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代言情宠妃养儿记

第41章 040 怀疑

“年妹妹大方,我便是洗耳恭听。”既然年庶妃同意了,林玉蓉也就是等着年庶妃道了实情。当然,她不一定信了,可听听,总能发现了一些问题的。可以说,年庶妃身上的消息,对林玉蓉还是非常重要的。

“姐姐乐意听,我自然是乐意说的。”年庶妃能不说吗?

在小佛堂的日子里,年庶妃就算是认清楚了实情。她出不了这地方,跟坐牢也没什么两样。那么,如何复仇呢?

对于娘家,年庶妃没抱了太大的希望。说到底,对于年家而言,她一个女儿顶不了什么大事。甚至于,可能知道了她的结果,娘家除了装聋作哑外,也不可能再生了别的枝节。

因为,恂郡王府代表的,是皇家的。

相比较起来,年家算不得什么。

“关于二少爷染了天花,我可以指天而誓,绝对不是我谋害了二少爷。”年庶妃说了这话后,还真是发了大誓言。林玉蓉一听着这个年庶妃洗清自己的法子,点点头,道:“妹妹这般说,我岂能不信?”

在古代的人,都是非常信神佛的吗?

那也未必了。可对于誓言,一个古人那就是非常信任的。

所以,见着年庶妃都发誓了,林玉蓉也就是原本的五六成相信,变成了八九成相信。

“妹妹但讲无妨,我总相信你的话里,必然是知道了关键了首尾,才会被人污陷了。”当了一听众,林玉蓉还是准备做一个合格的。一个合格的听众,自然是不忘记问了,哪些地方的要点。

年庶妃一听得林玉蓉说她是冤枉的,就是低了头,还是轻泣了几声,说道:“如何不冤枉?”

“本与我无关,不想,到叫人弄进小佛堂里吃斋念佛。这些日子,我是过得了无生趣,残生已无余念。”年庶妃这般说了后,就是望着林玉蓉又道:“当初,害了二少爷的事情。我发现了一些线索,也是交给了姐姐。当然,那些东西虽然是柳侧妃给的,实际上,有些还是我手下的人,无意里抓住的。”

“不管姐姐信不信,二少爷出事儿,跑不了柳侧妃,更跑不了孙侧妃。”林玉蓉听着年庶妃的这话,心头一动,她问道:“听妹妹讲,柳侧妃和孙侧妃都插手了?”

年庶妃点头,回道:“具体是谁,妹妹是真不知道。可是,证据上,这二位侧妃都是牵连进去的。”

“要不然,妹妹冤枉了,也不会想喊了冤,却是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歹人。”年庶妃眼角抽抽,心里头的滋味更不好受。想报仇,连正紧的仇家是谁?那都还是一个糊涂事,年庶妃心里难好受吗?

林玉蓉听得这话后,心里头振动了。

她想不到是,年庶妃手上的信息,是这般的少啊。这与预想中的情况,完全不同啊。

“此事,有妹妹的话,我自会再去查。柳侧妃、孙侧妃虽然是府里的体面人。可我为了成哥儿的安危,总不能侍以待毙。”林玉蓉想了想后,又问道:“那么,年妹妹可记得,你在出事前,王爷有没有听听你的辩解?”

这个答案,对于林玉蓉而言,是非常重要的。

因为,恂郡王周弘文听没听年庶妃的辩解,可以说,是有关系了,事情的真正走向。

说白了,恂郡王府的男主人,如果拿着证据,都不听了妾室的几句辩解,那么,事情会不会有隐情呢?

年庶妃听得这话后,苦笑了一下,回道:“王爷有问过。可我回的答案,让王爷并不满意。所以,得了现在的结果。”

林玉蓉听着年庶妃这么一说后,眉眼动了动,说道:“年妹妹,是不是有什么话,并没有与我讲明白?”

“还是说,到现在年妹妹并不信我,才是防了一手?”

林玉蓉反问了话,神色里有些冷了两分。

见林玉蓉如此问,年庶妃回道:“姐姐何出此言?”

“妹妹真不懂?”林玉蓉立在那儿,还是打量了年庶妃,就是镇静的问道。见此,年庶妃沉默了小会儿,然后,回道:“是有些事情,没直接回了姐姐。”

“既然说到了这份上,我也不留了话,便是与姐姐直说吧。”年庶妃叹了一声后,才是带着回忆的神色,说道:“王爷曾问了,我为何伸手到二少爷染天花的事情上?”

“我现都记得我的回答,那便是我真没做出事。”

年庶妃苦笑着,继续说道:“偏偏王爷拿出了证据,还是我的亲信做下的。这会儿,我这般说了,姐姐还信我的话吗?”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聪明人,结果呢,连身边的亲信,都是别人安插的敌人。姐姐,我这不是演一场可笑的戏曲吗?”

年庶妃眼边角有了泪花。

林玉蓉听得这话,却是心头颤抖,她问道:“这么说,年妹妹是被身边最信任的人,害了?”

年庶妃点头,回道:“便是如此。偷了这么大的脸,摔了这么大的跟头。我说冤枉,王爷也不信。”

“再则,那丫鬟临死了,还反咬了解一口。我是欲辩解,而穷词汇了。”

年庶妃说得的时候,很是懊恼的模样。林玉蓉却是听得心里发寒。年庶妃这人如何?在王府里,就是不很得恂郡王的宠爱,可也是表现的有几分体面。而且,瞧着年庶妃当初与柳侧妃近乎的劲头,那更是一个精明能干的模样。

现在呢,她自己话里,却是狠狠煽了自己的耳光。

连年庶妃都是摔了重重的跟头,林玉蓉哪还有什么骄傲的?

林玉蓉很怕,在王府里的丫鬟,究竟哪是真心,哪是假意~?哪些,又是别人的棋子啊。

“妹妹可记得,柳侧妃当初对成哥儿染了天花,于京郊的那段时间,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吗?”林玉蓉再是问了一句话道。

年庶妃听这话后,问道:“姐姐怀疑了柳侧妃?”

“有些怀疑。”林玉蓉说了这话,也是想着,偷喊抓偷的事情,不是没个可能。

最主要是,恂郡王对孙侧妃的态度,似乎很亲近。林玉蓉偶尔里,还能从这位王爷的体贴里,都是听着孙谨宁的名字。

这不,有了比较后,林玉蓉相信,恂郡王周弘文再是在意了表妹孙侧妃,也不可能拿亲生的儿子当了炮灰。

所以,孙侧妃是不是幕后人?

林玉蓉还是愿意相信了一回,那位恂郡王的调查结果。

PS:求收藏,求收藏。