来她不是冷家的女儿,她是他们仇人的后代!“小时候,妈妈常常排斥我,打骂我……原来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原来我的亲人试图对冷家不利,原来收养我只是冷爷爷的一时善心。”

“你说什么!”冷奕情握住她的手急切地问,“妈小时候常打你,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我怎么都不知道!”

“一切都过去了,她也死了好多年。”虽然当年是好伤心,变得更加渴望父爱母爱。

“傻瓜!”冷奕情心疼地拥紧她,清晰地感觉到她剧烈的心跳声。他一直以为母亲对若宁的芥蒂,只是因为误会她推云云落水。云云是全家的宝贝,最疼爱的小女儿,母亲才会如此愤怒,虽然觉得母亲的厌恶过了点。是他糊涂!误会可以呈清,哪会因为一个误会而厌恶同样是自己生的女儿。原来……二姐不是他的姐姐……太好了!

冷若宁抬起头来,走到冷若凌面前。“大姐,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冷若凌淡淡地苦笑,“是我这个大姐失败,竟然到现在才知道你两个……”平时没有什么时间来关心二妹,回家时最多关心的也只是小妹云儿那体弱多病的身子骨。她见过一眼李碧静,虽然心头有诧异的感觉流过,也没有深究。因为在她眼里,李碧静跟若宁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她根本不会在见到李碧静时想到若宁。

“大姐……”她不知道自己的泪水到底是开心的还是难过的,总之好多好多的眼泪止也止不住。

“我很抱歉,本以为自己这样做法很对。为了不伤害你,为了让你在冷家没有隔阂感,耳提命令地让吴妈和一些老家丁隐瞒这事,却没想到反而更增添了你俩的困扰。”

冷若宁捂住嘴,呜咽不能言语。她知道了自己有亲生父母,而她的父母却永远都见不到了!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天……

冷奕情从背后拥住她,霸道地柔声安慰。“你别如此伤心。你的出生是为了我,你的存在是为了我,你是完完全全为了我一个人而存在的。”

冷若宁回头看他,老天爷真是这样的安排吗?

“我反而想问大姐,如果不是我们意外揭开,你是不是打算瞒我们一辈子?”冷奕情嘴角缓缓扬起,他太了解自己的大姐了,答案一定是欠揍的。

“有何不可?”果然见冷若凌摊摊手,一副当然会如此的表情。

有何不可,有她这样的好姐姐在,真会误了他们一辈子!冷奕情手痒痒,真想跟自己的大姐干上一架。

“我想去墓地祭拜我爷爷,还有亲生父母。”冷若宁闭了闭眼,面颊湿冷。

“去吧,应该的。”

两人终于能在光天化日之下手拉手地走,终于摆脱那道德的枷锁了!冷若宁从身世的愁绪中挣扎出来,带了微微的高兴。

当目光接触到手中捧的花束,她有些微微僵硬。他们现在要去看望的是李碧静,那个好心的美丽女子,今天是她出院的日子。

眼看就要到她的病房了,她有些踌躇地停了脚步。冷奕情不解地看她。“怎么了?”

“你进去看她吧,我想你们有些话需要单独说。”她将手中黄玫瑰塞给他,却没想到他接过了她的花束,也一把拉过了她的身子,不容拒绝地拥进了李碧静的病房。

“你,你们……”李碧静已经叠好了被子,收拾好自己的行礼,端坐在床铺前,似乎在等人的样子,却没想到等来了两个。

她微微地错愕,目光放在两人交握的手上。

“碧静。”

“你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李碧静笑着说,内心涌起苦涩的失落。

“我,我先出去了。”冷若宁甩开他的手,走出病房门。凭她的直觉,李碧静并没有像奕情说的那样,对他只是朋友的感情。

房中的两人有片刻的静默,过了好半晌,冷奕情俊脸上扯起一抹迷人的笑容,倾身蹲在李碧静身侧。“碧静,她已经不是我姐姐了,我要跟她在一起。”

“我最终还是没能让你爱上。”李碧静低喃,这样相似的两人最后还是要分开了。原以为,一辈子会因为相同的际遇而守候在一起,哪知爱捉弄人的老天爷临时变了卦。

“对不起,碧静。不过相信我,老天爷不会让你这样一个好女孩孤独一辈子。而我很抱歉,只能作你的朋友。”

“不用感到抱歉,我们之间从来没有任何承诺不是吗?相反的,我要谢谢你,是你带我从对表弟感情漩涡中救出来。虽然我们最后不能在一起,但这已经够了。你帮我的这点,我已经万分感激。”李碧静面上很是豁达地说。我会从一个漩涡中出来,也是因为踏进了另一个漩涡。我没有了对表弟的异恋,那是因为——我爱上了别人。

冷奕情开车送李碧静回家,冷若宁从观后镜中有意无意地看后座,内心起了丝丝歉疚。李碧静不开心,虽然就算到了李家,挥手告别之际,她的脸上还是在微微地笑着。

“李碧静是个好女孩。”冷若宁靠向真皮座背,如果可以,她真不希望李碧静受到任何伤害。

“你也是个好女孩,天下有许许多多的好女孩。”冷奕情一手把握方向盘,另一手牢牢地握住她的。今生,他朝思暮想要的是身边的这位,这已足够。

风和日丽午后,和煦的暖阳充满花草芳香的围墙外。

“真不敢相信,二姐会变成嫂子。”看着那两个相依相偎的人,在不久前还是相敬如宾。冷若真开始后悔不该“好心”地揭穿,让冷奕情活在罪恶的感情旋涡中多好啊!

“我也是这样觉得。”若云倚在三姐身边说,哥哥正教二姐学开车,就因为二姐无心的一句话,放下公司的事专门来陪二姐学车,明明家里有一群人可以教她的。

“每个冷家的人都会慢慢适应的,他们是多么合适的一对啊!”吴妈胖乎乎的脸蛋笑得皱纹多了好几条。早知道会如此,当初就该把二小姐的身世早早地告诉他们,省得走那么多弯路,浪费那么多的时间。早知道的话,白白胖胖的小少爷都可以让她抱了。

“吴妈,当初碧静来的时候,你不也说她和我哥相配吗?”若真在心底翻白眼。

“李小姐也是位好姑娘。”

“在你眼中,凡是好姑娘都跟他相配!”冷若真再次翻翻白眼,明明当初龙景苹来的时候,她也很高兴。

“碧静姐姐好可怜哦!”若云说着又要掬一把同情泪。

“傻姑娘,会有一个好男孩等着她的,这个你们不用担心。反观二小姐,自从和少爷在一起后,整个人变得开朗不少呢!”吴妈和蔼地笑,众人一致点头,二姐脸上的笑容似乎多了。

冷若宁开车的技术真得很烂,坐在副座上的冷奕情提心吊胆。

“啊……”

眼见又要冲到歪道上,冷奕情已经飞身一步握住方向盘扭转。

“别学了,宁!你要去哪,我都可以开车带你去,不管天涯海角。”让她学车,担惊受怕的他。

“不要,我好喜欢开车!小时候一直希望坐在车上永远不会到达目的地,如今我要自己学会开车,以后可以一直开呀开呀,开到世界尽头。”想起那段年幼往事,她有些黯然。

“好,好,别难过!做什么我都陪着你。”冷奕情见不得她伤心,只好立刻投降。

“我不要你陪,你很忙,我怎么可以耽误你的时间。”

“公司的事我会在晚上处理的,就算你不要我陪,我还是要缠着你!”他笑闹着扑过去,上衣口袋不小心掉下了东西。

冷若宁愣愣地弯腰帮他捡起,“我的皮夹怎么会在你这?”当初在日本就被人扒走了啊!

凝视着冷奕情略略不好意思的俊脸,她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白莲花般的美丽脸蛋灿然一笑,“你对我真好。”

那样的绝美笑容立刻勾去了他的魂魄,他慢慢地靠近她,额头相抵温情相依。

“我说过我爱你吗?”她柔声问。

“现在说了也不迟。”

是啊,现在说了——也不迟。

双唇相触,再也舍不得分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